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7日星期五

鬼滅之刃救東寶

最近有套日本動畫風靡港日台,電影版上畫後屢破三地票房紀錄,說的就是《鬼滅之刃劇場版》(下稱鬼滅)。該片劇情、人物、時代背景如何在此不贅,網上有海量資料供查閱。

由於劇場版故事是電視動畫版的延續,瓜瓜不少朋友(包括平時不看動漫的),特意先看畢共26集的電視版,以求有個初步了解才入場觀看。香港電視版的版權由Viu買下,有興趣可以找來看看。不過,雖然可以免費觀看,但廣告插播何其多,若想一氣呵成就得付款了。

雖然瓜瓜愛看動漫,但此類題材一向不是我杯茶。最後在朋友慫恿下看了電視版,整體上覺得不錯,只是不明白為何如此受歡迎。

坊間有評論認為,電影沿襲了宮崎駿的成功方程式,即是適合一家大細一同觀看。不是吧?《鬼滅》故事涉及食人鬼,電視版首集已經出現令人不安的畫面。一屋被殘殺的屍骸,死狀恐怖再加血漬斑斑。類似場面經常可見,若然這樣也算兒童適宜,看來老幼咸宜需要重新定義。

《鬼滅》之所以成績輝煌,原著出色、劇情催淚、動畫製作不計成本等因素固然重要,但在日本疫情緩和之時開畫,期間也沒有甚麼大片與之競爭,所謂時勢造英雄,相信是創造佳績的主要原因。

《鬼滅》熱潮下誰受惠?最直接要數該片的發行商兼戲院連鎖集團東寶株式會社(東京交易所:9602)。東寶年結日在每年2月底,今年2月新冠肺炎在當地還未大規模爆發,2019/20年度的業績因此未有受到影響,而且成績斐然,收入升6.7%2,627.66(日圓,下同),經營溢利更升17.5%528.57億圓。

東寶的業務主要有三,收入佔比最重是電影業務,2019/20年度達66%。業務範圍幾乎包攬整個電影行業,包括電影製作與發行、院線營運和映像事業。後者比較雜和廣,例如電影書籍、配樂和影碟出版、動畫製作和授權等。

該年度最矚目的電影,是新海誠的動畫《天氣之子》,票房收益達到140.6億圓。東寶自然水漲船高,年內院線收入升8.6%912.58億圓。可是好景不常,自今年3月開始,疫情重挫當地電影業。東寶於2020/21年度第一財季(即今年3月至5)的收入按年減少51.3%,雖然第二財季(即今年6月至8)跌幅收窄但也減46.3%。收入萎縮,經營溢利跌幅更驚人,兩個財季分別減少82.5%75.5%

然而,《鬼滅》在今年10月中上畫,儼如給東寶一支強心針。由於第三財季尚未結束,該季收入與盈利如何還未清楚。不過,該片開畫首日已創出12億圓的票房紀錄,開畫10日累計票房已超過100億圓。截至本月23日累計票房達到260.1億圓,穩坐日本史上票房第三位。因此,東寶的股價不單回升,更創下4,790圓的52周新高。若以本年低位2,940圓計算,升幅達62.9%

日本歷年最賣座的電影,是宮崎駿的《千與千尋》,累計票房有308億圓。《鬼滅》要打破紀錄,最大障礙是疫情。與香港一樣,日本近日疫情有反彈之勢。目前票房還差48億圓才能平紀錄,若以目前每日票房5億圓計,還需要10天。能否如粉絲所願?我們拭目以待。

原文刊於:am730 2020-11-27

&&&&&&&&

2020年11月20日星期五

幫襯Donki由烤番薯開始

Don don don donki」,相信幫襯過Donki香港分店的朋友,對此洗腦歌都有印象吧?一直好奇,為何該店會如此受港人歡迎。直至月初首次「朝聖」後,終於明白過來。

由於寒舍和辦公室附近沒有分店,初時並沒有光顧的打算。及至有天同事送上一條烤番薯,吃後念念不忘,因此某日到中環分店看個究竟。不看由自可,一看不得了。店內盡是日本直送商品,而且價錢相宜。最窩心是服務殷勤,當日買了不少預製食品,店員見我甚為狼狽,因此主動替我包裝好。不過也反映出一個問題,就是預製食品的包裝器皿形狀不一,特別是碗形包裝,標籤往往貼得不好,收銀櫃枱將同類物品以平口膠袋封裝時,標籤與膠袋就會黏在一起。收銀員需重新封裝,浪費時間之餘也不環保。奇怪的是,此問題仍然持續,看來未有人注意到。

Donki的母公司是Pan Pacific International Holdings corporation(簡稱PPIH,東京交易所:7532),在日本以及海外均有業務。除了DonkiMega唐吉訶德等折扣店外,還有APITAPIAGO等百貨店。

2019/20年度,在新冠肺炎、颱風和銷售稅上調的三重打擊下,PPIH仍取得佳績。截至今年6月底的12個月,雖然遊客消費大減,但日用品內銷增加彌補了損失。結果收入升26.6%1.68萬億(日圓,下同),經營溢利也增20.4%,至759.97億元,是連續第31年收入和經營溢利皆升。

不過,由於非經營收益和特殊收益下跌,股東應佔溢利只增6.9%503.03億元。另外,雖然年內毛利率增0.7個百分點至28.6%,但營業支出對收入比率增1個百分點至24.1%,令經營溢利率稍為下降0.2個百分點至4.5%。不要以為這是小事,折扣店利潤微薄,盈利能力稍為下降的話,意味要多造生意才能維持或提高盈利水平。

如何多造生意?最直接的方法當然是加開分店。5年前,即2015/16年度才是341間,2019/20年度已經增至629間,5年升幅達84.5%。收入因此在5年間升121.4%,經營溢利也升76%

可是,業務擴張換來的是盈利能力下跌。雖然PPIH5年的毛利率不斷改善,但業務擴張令經營支出增加,增幅比毛利率更大,以致經營溢利率持續下降。如2015/16年度仍有5.7%,即是做100元生意仍能賺取5.7元盈利。到了2019/20年度只賺4.5元,5年間足足減少了1.2個百分點。

值得注意,2020/21年度的第一個財季(即今年7月至9)PPIH的收入減少了2.4%,主要原因是百貨業務收入下跌10%所影響,同期折扣店的收入反而升1.6%。另外,由於毛利率進一步提升,以及經營支出控制得宜,期內經營溢利升10.3%232.04億元。

日本上市公司有個好習慣,就是提供財務預測。PPIH管理層預期今個年度的全年收入升1.1%1.7萬億元,經營溢利則升2.1%770億元。以此計算出來的經營溢利率是4.5%,與去年度相同。能否如願?明年今日再作跟進吧。  

原文刊於:am730 2020-11-20

&&&&&&&&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