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5日星期五

Hello Kitty與政改的無奈


上月爆出一段驚人消息,Hello Kitty原來不是貓,而是一位小女孩,據說其商標持有人Sanrio已公開證實。得悉這個「事實」,心情立即沉了下來,因為好像被人欺騙了多年似的。

感覺就如早年有謠傳說,大雄其實患有自閉症,而叮噹是他幻想出來般一樣無奈和失望,等等!Hello Kitty不是有一對貓耳朵嗎?而且臉上有貓鬚,又怎麼會是女孩?儘管如此不合理,但既然官方已經一錘定音,無論粉絲們如何抗議也沒有用。

無獨有偶,港人也正面對類似處境,人大常委最終定出政改框架,雖然容許全港市民選出特首,但同時將候選人入閘門檻收緊,最明顯是由現時只需要八分之一的選委提名,大幅增加至提委過半數。既然是人大常委的決定,我們根本做不了什麼。或許這個原因,連日來不少人勸告我們要面對政治現實,港人應該要接受。面對如此方案,我們應否如林鄭司長所說「袋住先」?

在這個人云亦云的世代,獨立思考最重要,我們就運用邏輯來分析一下。首先我們要問,在什麼情況下我們可以袋住先?相信最多人讚同的,就是新方案要比舊制「有進步」。好了,看看新方案最大賣點,就是特首通過全民選舉產生,完全符合我們爭取了多年的「一人一票選特首」訴求。既然如此,我們理應「(舌累)飯應」才是,為何還爭拗不斷?莫非港人貪得無厭?

有限制選擇不是選擇

問題在於候選人提名,在新方案下有所謂「三道閘」。第一道就是出選特首就要取得過半數提委提名(即601人),較現行只要八分之一(即150人)提名票高3倍。本來呢,只要提委會能廣泛代表民意也是可以的。可是,第二道閘是提委會組成必須「按照」選委會組成,即是說要仍然維持現狀。

當然,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表示,提委會的組成方法可以討論,暗示仍有改善空間。不過,即使結果如何,幾可肯定不會再出重大修改,希望1200名選委由全民選出近乎不可能。因此可以預期,提委會仍由四大界別組成,而且多半是商界和專業界別,為人詬病的團體和公司票仍舊存在。

最後第三道閘就是限制出選人數為2至3人。現行方法則是沒有限制,不過,由於選委只能夠提名一人,因此實際出選的上限其實是8人。綜合整個新方案來看,一個限制選擇的選擇,根本就不是選擇,新方案下是「進步」還是「退步」,清楚不過了罷?

還不明白?街坊智慧一樣能弄清真偽。現居附近有家大型超市,他們所賣的鮮橙較生果舖便宜。可是,每次經過看看全部都是「籮底橙」,不是乾到像木乃伊,就是生了黑點的爛橙。問超市職員有沒有未開箱的,例牌答案永遠是「只有這些給你揀」。

吃了爛橙會肚子痛

面對這個所謂「有得揀」,你還會選擇嗎?瓜瓜二話不說就調頭走了,何解不袋住先?因為吃了爛橙會肚子痛的!

同一道理,選舉是何等莊嚴的民意授權,若強行選了個不喜歡的特首,就等於將民意授權給不合適的人,他就能挾着民意去任意妄為,到時香港前途有幾堪虞可想而知。

其實不論是用邏輯來分析還是街坊智慧,政府的「袋住先」忠告已能看出端倪,因為這三個字的含意清楚反映出,新方案根本不是好東西。原因很簡單,若然是好,還需要「袋住先」嗎?相信已經是「即刻袋」了。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此話一點不差,就正如叮噹這個卡通角色,原著明明是怕老鼠的,換了到美國廸士尼旗下的頻道播放,也得改成不怕老鼠(因廸士尼的著名icon是米奇老鼠)。既然如此,我們這些既不支持佔中,但又不滿新方案的中間派,又可以做些什麼呢?Hello Kitty 沒有口,不能告訴我們是真貓還是假女孩,但我們港人卻享有言論自由(至少這一刻仍有),請大家不要再置之不理,無動於衷,立即向你所屬界別的立法會議員,說出你的意願和心聲,好讓他們按民意投票!

看來唯一選擇,就是寧願「原地踏步」,也不支持比現在更差的方案!

文章來源:《信報》年青有計 2014-09-05

&&&&&&&&

43 則留言:

匿名 說...

