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7日星期三

回應「匿名」在《梅窩賤人200》的留言

匿名朋友:

相信你是梅窩居民吧?你在《梅窩賤人200》的留言我以看到,也即時寫了些回應,但覺得那些回應有不足之處,所以另寫這篇文來回應。

首先多謝你沒有罵我言詞刻薄,你在留言中道出了你們的小學校舍不夠用,而且申請遷入空置的南約中學多時,但政府遲遲都沒有回覆。你更將茅頭直指特首曾蔭權,說政府莫視你們子女的需要,還打了一個比喻,說:「吸毒的孩子需要一個良好的學習環境,難道正常的孩子不需要嗎?這就好像是一個班上30個學生,只有兩個調皮的學生,老師竟然丟下28個乖學生不管,去諄諄教誨那兩個搗蛋鬼,那28個學生只好耐著性子,浪費寶貴的時間去等老師調教完那個調皮的學生。這合理嗎?這叫劣幣逐良幣。」

看,你們口口聲聲說沒有歧視正生書院的學生,但這句說話正好說明你們的心態。吸毒的學生不管他們改過與否,在你們眼中就是「劣幣」。今天都到你們那位黃福根區議員的網誌看了看,你們誤把正生書院看成是戒毒學校,更甚者有人將她與監獄和青山醫院看齊,其愚昧無知可見一班,最可笑的還是你們說爭取的過程「和平又理性」。在上周日的諮詢會上,政府官員向你們解釋青少年濫藥問題,你們幾度中斷別人的發言,並報以噓聲;當有支持正生的人士發言時,你們亦步亦趨需要人員調停;最最最不該的是你們安排數十名小朋友手持橫額包圍講者。噢,原來這就叫「和平又理性」。

正如Blog友Ebenezer留言說,正生急於搬遷是因為他們的校舍環境太差,而且山坡上的大石隨時令他們有生命危險,他們的生活環境比國內民工還要差,拿一桶水要跑很遠,在寒冷的冬天還沒有熱水洗澡,相對你的子女們,誰更有需要遷入南約? 你們的子女雖然要受冬舟車之苦,但怎樣差也叫做有書可讀,等待入讀正生的學生呢?

請看看你們在電視機前的嘴臉和行為吧,可能你們不自知,但真叫人噁心,身為香港人也給你們蒙羞,在諮詢會中打斷人家發言算了,羞辱正生書院的學生做吸毒仔吸毒妹,形容正生書院是「呢間嘢」也算了,但最醜惡的是叫你們自己的孩子手持橫額包圍講者!小朋友白紙一張,身為家長不去好好教導我們沒話說,但請別教導他們去歧視別人吧!這叫做保護你們的孩子?這叫為了他們著想?

你們有人說如果正生書院搬遷到別區,其他區的居民都會一樣反對,那你們錯了,不要以為你們代表所有香港人,請看看長洲的居民,再看看將軍澳的居民,他們不單沒有反對,而且還支持呢。

正生書院遷梅窩 本質是教育問題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615/4/cpl3.html

如果你們真的為了自己的孩子著想,請別再把事情鬧大,別再那麼卑鄙地以自己的小朋友來做擋箭牌做磨心,這只會令社會更加蔑視你們。

如果你認為我的言詞羞辱了你們,我願意道歉,但請你們從今天開始以一顆包容的心去對待正生書院吧!


Bittermelon

&&&&&&&&

19 則留言:

Ebenezer 說...

師兄真係好義憤填胸喎:)

Bittermelon 說...

其實連我自己為何對這件事有那麼大的反應都有些意外,講真,我從前也只聽過正生的名字及一些事跡,也不認識正生的學生或家長,但有些人的行為實在太過份,內子和我每當看到或聽到相關的新聞和消息都十分氣憤,可能因為接受不到原來有香港人是這樣醜陋的事實吧.

篤篤篤撐 說...

BITTERMELON,
呢單野, 居民當然失禮, 但最大責任是政府, 我遲d講...

匿名 說...

