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7日星期二

自由行對零售股有幾影響?

自由行對香港經濟的影響成社會熱門話題。先不說影響有幾大,單是梁特首輕輕拋出一句「削減自由行兩成」,零售股即被拋售。今年4月零售數據指珠寶、鐘錶等消費價值跌四成,大家推測是否與自由行有關。

好了,既然自由行那麼重要,萬一內地訪港旅客人數下跌,對那些零售企業的收入影響最大呢?旅客訪港離不開「衣食住行」這四方面,瓜瓜隨意找12間與自由行有一定關係的上市零售企業,試找出其歷年營業額與內地訪港旅客人數的「相關系數,Correlation coefficient」。為何要計此系數?因它可驗證兩組數據有否線性關係。系數範圍由「-1」至「1」,若結果愈接近「0」,代表企業收入與自由行人數沒有多大關係。相反,若計算結果愈接近「1」,代表收入依賴自由行人數。

數據分析最重要是「Apple to apple」,為達到目的,計算時只選香港業務及來自外部客戶的營業額。這些數據可在財務報表內的分部資料中找到。但有些公司如莎莎(178),周大福(1929)和六福(590),香港地區營業額包括澳門或其他海外市場,但相信比重不多,應不會影響結果。此外,每間公司年結日期並非一致,如莎莎年結日在每年3月,計算系數時,需用每年4月至翌年3月內地訪港旅客人數。又如I.T(999)年結日在每年2月,故改用每年3月至翌年2月旅客人數。此外,某些企業於近年才上市,用於計算的財政年度範圍並不一致。如翠華(1314),我們只能追溯至2010年的營業額;又例如港鐵(066),因兩鐵於2007年12月才合併,計算車費收入時就需由2008年開始。

說了一大堆計算方法還未入正題,急不及待想知道計算結果吧?其實相當有趣,在12間上市企業中(見附表),以港鐵相關系數最高,於2008年至2013年期間,數值是0.9935。其他企業除大家樂(341)和堡獅龍(592)外,其餘相關系數都逾0.9,非常接近「1」這個完全相關水平,反映這些企業收入與內地訪港旅客人數有著明顯線性關係。


換句話說,近年內地旅客訪港人數上升,他們的收入也隨之上升。由此推斷,若旅客人數下跌,他們的收入也下跌。此外,若看化妝品行業,莎莎和卓悅(653)相關系數都較其他行業高,反映他們的收入較依賴自由行。其他如百貨行業的利福(1212),酒店行業的美麗華(071),及珠寶手飾行業的六福和周大福,其系數都高於0.9,反映這些行業較依賴自由行。至於飲食行業較特別,翠華相關系數較大家樂高,結果顯示前者相對較後者依賴自由行。但若看以最近3個財政年度計算的相關系數,大家樂的數值升至0.9859,顯示他們近年的收入也傾向依賴自由行。

至於服飾行業的差別較大,I.T系數最高,利邦(891)雖較低,但也逾0.9,堡獅龍則只有0.8028,依賴自由行程度相對較少。不過,若進一步看看以最近3個財政年度計算的相關系數,I.T系數降至0.9486,反映收入依賴自由行的程度於近年減少些。

反觀利邦和堡獅龍系數卻升,顯示收入依賴自由行的程度增加。從分析推斷,若削減自由行人數,以上各零售行業收入無可避免受影響,無一幸免。所謂花無百日紅,各零售企業是否應想一想,如何減少依賴自由行?

文章來源:am730 2014-6-17

&&&&&&&&

6 則留言:

匿名 說...

遊客人數同營業額都係Non stationary time series,唔可以直接用correlation 計算,應該用遊客人數變動百份比 同 營業額變動百份比計correlation

Bittermelon 說...

匿名君:

謝謝賜教,請容我先研究一下,若果計算錯了定必更正. 謝謝!

JOHN 說...

沒收通行證有效,與減少自遊行人數無關

米高 說...

就算相關係數為+1或接近+1, 亦只能說明兩者有正比關連性, 未能證明之間的因果關係。
近幾年自由行人數上升, 本港企業的營業額也大多是上升, 沒有正比關連性才是出奇。
舉例: 本地工資近年也不斷上升, 預期本地工資與本港企業的營業額之相關係數也是正數, 總不能就此說明企業要增加營業額, 便應不斷增加工資!
再舉例: 以近十年數據而言, 也不能簡單論說因為有通脹, 所以人口上升!

如果隨意多找12間與自由行「可能沒有多大關係」的上市企業公司來做比較, 會有明顯些的對比, 但研究和解析過程還須小心, 因為12+12的選擇可有人為因素, 不是單純隨機。

然而, 多謝你的仔細整理、解說和分析。

Bittermelon 說...

謝謝各位的留言和賜教,現在回看此文,也覺得這個所謂分析實在粗疏,米高兄說得很對,即使計算沒有錯誤,但接近+1也只能說明兩者有正比關係,卻未能證明其因果,情況有點像古時的人,以為於日蝕時敲鑼打鼓,就能趕走天狗令天空回復明亮一樣。

港漂 說...

各位说的都好好。受教了。
由于correlation 的分析容易受到相关联忽略变量(correlated omitted variables)的影响,结果的解释会受到一些质疑。米高朋友说的对比研究是一个解决方法。另外一个方法就是找到一些外生性的变化来推断自由行对一家公司的影响。比如说,由于某些非人为的原因,导致该公司未能够在短期内对自由行旅客做生意,这就可以参照在这个短期内的营业额的变化来推断。当然,这种外生性变化的事例不太容易观察到。比如假设一下,由于东铁列车出现故障,罗湖、落马洲的列车停驶一天(但不影响从上水出发的列车),这一天的营业额可能就是一个好的观察值。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