1.貓怎會像個愛打扮愛飾物的少女呢?
兔女郎有尾巴仍然是個靠賺錢生活的女人. 外表不能代表實質.
2.人大政改, 否決它吧.

匿名 說...

Bittermelon 兄

避無可避,退無可退,

多謝敢言,小弟也贊同否決。

A04089

匿名 說...

我不贊成原地踏步, 這只會令社會更加二極化.
若將來的候選人真的不濟, 又或令我們覺得沒有選擇, 我們大可不去投票, 當投票率只有十多個, 甚至是幾個百分點時, 提委會以至中央也會面目無光.
考慮到這個因素時, 我相信提委會是不會太過份的.

Quality Alchemist 說...

有限制選擇都是選擇!
在人生中,很多選擇都是在限制中選擇。
個人認為,真正的選擇只有達到財務自由後,才有能力做到。

匿名 說...

一個退步方案竟然被政府及親政府人士形容為進一大步, 香港若然接受指鹿為馬, 何不自欺欺人說立法會早已是一人一票普選, 大家不用再爭取普選了, 大陸高官最近不是指功能組別也是直選嗎?

Bittermelon 說...

謝謝各位留言. 同意劍虹兄所說,有限制選擇都是選擇.可是,若這次政改我們選擇袋住先,民意有機會授權給不適合的人,到時紛爭更大.其中一位匿名君說,我們大可不去投票, 當投票率只有十多個, 甚至是幾個百分點時.可是,他/她仍然可以選是「經選舉」產生呀,一樣是民意授權的結果.所以,我讚成寧願原地踏步,也不支持一個看似有進步但實際上比現在更差的方案.

匿名 說...

如果選舉法包括下面啲原素:

1)選票上有「所有候選人都不選」的選項,而如果這選項得票最多,就沒有候選人當選,提委會需要從新提名其他候選人供選民再投票,選民有否決提委會選擇的權力。
2)法案規定政府須在2018年作檢討,及要求人大改變2022年的特首選舉方法及提委會的組成方法。

我個人認為可考慮袋住先。原因是否決方案不難,但正如blog主所言,人在屋簷下,否決之後可以怎樣做才能爭取到更理想的特首選舉方法呢?我想不到答案。

potato

匿名 說...

點解前提假設經這方法出來給你揀的一定是籮底橙?

Bittermelon 說...

potato君

我想信要說服中央加入你所指的條款相當困難,特別係第一點,根本不會容許有等選擇.

匿名君,

你問的問題非常好.點解,好簡單,睇往績.香港已經有三位特首了,他們的表現如何,相信唔駛我多講吧?

匿名 說...

所謂民主派這十幾年的政績和三位特首,又豈不是五十歩笑百步嗎?濫用司法程序,所遺禍患比三位特首少嗎?

Bittermelon 說...

匿名君,誰說民主派比三位特首好?我好像沒有說過吧?

匿名 說...

民主派從未掌權, 何來政績? 民主派多年來負起監察政府的責任, 算是不錯; 若沒有他們, 讓保皇派與政府獨斷獨行, 香港的情況會更惡劣.

jeremy jim 說...

不要只以自己角度思考,嘗試多角度思考
首先, 學懂從中央角度思考, 我想在香港現在情況, 全世界冇一個中央政府會願意讓香港普選.為何呢? 香港發生什麼事? 好明顯香港好多傳媒政客都被外國勢力控制; 黎智英不用說吧,偷偷同美國政府的人接觸, 然後偷偷地資助一班泛民既人, 陳方安生, 陳日君等, 你說他真的支持民主嗎? 他給這麼多錢出來為民主理想, 那他一定是一個很有理想, 很有道德的人, 但他的毒果,雜誌是什麼的一類報章雜誌,暴力色情,偷拍揭私隱,作新聞, 所有不道德的都有, 他只是一個為利是圖的人; 哪為利是圖, 反政府破壞香港發展有咩咁好? 因為美國會幫黎智英在發展各項生意, 例如帶他到緬甸大肆投資;下面再講..

jeremy jim 說...

美國控制黎志英, 黎志英控制泛民, 所以你們有沒有發現,回歸後, 所有政府重大政策, 泛民都會反對, 幾乎冇例外, 只要你要發展, 他們就會反對;起高鐵, 起跑道, 填海, 起大橋, 發展東北, 全部要反對;哪他們支持什麼? 十多年前, 他們支持雙非同政府打官司, 支持菲傭同政府打官司, 你見到嗎? 要自己用腦, 去觀察他們的所作所謂, 不要這麼容易被傳媒洗腦... 以下再講

jeremy jim 說...

