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7日星期五

畀條生路行下,中小執業者如是說

每年這個時候,會計業界都非常熱鬧。無他,皆因香港會計師公會一年一度的理事選舉臨近。今屆選舉競爭不算激烈,只有13人爭7個席位。若按各候選人背景分類,大致可分為民主派、建制派、改革派和中立派,儼如香港社會縮影。其實不論那個派別,只要真心出力維護業界利益,選民自然把選票送上,就是這樣簡單。說到維護業界利益,就不得不提公會。貴為本地會計專業領頭羊,想必事事以會員利益優先為己任。可是,認識不少行內朋友都在抱怨,認為公會做得不夠。特別是中小型執業事務所會計師,行內簡稱為SMP(Small and Medium Practitioners),10個有9個說搵食艱難。第10個不是搵得多,而是心灰意冷想早日離場。SMP搵食艱難,問題主要來自市場、人手和監管三方面。

先講市場,香港擁有海量中小企,按理不愁沒有生意。可是,在不少中小企眼中,核數服務只是用來應付稅局和銀行。至於核數師的服務質素,以至轉聘核數師帶來的工作和麻煩,全都不是考慮因素,總之誰便宜就幫襯誰。在此生態下,自然是價低者得,部分核數師為了生存,唯有以低價搶客或減價留客,難怪市場出現幾千元核數費。坦白講,這個數連填寫審計計劃工作底稿的成本也不足夠,更莫說要應付有加無減的辦公室租金,能留得住員工的薪金支出,以及林林總總的開銷。公平點說,公會在這方面能做的不多。礙於《競爭條例》,公會不可能訂出標準價錢供會員跟從,否則很大機會構成合謀定價之嫌。不過,目前坊間有不少假借會計師之名的公司以極低價搶客,就自己所見,公會從未引用過《專業會計師條例》向這些公司採取法律行動。

接著是人手問題。雖然會計畢業生供應不絕,但大多數人只會在大行謀職。人望高處是人之常情,那個打工仔不想薪高糧準好發展呢?有SMP朋友曾說過,在招聘會計畢業生時,若能遇上一個可以搞清楚Debit和Credit的已屬萬幸,更遑論正正常常談吐得體的。請人已經艱難,偏偏公會最近發出一份關於學生會員實務經驗架構的立場書,建議收緊目前認可僱主(Authorized Employer)和認可監督(Authorized Supervisor)的監管。對於資源充足的大行當然不是問題,但對SMP來說,建議無疑加重工作量。

最後是核數師監管問題。財務匯報局將升格為獨立監管機構,負責全面監管公眾利益實體核數師。就算不是財匯局,目前公會對核數師監管似乎愈來愈嚴,動輒不是罰款就是釘牌。如去年,公會共作出13個紀律處分,當中被停牌(Removal of membership)的就有5個之多。這5個當中,停牌5年以內有兩個,5年以上有1個,至於被喻為「極刑」的終身停牌則有2個。反觀2016年作出的紀律處分只有10個,當中停牌的只有2個,而且時間都在5年以內。

當然,公會每年處理的投訴數量不同,每宗案情也各異,不能武斷地認為是監管趨嚴所致,但卻造成令人生畏的震懾效果。這也解釋為何不少SMP拒接公眾利益實體的生意了。除需要學習和適應不斷推陳出新的會計準則、審計準則和大大小小的指引外,SMP還要應付公會的執業審查和自我審查問卷,以及公司註冊處近來的TCSP(信託及公司服務提供者)突擊審查,令一眾缺乏資源的SMP筋竭力疲。瓜瓜沒有能耐為朋友出力,唯有藉此文章為大家抒發一下負面情緒。不期望公會能為SMP解決所有問題,但至少推出些措施舒緩一下壓力(例如減免執業牌照費),於願足矣。

原文刊於:am730 2018-12-07

&&&&&&&&

2 則留言:

路人 說...

審計本應是各行各業重要的一環。奈何香港的審計文化是"隻眼開隻眼閉",99.99% external audit 都係交行貨,未能發揮audit嘅作用。公會現在執法嚴謹一些只是進步,看金管局及證監對受規管者的執法個案,就知公會過去以多寛鬆的手段規管會計業。現在只是撥亂反正,讓會計業(包括核數)找到更好的定位,繼續發展下去,十分支持。改變文化不是一件容易嘅事,但至少要踏出第一步。

而筆者認為中小型會計師行面對嘅困難不是因為改革而發生,而是存在已久的問題,只是現在監管改變,迫使他們不得不面對存在已久的問題。改革是事在必行,難免有人被淘汰,是殘酷,但留下來面對更好的監管環境,其實是更容易做野(如要如實反映客戶的財政狀況,否則會有禍上身),隨著時間過去,客戶明白沒有一間會計師行會因為他嗰單生意而去冒被罰的風險,自然明白合規是必然,得過且過是再行不通。

用更正面態度面對改革一事,或可令公司(會計師行)更上一層樓。筆者知道不容易,但阻止改革不是一種令會計業可持續發展的手法。

Bitter Melon 說...

謝謝留言,好多謝你嘅意見。不過有一點我想講,就係我唔認同審計文化係隻眼開隻間閉。公會嘅執業審計現在好嚴,根本無咩空間畀核數師隻眼開隻眼閉的。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