不是在香港的中國人

其實, 你們做人做了有一段日子
是非黑白對錯, 不易說
用前江主席那句"naive"
你們有沒有看清楚整件事.
言論自由是需要用腦想清楚才說
應該看出梅窩居民多數沒有受高等教育,言行自然粗糙, 但是是維護他們利益,
有沒有想過,他們若有自己中學, 他們是否有那樣強烈言論,
問題是政府成本考慮, 先 cut 他們中學學額, 要他們孩子每天用近6小時來回上學.
傳播界和馬時亭和你們亨受權益,
套用政府那句"若你們有孩子,是否能忍受
孩子每天用近6小時來回上學"
這件事是經政府計算,

匿名 說...

不是在香港的中國人
Bittermelon
""
如果你們真的為了自己的孩子著想,請別再把事情鬧大,別再那麼卑鄙地以自己的小朋友來做擋箭牌做磨心,這只會令社會更加蔑視你們。
如果你認為我的言詞羞辱了你們,我願意道歉,但請你們從今天開始以一顆包容的心去對待正生書院吧
""
為何現代社會,不論西方自由世界或全世界, 都是經一群高人設立制度享受利益, 中層人士如你們看能否接受制度去生活, 香港人最大棒教是97負資產, 不明白要有一份永沒有失去的工作, 合約條款未看清, 樓價與借款是有相關作用.

你是否經常看外國和中國,香港傳播界的信息, 其實無樣真, 常常拿道德,自由,亂來.
其實你有沒有想清楚.

我看香港"城市論壇"討論"64問題", 有幾個港大學生大說因港學生主席說出"64問題"的不主流意見, 高呼以他為恥, 跟著有學生拍掌. 這是什麼現象. 你看歐洲某部份人示威爭取利益,特別是青年人,因他們沒有機會享受那制度, 你們40-50 years 的人已坐位, 經濟已定, 職位變化已定, 青年人升職無希望, 但他們要面對高價消費, 他們示威, 政府都要control,
香港人, 你們要明白你們 advantages是 免稅出入口港, 低稅和已發展一定程度教育.
但不能將自己如同美國人已身在高處要求這個,那個要那樣" 道德,自由", 但暗地裡計算自己利益.

作為你們,應看清事,再說.
難道有宗教信仰人士就一定可信, 道德, 每個人理解不同, 口是心不, 大有人在.

你們活了那麼久, 你們有沒有用心看清世界, 什麼正面思想, 道德, 世界有沒有可能全部切牛肉工作者要有熱情去做
大部份受教育人土,強調使命,道德, 那麼,為什麼要你們子女考取好成績,入好收入工, 因為你們已接受現世所set的制度

用心再看 道德其實不真, 人類再發展下去,就好像"梅窩"件事, 用道德去cut off 某人的利益, 他們若有自己中學,孩子不用每天用近6小時來回上學. 他們都可能像長洲人那樣接受
我對你"梅窩賤人200"有點失望.

正如那個黃玉敏, 大勢罵人, 入政府立法會,有什麼貢獻, 自己提高知名, 有好收入, 但你們香港人如同他, 找有利位置作為生存之道.

請你們用心看清事情, 每一刻,大部份每個人都為自己利益而戰, 道德是維持人的關係, 每人都不同, 你用心看你自己平時所說很多反映你們潛意識認為對的事.

Bittermelon 說...

匿名君:
首先要多謝你給我留了一大段留言,另外,你是否早前留言的那一位?其實留個署名不難吧,個個用匿名留言,好難回應的嘛.

認真地看過了你的留言幾遍後,我有以下回應:
1)其實我不太明白你想說什麼. 其實"不是在香港的中國人"是什麼意思?
2)梅窩曾經有自己的中學,但因收生不足,在兩年前已經關掉.
3)有些梅窩孩子的確需要每天用很多時間來上學,但此問題和正生書院要搬遷入梅窩根本是兩件事,根本沒有衝突.現在問題在於梅窩用不了南約中學舊址,但又不肯將他給予有需要的人來使用,這不是自私嗎?
4)利用自己的小朋友來做擋箭牌以掩飾其自私行為,你認為無問題嗎?
5)正生書院的學生不可憐嗎?他們沒有父母嗎?
我建議你先了解清楚正生書院吧.

Bittermelon 說...

有心認識一下正生的朋友,這到這裡看看吧: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615/4/cpl3.html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614/4/cosa.html

http://www.drugrehab.com.hk/zs_college.htm

Ebenezer 說...