為何這麼多人被洗腦>? 80-90後, 睇蘋果長大,聽商台港台長大,但香港好多傳媒都被黎智英的人入侵及控制, 商台唔駛講, 之前個李慧玲偏激到咁, 都可以做左咁多年主持, 完全唔中立咁做主持, 咁都得..港台港英時明明係政府的宣傳工具, 而家竟然變成攻擊政府的工具, 之前每星期的什麼主場新聞, 個主持明顯不中立到極點, 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 港台商台好多人都來自毒果, 例如之前講過的李慧玲, 原來之前都做過毒果... 唉.. 你地再睇下個記協, 委員會入面有一半人來自毒果, 你們有發覺社會發生什麼事嗎... 下面再講

jeremy jim 說...

每年七一遊行, 泛民都將遊行人數吹大4-5倍, 但之前香港討論區, 竟然有四成人信泛民吹的遊行人數, 香港人的分析能力去左邊? 另外四間機構的調查人數差不多,但香港竟然咁多人選擇信個成日講大話的泛民,.唉.. 怎不叫人心寒. 再看第二天的新聞, 各大報章, 商台港台, 竟然清一色寫泛民公佈的遊行人數.. 他們還有傳謀道德嗎? 例如港台, 你是政府機構, 應該用政府調查的遊行人數,但竟然用泛民的遊行人數, 你們這樣對香港人洗腦, 你們不羞恥嗎?

jeremy jim 說...

又來揭露下美國點樣影響香港, 之前有一個叫「主場新聞」的傳媒結業, 呢個主場新聞又係反政府反中國的, 背景呢? 呵呵, 又係黎志英俾錢既, 個負責人叫蔡東豪, 上市公司精電的高層, 精電呢? 留意下, 呢兩年精電收購了一間公司, 呢間公司個老闆原本係美國海豹突擊隊的隊員, 點解咁岩既? 又係同美國政府有關? 不奇怪嗎?
之後做唔住結業, 又屈話被黑客入侵, 班香港廢青又信到十足, 唉?? 廢青仲有冇腦架, 係攪都攪毒果啦.. 要攪, 點解毒果仲係度..?

如果你地真係睇得明, 你睇下全世界有邊一個國家的中央政府, 會允許俾一個地方政府, 係有機會俾外國勢力控制? 中央唔介竟意香港自治, 但就不可以反中央, 你明嗎?

這道理泛民一定明白, 但泛民偏偏要反中央, 為何呢? 他們只想香港混亂, 不發展, 愈多爭拗就愈達到他們目的, 你們好好用自己對眼去觀察, 他們有沒有做過關於民生上的實事嗎?

jeremy jim 說...

最後, 希望大家用腦諗諗
美國想香港貧窮混亂定想香港富強? 香港混亂係咪可以影響大陸? 你地再諗諗點解黎智英的背景, 泛民的資金來源, 港台商台點解咁唔中立, 各大傳媒發生什麼事, 陳日君陳方安生97年前都唔係追球民主的人. 為何突然變民主鬥士...

好好思考下, 再諗諗共產黨想香港點? 想香港富強定貧窮, 共產黨只想香港穩定有錢

你地再諗諗, 咁多人被傳媒洗腦, 一旦普選, 泛民當選, 同中央對抗, 香港會變成點, 後面仲有美國勢力係度.. 好好思考, 香港被邊緣會點...

又再諗諗, 點解十幾年前, 泛民要支持雙非都政府打官司. 點解毒果商台港台又從來不提呢件事呢?

你地再問問而家班後生, 佢地竟然以為雙非係大陸政府同香港政府合謀, 令大量大陸人來港, 佢地竟然被人洗腦洗到咁... 唉... 希望blog 主唔係被佢地洗腦的其中一人啦

Bittermelon 說...

多謝Jeremy兄在此留言,不過有一點我不明白,為什麼旦凡有人反對政改,就必定將之與泛民等同? 又或者說我們這些人被泛民洗腦云云呢?

我反對政改,正如我在文中所講,是經過獨立的邏輯思考和街坊智慧.我也算個專業人士,我相信自己的分析,因此反對這個比現時更差的政改方案.

