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8日星期五

大老闆心態造就高工時立法

本文於今天(6月8日)《信報》的年青有計專欄內刊登。

--------

大老闆心態造就高工時立法(作者:Bittermelon)

從事過審計的朋友,大抵都體驗過「填Timesheet」時的苦惱滋味。Timesheet其實是一份表格,審計員每月都要填寫給公司,上報當月每個審計項目的工作時數。說苦惱,因為收取的審計費總是不能和工作量成正比,令每個項目的Time budget都很有限,以至實際的工作時數超出預算。為了避免「Charge 爆鐘」而給合伙人「照肺」,大家就要各出奇謀了。

方法一是「卡冚卡」,利用新Job的預算來償還舊Job的「鐘債」。可是十個茶煲九個蓋不是長遠之計,最後唯有自行離職,就像宣布破產一樣來個「鐘數一筆銷」,到另一家公司重新做人。

方法二是做「債務重組」,事先和其他同事協調,這個Job我「Charge鐘」多些,你少些;下一個Job我「Charge」少些,你多些。可是巧婦難為無米炊,預算始終有限,「鐘債」依然纒身。

方法三是努力加班還「鐘債」,天天加班至深夜還未夠?唯有請病假來加班!情況像同時做幾份兼職,直至身心疲累而倒下為止。

會計的大老闆心態

造成今日的局面,其實與「大老闆心態」不無關係。

此心態其實存在於各行各業,有不少僱主都認為,我支付薪金給你,你就有責任乖乖幫我解決所有問題。遇到困難不要煩我,你自己解決好了。不論是審計和會計,香港的會計從業員就因此而受盡折磨。

會計工作特別之處是有時限性,以香港的上市企業為例,每年的業績必須於年終後的六個月內公佈,所以企業內的會計人員須要盡早完成年結工作,好讓審計師進行核數。可是,目前的會計準則要求愈來愈高,特別是香港跟隨了國際會計準則以後,事事講求「公允值(Fair value)」。當然,這是比較好的方法去評估企業的資產和負債,但工作量就無可避免大增。

工作量多了,但會計工作有季節性,大老闆當然不想貿然增聘人手。小僱員為了公司著想,「抵諗D」自己無償加班,盡力把工作完成。久而久之,這種「抵得諗」竟然變成「老逢」,大老闆不單沒有心存感激,最後還視之為小僱員的基本要求!

雖然近年很多公司都提倡Work-life balance,並且推出相應的措施,但作用有限,甚至帶來不便。曾於某會計師行工作的好友就有此遭遇,公司響應工作與生活平衡,硬性規定員工必須於晚上某時間前離開。某日好友因追趕死線,所以如常留在公司加班。快要到規定的時間,老闆見狀就走過來說:「早啲走啦,未做完都唔好留係到咁夜,做好既File聽朝放係我枱面喇!」好友無言,唯有盡快收拾細軟,將幾斤重的文件和電腦帶回家中繼續拼搏。

物極必反是永恆的道理,反彈是必然的。目前社會普遍要求立法規管最高工時,就是因為「大老闆心態」去得太盡,令小僱員要「作反」。

最高工時立法是雙輸

根據目前的資料,最高工時的規管有三個方向,第一個是當實際工時超過法定標準時,多出來的工時就視作加班,僱主必需支付加班費或以有薪假期來補償。第二個方向是實際工時不能超過法定標準,例如法例規定每天工作不可以超過十小時,否則便是違法。第三個方向則是以上兩個的混合。

其實工時只是眾多量度工具中較為客觀而已。至於在Timesheet上的工作時數是否等於幹了相等質量的工作,則是各有各的尺度,難以定出一個人人都能接受的「公允值」。在無可選擇下,似乎第三個方向比較能拉近勞資雙方的距離。

專業會計工作的性質特殊,若果實施最高工時難度很大,代價也不菲。例如在旺季,由於要控制每位員工的最高工時,但同時又要趕及期限,老闆唯一可做的就是增聘人手。可是,當到了淡季,工作量大減,多出來的人手便成為浪費,僱員在公司無所事事也不易過。

其實業界心知肚明,最高工時只會損害營商環境,甚至削弱香港的競爭力,但大老闆心態不懂得收斂,小僱員唯有爭取立法去保障自己的權益。這是一個雙輸的結果,公司盈利勢必下跌,連鎖反應下,僱員的工資也難以提升。

不論是大老闆還是小老闆,趁最高工時還未立法,是否應該好好設身處地想想,並和僱員一起達至雙贏的方案?

文章來源:http://hkyaa.blogspot.hk/

&&&&&&&&

7 則留言:

Eric Hui 說...

要更正: 根據上市條例, 上市企業每年的業績必須於年終後的三個月內公佈.

Eric Hui 說...

再補充,如果是半年業績,需在半年結後兩個月內公布

Bittermelon 說...

謝謝Eric兄. 我也收到朋友的電話告知此事. 謝謝!

匿名 說...

I attended the CE candidate forum.

In response to torturing working hours, unfortunately the only one who proposed a concrete method in combating such mal-practice failed.

So we can only bear the unbearable.

Practising unqualified Accountant

匿名 說...

即係你贊成partner繼續剝削auditor?
睇黎你已經忘記幾日冇訓有幾咁痛苦...

Bittermelon 說...

匿名君,

不知道是我的文筆太差,還是閣下的中文理解能力有問題,若果我真是如閣下所言,贊成partner繼續剝削auditor的話,還會寫得成這篇文章?

所有批評我是歡迎並樂於接受的.可是,若果連文章都未看清楚和了解清楚,就給作者這些莫名其妙的批評,於我來看並不是尊重作者之道吧?

匿名 說...

抱歉,閣下的文章當然沒問題, 社會上應該有多些人為audit這種不健康的企業文化發聲, 我很贊同!

但我只是覺得, 要呢班pk良心發現簡直系癡心妄想, 每年都有一批又一批傻仔畢業生爭住做audit, 在供大於求的情況下 班pk點會妥協?

不如等政府用強硬的手挽立法管制班pk, 我覺得成效會更快!!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