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18日星期五

由會計師試改期說起

香港新冠肺炎疫情反反覆覆,不單影響市民生活,商業活動也被迫取消或延期。每年舉行兩次的會計師專業試也不例外,今年6月試期已取消,至於12月試期,香港會計師公會決定提前在11月舉行。每年11月正值會計行業旺季,所有利得稅的M code個案,即年結日介乎每年1月至3月,需於11中完成報稅。雖然稅局將期限延至11月尾,但提早考試無疑為考生增添壓力,會計師行也難以安排人手應付工作量。難怪業界反應很大,消息一出,公會即成為箭靶,被批評離地,不理考生死活。

按主事人解釋,最大問題是找不到場地。往年試場設在亞博館,但已作為臨時醫院不宜再用。由於今屆考期估計有1.5萬人報考,公會唯有將考場碎片化,在十數個地點同時進行考試。可是,不少場地的預訂早已爆滿,而且又要事前經相關部門審批,安排有幾困難可想而知。

執筆之時,公會決定將考試回復在12月舉行。問題來了,若然報稅期限延遲至12月,到時如何是好?歸根究柢,為免被疫情牽著走,公會應盡快研究和實行線上考試。其實目前坊間有幾個現成的線上監考平台供選擇,考生只需一部配備網路攝影機的電腦、可靠的網路連線,以及安靜的私人環境就能參加考試。多個海外會計師團體已實行線上考試,當中包括澳紐特許會計師協會(Chartered Accountants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愛爾蘭特許會計師協會(Chartered Accountants Ireland)、特許公認會計師公會(The Association of Chartered Certified Accountants),以及澳洲會計師公會(CPA Australia)等。

雖然線上考試經幾個途徑防止考生作弊,但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要完全杜絕是沒有可能,最近本地某院校就傳出,有學生在線上考試中集體作弊。有人因此批評線上考試不可靠,這種想法太過保守。傳統考試一樣有人作弊,問題只是防止作弊的措施,在執行時是否嚴謹。只要執行得宜,相信線上考試是可靠的。

香港資訊科技人才濟濟,應用層面的普及程度卻遠遠落後於人,就是因為太過保守。例如報稅,電子報稅「稅務易」已推出十幾年,使用率卻一直偏低。以201617年度為例,個人報稅的使用率只有19.6%,即是每1,000人當中只有196人使用。利得稅更低,只有1.1%,究其原因,主要是企業普遍聘用會計師代為報稅。可是,推出了十幾年的稅務易,竟然還未支持稅務代表代為報稅。因此出現一個奇景,不少會計師行仍然保留傳統的打字機,為客戶填寫報稅表。稍稍慶幸的是,立法會財委會已通過撥款改善現有電子服務,其中稅務代表網站計劃於2025年推出。

與稅局的溝通方法也一樣守舊。瓜瓜曾親歷其境,某日發送一份文件給評稅主任,使用傳真機竟然比電郵快。據了解,因為傳真可直達收件人,電郵就須等待稅局內部人手轉發。天呀!大部分電郵軟件設有流程規則功能,例如要求發件人在標題中打上稅務編號,電郵就可以自動轉發至相關評稅主任,這又不是甚麼先進科技,除了守舊不肯變通外,實在想不到其他理由仍要人手操作。過去8個多月,我們的生活已產生了巨變。簡單如出外吃個午飯、飲杯啤酒也要改變,還奢望疫情消失一切如常,大家是否過分樂觀?不論個人、企業還是政府機構,還堅持舊有一套而不肯變通,就無法應對反覆的疫情,好好利用資訊科技,及早準備面對最壞情況才是上策。

原文刊於:am730 2020-09-18

&&&&&&&&

2020年9月11日星期五

蟻多摟死象

一直以來都不明白,為甚麼支付寶的母公司叫「螞蟻」,直至看到招股書申請版本,原來關係到其信念,「小,即是美好;小,蘊含力量(Small is beautifulsmall is powerful)」。支付寶擔當消費者和小微經營者的橋樑,解決兩者在線上交易的信任問題,促進雙方交易。雖然每單的交易額不大,但由於交易量多,累積起來成為天文數字。所謂「蟻多摟死象」,難怪傳統銀行如大笨象滙豐控股(005)也要靠邊站。

「聚沙成塔」這類概念,在金融行業並不陌生。恒生銀行(011)曾有一首膾炙人口的廣告歌:「小莫小於水滴,匯成大海汪洋。細莫細於沙粒,聚成大地四方」。廣告教人儲蓄可以致富,愈多人這樣做,銀行就可以吸納愈多存款,繼而放貸以賺取息差。

螞蟻也一樣,發展至今以成為內地支付行業龍頭。以2019年為例,內地數字支付交易規模就有201萬億元(人民幣,下同),當中螞蟻就佔了111.06萬億元或55.3%。藉著支付業務聚集了龐大用戶,螞蟻積極拓展金融平台業務,包括微貸、理財和保險。

顧名思義,微貸向消費者及小微經營者進行放貸。不過,放貸人並非螞蟻而是合作的金融機構。螞蟻只提供平台促成交易,金融機構按借貸規模向螞蟻支付服務費。值得注意,雖然借貸人的信用額度由螞蟻計算並推薦,但放貸的最終審批、決策和發放全由金融機構負責,螞蟻不會為借貸人提供任何擔保。

至於理財和保險的營運模式大致相同,螞蟻提供科技和平台,促成用戶和資產管理與保險公司的交易,從中收取服務費。螞蟻去年的收入有1,206.18億元,當中43%來自支付服務,微貸、理財和保險分別佔34.7%14.1%7.4%

個人認為微貸平台的發展最為成功,當中的產品「花唄」和「借唄」,為用戶提供日常消費的無抵押循環信貸,而且是即時審批和發放,用戶信用紀錄愈好,信貸額就愈高,顛覆銀行的傳統信用卡和小額借貸服務。去年微貸平台促成的借貸餘額達20.14萬億元,而且規模增長強勁,2017年和2018年才分別為6.47萬億元和10.46萬億元,兩年間就增加2.1倍。

大家關心的問題,螞蟻的前景如何呢?個人認為隱憂有二。一是近3年毛利率一直在跌,由2017年的63.7%,減至去年的49.8%。招股書只說因2018年重續協議,導致支付給金融機構的整體費率上升。不過,除了2018年較差外,經營溢利率都維持在20%左右,純利率也能維持在12.5%15%。更重要的一點,目前內地正下調借貸利率,加上法院調低了民間借貸利率司法保護上限,意味收入佔比愈來愈大的微貸業務,因金融機構所賺的利率上限下降,螞蟻的毛利率在短期將會受壓。

第二是內地的貨幣數字化。內地正積極發展數字人民幣,由中國人民銀行發行數字貨幣以取代現鈔。用家只要一手機在手,就算離線也能交易,長遠來說與支付寶等支付工具直接競爭。當然,現在仍是試點階段,全面推行相信還需一段時間。就算推行以後,因用家習慣等因素,取代支付工具的可能較少。

為鞏固支付市場領導地位,相信螞蟻會更積極發展金融平台業務,將用家在消費、借貸、理財與保險等牢牢綁在一起,數字人民幣最終只會淪為支付選項。 

原文刊於:am730 2020-09-11

&&&&&&&&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