匿名 說...

我所謂"民主派這十幾年的政績和三位特首,又豈不是五十歩笑百步嗎?濫用司法程序,所遺禍患比三位特首少嗎?",正正是Jeremy 兄所言!我估計我也是和 Bittermelon 兄是同行,但我看不到這將會是個比現時更差的政改方案。更差是因為你們已預先定案了到時出來是一班好差的建制派侯選人,但這是否必然?凡是建制派的人一定是差、凡是泛民派的人一定是好?我不敢苟同。

Bittermelon 說...

匿名君,

正如你所說,「凡是建制派的人一定是差、凡是泛民派的人一定是好?我不敢苟同。」新方好案就正正扼殺了建制以外的人參選,限制了我們的選擇自由,問題還不是很清楚嗎?實在不明白為何你會說新方案比現時好.

匿名 說...

一拍兩散好容易,學政府宣傳話齋,到時咪大家齊齊一路睇電視一路駡囉,實在不明白你會說還原基本步會比新方案好。政治現實是共產黨對政改原地踏步不會有任何惋惜。

Bittermelon 說...

你知道民意授權是什麼一回事? 若果給了一個根本不被港人真正信任的特首,你知道有什麼後果嗎?這就是新方案下最大的問題.

匿名 說...

回歸前的港督皆不是民意授權,港人咪又一樣咁過?夢想誰不想去追尋,但政治現實又是一回事。你又一早假設了一個已經篩選的候選人,經一人一票也攞不足所謂民意授權,你不投票、泛民及泛民支持者不投票,但其他人票呢?你又去假設票數低到無民意授權基礎?

Bittermelon 說...

你搬前港督出來討論有用嗎?你不如說幾百年帝制,當時有皇帝,百姓也一樣照生活?

這不是夢想不夢想問題,正如你所說,是政治現實問題,既然新方案比現有更差,我們又改變不了,那麼選擇只有兩個,就是接受或不接受.此文已講過了,由於民意授權事關重大,落入不適合的特首,日後問題和爭駁只會更多,所以我認為不可接受.

看看李國章昨天的說話吧,他說若罷課有用他也會參加,其意思清楚不過了吧?即是他也認為新方案差,懂了嗎?

jeremy jim 說...

其實這要返回「現在香港是否適合普選」這最重要問題:
如果讀過中學預科基礎的政治學,應該知道民主選舉有一重要條件是「選民要有足夠能力作出合理選擇」, 但近十年, 美國太利害, 利用黎智英於傳媒及政黨滲透大量黑手, 對市民不斷洗腦, 看看今日班年班人完全被他們洗腦, 就知道香港現在根本冇能力及不應該去普選
試想想, 一日選了李卓仁, 長毛等做特首, 香港只會走向共產社會或福利主義, 而且他們更會帶頭同中央對抗; 其實, 如果香港人自己管香港人內部的事發展經濟民生, 中央根本不介意選什麼人, 但今日的泛民, 卻只懂去騷擾中央, 反共產黨, 干涉中央的內政, 已經不是只管香港內部事, 你說全世界有哪一中央政府會願意讓地方政府的首長反中央, 甚至他們是反中國人, 你看毒果, 他們經常在報章線動市民反自由行, 經常寫內地的負面新聞, 目的是什麼? 而你看近十年香港人對內地人有怎樣的態度? 這是洗腦的, 而又沒有什麼人知道他們在洗腦, 以為自己沒有被洗腦

其實香港只有極少數人鍾意中央共產黨, 正如我們這些沒有被洗腦的人, 能夠持中立的人, 本身都不喜歡共產黨, 但我們能夠明白什麼是普選, 什麼是民主, 亦知道今日的香港, 簡直是寫有關民主的論文的最佳例證, 當年我們讀書時, 所有民主的壞處, 今日都可以在香港現時政治環境上睇現到出來

jeremy jim 說...

再說深入一點, 泛民毒果的人經常說外國的民主怎樣怎樣, 又是利用市民的無知, 試想想民主代表英國及美國, 兩個國家數十年的總統是什麼人? 都是兩大政黨的人, 有冇想過這是否民主? 如果你要做總統, 你只能進入這兩大政黨才有機會, 而這兩大政黨是你話事嗎? 他們背後的財團才是話事人, 各大財團每年政治捐獻天文數字給兩大政黨, 名正而順的黑金政治, 所謂的政黨政治, 實際上就是黑金政治; 再簡單一些, 你在美國選總統, 只能選擇聽命於某些財團的民主黨, 或是聽命於其他財團的共和黨; 他們真的民主?

jeremy jim 說...