匿名:

看了你的留言幾遍,實在也弄不清你的思路。但怎樣也好,你的意見都是好被尊重的。

要去爭辨,必須要有清晰而明確的立場!無論同意不同意,最好列舉到並明白自己的意見其背後的理念。前面Bittermelon兄己列出他的理據,在理據之上,自然有權據理力爭。

世事往往不可能人人都能討好,而關乎大眾而又涉及某一方要退讓的話,一個合乎情理的公義原則是必須的。

沒有人說梅窩人或正生學生的利益應被影響,但自身利益又不一定神聖不可侵犯!

有一項公義原則,叫做maxi-mini,即要保障最不受益者;正生學生明顯比梅窩學生更弱勢;正生學生的利益,明顯比梅窩人的利益更重要,所以所有香港人站在他們一邊,這是公義!

我再說,梅窩居民的利益要受保障!然而,事件中梅窩人事實上有幾多實質損失,這也是大眾存疑的另一焦點!

蕃薯桔 說...

對於政府黎講,支持正生遷居其實佢自己亦都有得益。有人(正生)願意分擔教育和戒毒工作,萬一政府唔支持正生搬遷,就會令人覺得佢對正生既教學理念可能唔支持或者有留難,當人地(正生)唔辦校時,教育和戒毒工作咪係由返政府做。

匿名 說...

不是在香港的中國人, 意思是非香港人, 但是中國人, 明白用中國用語.

見作者bittermelon的文章,可以得知世界各地見聞, 我有好感

其實這件事件, 是傳媒和一部份人懂得怎樣運用鏡頭,言語,表情.
在電視上
1.有一個正生女學生在鏡頭前說我們只是"曾經"犯錯.
2.梅窩有個女婦人說,"難道要凡我們子女沒有中學, 給正生嗎, 要我們子女用較多時間出海回校" 我不記得, 這是大慨意思
3.一群梅窩居民(看來沒有受過高等教育)醜化正生學生
4.馬時亨什麼流淚.

每個人都是有自己想法, 其實自己所想公義, 就是不理別人感受.

我沒有立場, 但如果你是那個每天用近6小時來回上學, 你會否想有自己學校.

另外"64問題"
那些民運人士的頭目為何一定要政府有交代,有否考慮其他人安全, 他們為何要走?當然自己是不想死, 吳已開希為何要與台灣黃任中食飯,是想了解台灣關係,能否容身.柴玲為何嫁美國人, 力爭上游, 就是想改善下一代生活.
每個人都是為了生存. 你們用心想清楚.

你餓到就來死, 原始力令不會理性, 只知自己要食



若你們是當年中國政府,你們可有想過他們能怎樣?西方世界真的好人嗎?
"64途城", 為何要用"途城"?
能否說美軍在Irap途城?

我沒有立場,因你無可能知當時各方所面對是什麼, 不是一人能做全部事, 我說做a, 他可能有其想法做了b, 事情便變質



還記得美國是怎樣嗎, 美英自做證據攻打Irap, 那民運人士熊炎已入美軍, 在傳媒說當攻入Irap, 有人歡道,合理正義化

難道那些無辜被炸死 Irap人應該死, 你是他們,都覺得應該死嗎.

你們中學有作文課嗎?記得怎樣嗎?寫一堆事去令文章合理合情, 自己當然想這是對的.

你們有否覺得自己幸福, 能進入社會, 有一定收入,成立家庭, 令下一代幸福.

但大部份人是沒有可能好像你們有幸融入那制度, 其實中國已不是社會主義, 因每人可以實質擁有資產.

政府可以select其他地方嗎?其實梅窩居民就是想在這機會向政府拿回中學, 做了一回應, 不好看

你們有否留意西方世界所謂"公義""自由"的事件, 實際他們更重視自我感受

Schmuck 說...

回應一下匿名

傳媒電視無絕對中立, 對每件事報導會有play up/play down <--之前事事旦旦單野之後, 一位明報記者講過

你提到 "2.梅窩有個女婦人說,"難道要凡我們子女沒有中學, 給正生嗎, 要我們子女用較多時間出海回校" 我不記得, 這是大慨意思" <-- 有交換條件既味道, 政策係你收生不足要殺校, 唔比正生都唔會比居民, 校舍既去向只有兩個 i) 比正生 or ii) 繼續丟空

當然每日花幾個鐘番學好慘, 但呢個係殺校政策問題, 同比唔比正生遷入係無關. 正生入唔到黎, 你都依然要搭幾個鐘車船出去番學 (= sunk cost).

