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6日星期三

是下一代的價值觀有問題,還是我們變態?

在討論版看到一個帖,有位年資較長的會計人批評時下青年,認為他們只會講社會如何對他們不公平,但從來沒有問一問自己對社會做了些什麼,更有一位會計師樓老闆留言,批評自己的年輕下屬沒有像我們一樣勤力,工作態度更加不如我們。其實,我以前也是這樣想的。

早前看過陳大文的《第三代的帝國》有一些想法,所以寫了《欠缺向上的機會,年輕人怎麼辦?》。之後各人的留言令我想了很多。及後看了AK的《才: 第四代人不應延續中環價值》和CMKenka的留言,我則有一些新的想法。

我認為這是價值觀的問題。我們這一代(第三代)普遍都認為放工要留下來才算是勤力,主動向老闆請纓懇求工作機會才算是上進,不斤斤計較肯「蝕底」就是「襟撈」。這就是上一代加諸於我們的價值觀,現在輪到我們要求下一代遵循。若果有人不肯聽話,就會被視為不長進,不思進取,不知所謂。但我們有沒有認真地想過,其實可能只是我們太過變態,是我們太過不正常?

就像我曾工作過的一家公司,辦公室正式的關門時間是五時半,但老闆(第二代人)出名勤力,通常未過八時都不會離開的。其他同事怕老闆認為自己懶散,無責任心,所以從來沒有人膽敢“準時按值” 五時半離開,就算手頭上沒有要緊的工作,每位同事都在鬥誰最遲走,彷彿誰先離開誰就是罪人,但當老闆離開辦公室後,大家就爭先恐後雞飛狗跑逃離辦公室,何苦呢?除非手頭上的工作需要急於完成或者追趕死線,我永遠是最先離開的那一個,有一次和老闆談起,原來他從來沒有計較誰會準時按值,只要我們能準時將手頭的工作做好便成,因為他也明白家庭的重要。

這例子雖然沒有什麼代表性,但想信很多人都會遇到過同樣的情況,更重要的是說明我們的價值觀其實頑有問題,既然大家都不願意,但又何苦將我們的價值觀硬套在下一代身上呢?

&&&&&&&&

7 則留言:

若缺齋老人 說...

Long working hour = 好?我只想送兩個字:白痴!

匿名 說...

雖然加班並不一定等於勤勞, 但在目前的社會環境下, 我會選擇適量的加班, 盡量平衡工作與生活. 筆者年輕時就是因為快快把手頭工作做好, 以為這樣才會得到高層的欣賞, 結果是經常願意留下來加班的同事得到提拔.

hkeric 說...

Long working hour = low efficiency

篤篤篤撐 說...

我對好多上一代既老人家對新一代既批評都不以為然, 因為好多睇法都係佢地強加自己既value於下一代。

最近, 見到一d第四代/以至90s的人, 對第二代及第三代既敵視睇法, 幾代人互相敵視, 相當不安..

Bittermelon 說...

目前的問題看來已相當嚴重,第四代對上兩代抱有敵視的態度,但上兩代又認為第四代唔生性又無用...哎,我覺得呢個係社會危機.

ak 說...

苦瓜兄,

作為第三代人,相信對於這個社會的價值觀有多變態應該是了解至深的...畢竟我們這一代就是透過扭曲自己,遷就這套由第二代人寫成的遊戲規則來上位的...是我們自願地把生而為人的自己,下調至第二代人價值下的奴隸之位置...

不少第三代人,上左位之後,「可憐新抱一朝升格成為惡家婆」,最常用的一句就是「當年我地都係咁捱架啦」...結果就把頸上的枷鎖套到第四代人的頭上...這就叫做世代的交棒...這種言論,在blog界簡直是屢見不鮮,更是大有市場

作為第三代人,對於以上這一群不懂得反思有關制度的問題,而只會揮動從第二代人手中接過的皮鞭,代替他們去打壓下一代人的同輩...在下實在不敢苟同...尤其是,當在下深深地不認同由第二代人所建構出來的這樣一個社會的時候...

Bittermelon 說...

AK兄:
我曾經都係這種人,以為我們這一套價值觀是對的.
今天友人WYJIMMY也寫了篇題為《第三代人上司訴心聲》的文章,值得我們深思.

http://hkyaa.blogspot.com/2009/12/wyjimmy.html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