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3日星期五

從西九故宮談內控監管

在立場先行的今天,未討論前先聲明瓜瓜贊成在西九文化區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因有助加強中國與香港文化交流,更可鞏固香港作為內地窗口角色。但贊成不等於愛屋及烏,見到不合理的就要出聲,將探討前期顧問合約爭議。

不論企業或機構,採購幾乎必有功能,小至買一支原子筆,大至建樓都涉採購程序。一個完善採購程序不外乎保證3點就是「平,靚,快」。「平」是指採購回來的物品價錢要合理,「靚」指物品質素和數量須符要求,「快」則指物品須準時送達。當涉及大型採購如建造工程且金額龐大,選擇供應商方式多以公開投標進行。包括明標、暗標和議標,藉此揀選合適供應商。在特殊情況如時間緊迫、保護專利和保障版權等就採用單一招標,即只邀一位供應商投票。

故宮館爭議之一是西九管理局未按慣例公開招標,卻以單一招標聘任建築師嚴迅奇作項目前期諮詢顧問,合約費450萬元,事前未經董事局審批。按該局解釋,西九行政總裁有權直接批出500萬元以下顧問合約。的確,該局工作繁重,沒理由每單採購都須經董事局審批。但何不公開招標,綜合該局和林鄭月娥司長回應,單一招標理由有二,包括項目需趕及在2022年完成及與故宮簽訂合作備忘錄前須保密。

沒有錯,公開招標涉多個步驟如準備招標文件、初步審核供應商、發布招標文件、召開投標會議、收取和審核標書及公布招標結果等。事前還要成立標書評審委員會,決定招標方式、設計落標程序、標書規格、封存及遞送方法、標箱設計、標書儲存方法、審標標準及程序等。單是聽已覺得很煩吧?等到全部執行和落實,三幾個月是等閒事。但距離2022年還有6年,為爭取「快」而犧牲「平」和「靚」值得商榷。另外,在該局準備的那份長達16頁回應,雖提及為何項目須保密,但在近900字解釋中,只描述核心小組成員如何及何時組成、成員角色和國寶級文物外借規定等,根本沒有正面回應保密理由何在。

更有趣的是林鄭司長在此事角色。上述回應中提及,基於項目特殊性,林鄭司長於2016年5月詢問嚴先生參與項目設計意向,司長在徵得他同意後,責成管理局行政總裁栢志高跟進。林鄭司長是管理局董事局主席,董事局責任應是為局方重大策略事宜訂立方向,具體運作和執行應由行政總裁負責。現在林鄭司長這樣橫插一手,叫栢先生情何以堪?就當栢先生不介意,若他與嚴先生在顧問合約的細節如價錢談不成,他能否對聘任說不?正如前財爺曾俊華的名句「You always agree with your boss」,此事有沒有大石砸死蟹的成分?

另外,450萬元合約費用是如何釐訂,由嚴先生開價,然後由該局審議後討價還價?費用按甚麼基礎計算?有否與同類合約比較?林鄭司長有否找過其他建築師?相信不少公眾對這些問題甚為關注。

為釋除公眾疑慮,建議西九管理局的審計委員會介入,為此事進行專項調查。當然,由政府審計署負責就更好。要知道此事不單涉及公營機構管治,更為公眾立下榜樣,不然廉署怎樣宣傳防貪及內控監管措施也沒有用。

廣告時間:由於讀者反應熱烈,拙作《讀財報.挖好股》已加印第二版,謝謝大家支持!

文章刊於:am730 2017-01-13

&&&&&&&&

2017年1月6日星期五

叱吒樂壇須忘本

瓜瓜是本地樂迷,在幾個流行曲頒獎禮中,個人比較喜歡商台舉辦的「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論賽果,今年較矚目的要數「我最喜愛的歌曲大獎」。經過3輪網上投票,再由頒獎禮現場觀眾一人一票,最終鄭欣宜的《女神》擊敗方皓玟的《你是你本身的傳奇》奪該獎項。

身為樂迷替得獎者高興,但對「叱咤十大」賽果頗感意外,因多首受歡迎歌曲失落獎項。特別是入選「我最喜愛的歌曲」10強幾首歌如謝安琪《山林道》、Dear Jane《經過一些秋與冬》、JW《矛盾一生》、Supper Moment《同一》、方皓玟《你是你本身的傳奇》和陳柏宇《沒有你,我甚麼都不是》,6首歌竟全部落選「叱咤十大」。當然,「我最喜愛的歌曲」和「叱咤十大」賽制不同,前者由樂迷投票選出,後者按播放率決勝負。但播放率取決於DJ選曲喜好,在10首樂迷最喜愛歌曲中,僅4首入選十大,某程度反映DJ與樂迷口味存在差距。某位網友講得好,電台既不能帶領主流,還與主流觀眾脫節,看來商台管理層應關注一下。

在頒獎典禮中,留意到兩個環節。其一是開幕片段,有趣而扼要介紹一首歌曲如何在香港誕生。不說也不知,除歌手、作曲人和填詞人外,還有不少崗位參與包括決定大方向的唱片公司老闆、發掘和訓練歌手的Artist and Repertoire部門,還有音樂監製、編曲人、樂手、MV製作人員和宣傳人員等。一首歌曲需要那麼多人才能誕生,生產成本可不輕,不計MV和後期宣傳,據說每首歌製作成本需5萬元。但要回本何其困難,如將歌曲放在網上平台賣,每首售價僅8元,要下載6,250次才回本。假設網上平台拆帳成本是30%,下載量更要8,929次才可回本。若是網上串流就更慘,如小型唱片公司,一首歌播放1,000次才得4元。

或許你會說,今時今日歌手不靠賣歌,將Music Video上載YouTube也能賺錢。但按頒獎典禮另一環節「樂壇大數據」透露,每1,000次觀看才賺6元,但製作一個MV成本約5萬至6萬元,保守估計要觀看833萬次才能回本,縱觀本地歌手,有幾多位能達標?

歌手可開演唱會嘛。於一線歌手來說當然不成問題,但其他歌手如樂隊「RubberBand」,去年在麥花臣場館舉辦3場演唱會,成績叫好又叫座。據說每場平均觀眾為1,800人,以票價320元計總收入172.8萬元。扣除製作費和唱片公司分成後,樂隊淨賺16萬元,約為總收入9%。表演3天能賺此數看似不錯,但演唱會不是每天舉行,歌手難以靠開騷維持生計。再者,歌手容祖兒在得獎感言中提到,香港出騷機會不多。容祖兒貴為本地一線歌手尚且如此,其他歌手演出機會如何呢?今年頒獎禮主題是「忘我不忘本」,看來要改為「忘我忘成本」,才夠資格在香港叱吒樂壇一番。

現在香港歌手要生存,除接拍廣告和出席大小活動外,北上發展已是常態。既然要北上,總得要唱普通話歌,變相扼殺廣東歌的生存空間。不論是歌迷與否,廣東歌是香港文化重要部分,我們應好好守護,不要讓它消失。如何去做?最直接方法就是以實際行動支持自己心儀的歌手,如購買音樂專輯和表演門票。若能力所限,最低限度也要拒絕非法上載和下載歌曲,對音樂人來說已是很大幫助。

文章刊於:am730 2017-01-06

&&&&&&&&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