又再說說泛民毒果經常說的功能組別, 我相信大部份市民都認同他們的意見, 認為功能組別是不民主,應該廢除. 是嗎? 這正正是傳媒被控制了的表現, 傳媒不願意說出正確的道理; 我想十個有九個市民都不真正了解功能組別

首先, 功能組別, 在港英時期, 明明被認為是民主的體現, 但到了特區政府卻被說成是港共政權不民主的表現;

其實, 功能組別本身有它的作用, 議會內應該有代表不同團體不同階層不同行業的人士, 讓他們可以代表不同的人在議會發聲; 這就是功能組別本身的作用

試想想, 一個地方, 打工仔一定俾老闆多, 選民都是自私的, 多會選擇對自己有利的人, 故歐美是無可避免走福利主義, 相信不久的將來, 香港都走這一路; 而議員為了選票, 都選擇以工人利益為依歸, 社會便難進步發展;你看看今日的泛民就知道, 只懂逼政府減稅, 派錢, 將商人講到就好似是魔鬼咁,政府要用錢發展經濟就反對, 簡直是寫論文的極佳題材

其實, 功能組別最大問題是它的組成方法, 通成只有老闆級先可以當選, 但這不能抹殺功能組別的重大作用, 泛民及傳媒卻要一刀切, 將功能組別說成是剝奪市民權利的功具, 但有沒有想過, 可以修改功能組別的組成辦法? 例如會計界, 任何在會計界工作十年的人, 都可以參選及投票, 例如blog 主你亦可以參選, 會計界的人投票選出可以代表他們的人在議會發聲, 體育界影視界的人有人可以在議會發聲, 這是民主的體現方式; 若果普選, 變成大部份議員只集中在某一階層選票, 這將是某一大階層欺壓其他階層的途徑.. 明白嗎? 所謂民主, 不是這麼簡單,普選便是最好, 事實上, 當中涉及很多情況.

但香港的傳媒及泛民, 從來對這些簡單的民主理論提都不提, 他們要對市民洗腦, 你問問身邊的人, 又有誰明白當中功能組別的意義呢?

jeremy jim 說...

其實香港情況很嚴峻, 你不普選, 泛民毒果繼續洗腦, 繼續利用市民, 繼續阻止政府發展; 但他們明明知道他們的所作所謂, 是令中央政府無可能讓香港普選, 基本上對政治有少少認識的人都知道, 現時泛民咁攪, 全世界沒有一個政府會願意讓香港普選, 但他們仍然要不斷以這種不妥協的方法去攪, 你們明白他們的用意嗎?

我相信沒有幾多人明白,

匿名 說...

好認同樓上仁兄講既嘢!係呀,香港人的確唔配有民主架,點解?咪就係太多樓上仁兄呢種人囉。香港唔可以有民主滴,一於恢復皇帝制度,成龍大哥講得啱,中國人要管滴!

jeremy jim 說...

其實香港不是不可以行普選, 而是要由小開始教育,即在中學時期開始教育, 學習什麼是政府管治, 什麼是民主, 另外, 要學習怎樣看新聞, 怎樣判斷傳媒的文章, 怎樣才是中立的報導,;另外, 要學懂從政府的角出發出, 學習施政的難處, 這樣市民才不容易被政棍及傳媒洗腦, 而且能夠學懂怎去選擇議員或特首去代表自己

但很可惜,看一看今日的年青人或中年年, 大部份都沒有這方面的知識, 永遠從自己角度出發, 或者只懂跟著報章那些低質素的而又洗腦的報導出批評政府, 毫無個人思考及判斷能力

但這也難怪, 我們香港的教育, 從來也不重視政治及政府管治的知識, 才令市民這麼容易被洗腦, 變成阻礙政府施政的幫兇; 又有幾多人理解到, 今日特區政府施政上的困難, 是因為做什麼事, 都會遇到一班人反對, 來自傳媒及泛民的反對, 而這就是因為香港太過民主

港英時期沒有民主, 所以不會遇到這麼大的施政困難, 專心發展經濟民生, 新加坡亦沒有, 內地亦沒有, 所以發展最好的就是這些地方; 而香港台灣急速衰落, 這是因為民主太過火, 說香港「民主太過火」, 我相信也沒有幾多人理解這句說話的意思吧.