64問題同呢件事無關, that's all

大口仔 說...

大口仔反而歡迎正生書院遷入我所住的區分,等大口BB長大後知道"錯可以改,大部分香港人都有一棵包容的心"。

其實吸毒問題不單是正生書院的學生及父母面對,全香港好多學校都有呢個問題,包括好多所謂名校。樂觀積極開放的去面對總好過帶有色眼鏡看待小朋友。

市區人 說...

"正生事件"令很多平時正常的人都變得瘋狂, 義憤填胸地以為 "正生人就是天使, 梅窩人就是魔鬼"...

大家可以冷靜地聽下梅窩人的聲音嗎?

Suggested Reading : "梅窩人VS正生人:誰邊緣化了「你們」和「你們」"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3585

Hoito 說...

我看到的是,一群弱勢的梅窩人(長期被政府忽視)怒罵一群弱勢的學生(既被城市人歧視,也被梅窩人歧視)。
之後的戲碼可能轉戰葵涌/荃灣,面對的將會是嘉里建設,屆時才算是進入城市資源分配之爭。

市區人 說...

> 一群弱勢的梅窩人(長期被政府忽視)怒罵一群弱勢的學生(既被城市人歧視,也被梅窩人歧視)。

可以見得是 "怒罵" 呢?


正生書院遷校風波【二】:被忽略的極關鍵片段

http://hkgal-today.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17.html#9178780775785005691

Quality Alchemist 說...

梅窩居民的問題 “兒女要跨區舟車勞頓去巿區上課”, 不是有沒有區內中學的問題, 而是交通問題! 如果可縮減交通時間, 問題就解決了.

我在鄉村小學讀書(八鄉上村)時, 中學要到城市去(元朗). 很多年前連鄉村小學都沒有了, 大部分小學生要到城市去上課. 到城市去上學的, 將來入大學的機會又比較高.

Bittermelon 說...

多謝各位的留言,其實到了這情況,就算正生能成功搬遷入梅窩也未必是好事,因為當地人只會更仇視正生學生.希望鄉議會真心幫到正生另找一個合適的地方吧.

不過我都係果句,梅窩那些居民太野蠻了,佢地呢次輸哂,相信佢地日後要搵人支持會好難.

Quality Alchemist 說...

今天明報 – 副刊 的嘰嘰格格漫畫是梅窩居民對曾特首說對正生的感受.
如下:
我好尊重佢哋架, 但我覺得我哋嘅意見重要啲囉.
我無歧視佢哋架, 但我始終覺得佢哋有問題囉.
我好同情佢哋架, 但我覺得唔應該要我哋付出啲咩囉.
我好體諒佢哋架, 但我想大家體諒咗我先囉.
我好支持佢哋架, 佢哋唔搬入嚟我咪支持囉…

真是到肉!

Bittermelon 說...

To:6月17日 8:37pm 留言的匿君:
首先,下次留言能否留個稱呼?方便大家留言給你回應嘛。

我好認真的看了你的留言幾次,看來你對西方的民主模式不以為然,不過我有一點不明白,為何你會認為我們會崇拜西方世界的一切? 先講伊拉克之戰吧,美國攻打伊拉克是不義之戰,如果你有留意,香港有很多傳媒是用"入侵"來形容這場戰爭的.那些無辜被炸死或謀殺的打伊拉克當然不該死,相信很多香港人和我一樣是反對的。

至於你說很多人沒有可能像我們有幸融入這制度,你只說對了一半,幸運不幸運要你自己怎樣看,有人一生清茶淡飯便會滿足,也有人賺盡天下財富也認為不夠。你認為我幸福,但我也羨慕別人可以不用營營役役過一生。其實幸福與否是一個比較的問題,不去和人家比較的話就不會感到別人比自己幸福。正如《一百萬零一夜》的童星,他們未到過西方國家之前,他們在貧民區居住得很開心,但當他們看過西方國家後,他們就感到很沮喪。

其實西方也好,中國也好,我看不出大家對"公義"的看法有什麼大的分歧,其實講"公義"就是講良知,過得人過得自己就是了。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