2016年5月14日星期六

不教無類 香港教育的哀歌


約在2000多年前,有位仁兄見到富人才能接受教育,因此提出「有教無類」的思想,這位仁兄就是孔子。在那年代,窮人不能讀書是理所當然,孔子竟然不問貧富因材施教,思想在當時如何先進可見一斑。有趣的是,2000多年後,人們的思想沒有怎樣進步過,一個號稱國際大城市的香港,居然還有校長連同一些區議員,公開歧視那些需要特殊照顧的學生,說的就是群育學校計劃遷至屯門一事。

帶頭歧視教育工作

其實NIMBY之事,在香港早已是司空見慣。前有麗晶居民反對興建健康中心、梅窩居民反對正生書院遷校,還有將軍澳堆填區、黃大仙大磡村和西九龍六號地盤興建公屋,皆遭遇當區居民反對或要求縮減規模。但今次特別之處在於,竟然有教育工作者帶頭歧視教育工作。

區議員是民意代表,反映區內居民的憂慮尚能理解(但不認同),但身為一校之長,理應以身作則為下一代作個好榜樣,現在卻反過來,帶頭示範如何歧視和標籤學童。這些所謂教育工作者,在夜闌人靜之時,請撫心自問,究竟你們還配從事教育工作嗎?難道當老師的初衷早已忘記得一乾二淨?

雖然涉事校長已公開表示,為「引致公眾對特定學生有錯誤印象或負面認識」深切道歉,但細看聲明,該校根本未有改變反對立場,仍然要求當局充分諮詢。很明顯,所謂道歉只為平息民憤,完全沒有反省的意思。

說沒有反省,原因有二。首先,根據教育局解釋,其實早於今年2月已就遷校一事諮詢該校。該校反指未有充分諮詢,歸根究柢只是不滿當局,未有採納擱置遷校的建議。有趣的是,就連負責此事的教局官員,也表示對該校的反對立場始料不及。

不顧底線抽政府後腳

其次,對於用上極負面的言辭來標籤群育學生,該校長推說是引述教育局的指引內容。雖然公眾對當局已沒有多大好感,但一事還一事,不代表當局在此事上有做錯。不要忘記,該指引主要是給全港學校使用,目的是協助老師識別有特殊需要的學童,再行決定是否有需要作轉介。因此,指引需要詳列所有情況,自然也包括極端行為。可是,該校長卻片面地引用最壞情況,居心如何不問可知吧?

至於那些區議員,他們不單代表民意那麼簡單,當出現與當區有矛盾的公益政策時,是否應盡義務向居民解釋,以協助政府施政?難道為了撈選票,就可以不顧底線抽政府後腳?令人不解的是,屯門區議會早已通過群育遷址計劃,幾位區議員突然跳出來反對,又代表什麼呢?

有朋友跟我說,香港祟尚自由經濟,教育只是一場交易,學校當然是以排名為先。道理很簡單,學校沒排名就沒錢,沒錢學校就不能維持。所以,本地學校為了生存,「不教無類」是先決條件。乍聽以為是調侃之言,但認真咀嚼就嘗出味道來。例如TSA,好些學校為保排名,強迫學生操練試題。又例如那些無法融入主流學校的學生,大多數學校都是勸退了事,而不是循循善誘幫助學生重回正軌。當然,每間學校的學生人數眾多,花資源和時間於個別學生有違公平,而且也擔心影響其他學童,抱着out of sight, out of mind心態去處理,外人也無從置喙。

群育不幸有這樣鄰居

可是,群育的作用就是協助那些有特殊需要的學生。說得白一點,就是為主流學校執手尾。諷刺的是,主流學校不單沒有感恩,而且還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恥與群育為鄰,實在令人憤慨。事已至此,群育應另行選址。問題不在群育本身,而是不幸有這樣的鄰居。試想想,每天出入都要碰到一個歧視自己的人,與其終日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倒不如避之則吉為佳。

凡事有兩面,雖然群育學生受人歧視,但事件反讓社會加深了解和認識特殊教育,對日後發展起了正面作用。

最後一提,我們不奢望所有校長和老師皆像孔聖先師般,做到因材施教,有教無類。但教育是「以生命影響生命」的事業,至少不要立下壞榜樣,影響學生的價值觀和做人態度。由此等教育工作者來教導下一代,我們還能不悲哀嗎?

2 則留言:

anonymous 說...

becoz when being internal audited by their
society or association running these schools
they may get blamed 。。。。。

70後與80後 兩個小小生意人 說...

群育係好野黎。真心幫到唔少小朋友。

其實香港仲有一種叫實用中學0既學校,佢地真係唔少操行問題喇。

只能笑個唔知咩陳乜乜芳中學校長ON9。。。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