其實, 香港政府聽取民意的情況, 簡直是全世界最罕見, 哪有可能每次有什麼政策, 被毒果及泛民線動羣眾出來反對, 每次都取消? 全世界也找不到, 現在什麼都做不到, 什麼也推遲, 起橋慢過人, 發展東北又慢過人, 什麼也被阻礙.

如果普選, 選了建制派的人, 毒果泛民不會繼續反對? 他們的工作基本上只是反對及破壞, 你認為他們會停止嗎?

只有一個情況, 就是讓泛民的人當選, 而建制派人因為受命於中央, 中央又想香港穩定, 故建制派的人不會像現在泛民的人一樣為反而反, 但又要小心, 泛民的人很多受到黎智英操縱, 黎智英又受到美國操縱, 美國想香港窮定富有?

所以香港陷入的政治難題難以解決, 關鍵是市民有沒有足夠能力學習政治, 學習什麼是民主, 學習政府管治, 只要不再這麼容易被洗腦, 香港才是行普選的好時機

Bittermelon 說...

jeremy兄,若果你既理論正確,咁不如唔好搞區議會,全部委任咪得囉。仲有,中學生小學生都唔好選班長班代表啦,佢哋識啲乜?由老師指派算?

其實普選本身就係一項教育!

jeremy jim 說...

看來bittermelon無法理解我以上的留言吧, 我以上留言重點是, 民主普選不是不可以, 關鍵係市民有沒有被洗腦, 傳媒有沒有被控制, 選民能否有獨立判斷能力選出代表自己的人;
中小學生可以選班長, 但若學校內滲入大量黑社會人物, 而這些黑社會或一些別有不良居心的人給予利益學生, 或甚至在校交出版一些洗腦不客觀不中立的報章,而這時發覺大部份學生無法分辨他們已被洗腦, 這時候學校也不應該選班長
再講區議會,區議員的作用主要是為政府反映地區事務及為地區市民爭取權益, 這同洗不洗腦已無甚關係了, 你明嗎? 地區選民投票是投給為他們爭取地區利益的人, 這時他們就會看候選人的工作能力, 是否「做到野」, 而這些「做到野」就不容易被洗腦影響了, 所以你看區議會選舉, 建制派是能夠取得大量選票, 因為他們在做實事; 當然, 仍然有很多年青人因為被洗腦, 而選擇一個不做野的泛民, 但這也無可避免..
若果你想了解一下建制派或泛民誰在建設, 誰在破壞, 由而家開始, 留意一下新聞, 看看那些關於民生上的工作, 例如建制派經常就某些民生上的議題做大量調查工作, 例如電話訪問, 聘請學者做調查等等..
細心留意下, 泛民的人是怎樣? 建制派的人是怎樣? 而大部份市民卻又只知道這些在搞破壞不建設的泛民人, 你就知道香港是否適合普選

當然, 有一些人會選, 普選是一個教育, 無錯, 人是會在錯誤中學習; 正如以前好多人鬧董建華, 將樓價大跌, 香港經濟差的原因全都歸咎在董建華身上, 無辦法啦, 香港人缺乏政治經濟知識, 再加上被泛民及傳媒洗腦,

今日你上論壇, 原來好多人在懷今董建華,梁錦松, 但.... 錯已錯了, ... 香港還要再錯幾多次呢? 在未有足夠能力判斷是非前. 看來還要不停錯下去...

Bittermelon 說...

jeremy 兄

看來你並未明白我的意思.香港言論自由,資訊發達多的是,港人根本沒有可能被人洗腦.當然,若果你認為凡是不親中的傳媒都在洗港人腦的話,那就令當別論了.

港人沒有獨立判斷能力?哈,你正在侮辱港人的智慧.

Bittermelon 說...

還有一點,其實泛民入唔入到閘,講真唔係問題,最大問題係呢新方案唔公平,限制了某類人士參與的權利.呢個絕對有違香港人一直乃以成功的公平競爭大原則!

匿名 說...

原來一早又設定了"港人根本沒有可能被人洗腦",那就沒有其他說話好講了!

jeremy jim 說...

港人有沒有被洗腦, 不要自己以「港人智慧」去判斷, 而應該用「以知的事實」去判斷, 觀察今日香港發生什麼事

隨問諗諗, 泛民將七一遊行人數, 由10多萬說成五六十萬, 誇大幾倍, 我們這些沒有被洗腦的人可以很清楚泛民的無恥, 夠膽明目張膽作大幾倍, 本以為香港市民正常的都不會相信, 但令我吃驚的是, 原來調查發現有40%的市民是相信泛民的數字, 我身邊有朋友是核數師, 後來我發現原來他都相信泛民, 我當時真的非常驚訝, 原來他們洗腦已洗到這地步, 不是只有年青人才被洗, 連中年的專業人士都被洗, 竟然沒有絲毫的判斷能力, 我對他說當日有五個團體做調查, 四個團體的數字都相差不太大, 唯獨是泛民的數字多了幾倍, 為何不選擇相信港大的中立調查呢, 人家港大中立而且能提供影片做證, 為何仍然相信泛民呢? 他的回應是,1.我沒有去現場遊行, 故沒有資格否定泛民數字 2.港大的組成人員可能是親中

再看, 泛民的人在遊客區騷擾自由行, 如此不智,愚蠢的事, 又竟然有三成多人支持, 有三成人中立不表意見, 只有四成人反對, 我又儍了眼, 毒果日日在報章宣傳大陸人怎樣騷擾香港人, 對香港人洗腦, 港人竟然沒有自己判斷能力, 我見幾大報章, 對這些騷擾遊客的人, 竟然沒有大肆批評, 他們在影響很多做遊客生意的市民的飯碗啊!, 為何傳媒不大加批評, 為何有大部份竟然不反對他們的行為

社會發生什麼事? 連這些最基本的分析能力都沒有? 你還認為香港人沒有被洗腦嗎?

我好奇想知道bittermelon兄, 你是否都同意泛民每一年公佈的遊行人數? 俾著以前, 我一定認為你不會相信泛民, 因為你應該有獨立分析力, 但從我朋友情況所見, 我發現即使讀書多, 情況一樣容易被洗腦, 沒有分別,

如果你不相信泛民的遊行人數, 你又能否解釋為何這麼多香港人相信呢? 為何港大中立團體不相信呢? 而你又能否解釋這些相信泛民的人, 夠竟有沒有被洗腦呢? 還是他們相信泛民, 但沒有被洗腦?

Bittermelon 說...

jeremy兄

我都係CPA,只會「相信」reliable figures,個人認為港大及其他機構所做的調查比較可靠.我認識的朋友中不少人也和我有同感.

我覺得你只係以偏概全,將你身邊發生既事當成普遍現象.

匿名 說...

Jeremy 兄,啱啱見到一句話,正正是泛民現在的寫照:When you only see what you want to see, and blinding the rest。頭上一戴上他們所定義的"民主自由"的光環,他們所見所想便是絕對正確,任何他們假設都是真理,這正是最可怕之處!

Bittermelon 說...

jeremy 兄,你經常說港人被泛民洗腦,請看看,例如樓上這位匿名君,以及其他留言既朋友,好些到不支持泛民的.這不就證明了港人有獨立的想法嗎?

jim jeremy 說...

我不是以偏蓋全, 是觀察所見, 之前說的40%香港市民相信泛民公佈的遊行人數, 是有團體經過調查所得, 而之前香港討論區每星期三的投票亦一樣結果, 所以可以看到,如此一看就知的大話, 竟然有四成人相信, 怎能不懷疑香港人的判斷力?

情況俾你所想更恐佈, 記得每次七一遊行完, 泛民公佈的天文數字遊行人數都誇大幾倍, 但那些傳媒機構卻是最恐佈, 如商台港台毒果有線等社評或主持, 每次都在那些節目, 會說今年遊行人數50萬, 政府怎樣怎樣, 當你透過不同媒體去宣傳, 將遊行人數說成50萬, 市民就不誤導及洗腦, 傳媒的不中立、被控制, 才是香港最恐佈, 是香港人民主自由的最大威脅

Bittermelon 說...

我找不到你講的調查,能否提供link?

jim jeremy 說...

對不起, 這有點難, 我沒有bookmark, 我記憶中是有民間調研機構做的電話訪問, 大約40%相信泛民, 而discuss投票就有大約30-35% 相信泛民,其實問問身邊的人, 特別是80-90後, 問他們相信哪一數字, 便知道了洗腦情況去到幾嚴重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