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1日星期四

哀悼主場



                                        主場新聞上周六突結束,圖為創辦人蔡東豪。 (資料圖片)

在這裡寫了接近兩年,雖然馮副社長說過,偶爾可以寫寫社會話題,但畢竟此專欄是財經版,因此從未寫過別的東西,這次可要破例了。

上周六傳來噩耗,《主場新聞》(下稱主場)在無任何先兆下突然結束。自己一向習慣透過主場去接收時事及社會資訊,現在沒有了,失落感油然而生。主場吸引之處有很多,其中一項是多元,內容不單只涉及政治和熱門社會議題,還有財經、生活、環保、文化、藝術等,是一個兼收並蓄,內容豐富而且優質的網上平台。此外,主場喜歡以圖像先行,不時配以資訊圖表,將數據隱藏的信息簡潔地顯示出來,特別是長篇大論沒市場的今天,此做法尤其吃香。

不單如此,對主場還有一份感情,皆因瓜瓜也是早期主場博客之一。能成為其中一員,相信不是拙作寫得特別出色,只是當時來者不拒而已。記得兩年前收到其編輯Mike Yee的信息,問能否轉載自己網誌內的文章。看過了創辦人對主場的介紹和理念後,覺得挺有意思,因此就答應了。

初時與主場的關係只以轉載為主,即是先在自己的網誌發表文章,然後由他們在主場轉載。可是漸漸地發現,在那裡發表文章,不單瀏覽者眾,讀者還會即時留言,批評的有之,認同的有之,最重要是每次能帶給自己新觀點。

記得自己有一篇講咖啡的,由於寫得實在太過粗疏,被讀者們批評得體無完膚;又有一篇支持演藝學生於去年畢業禮上的舉動,結果引來大批支持和反對者留言;還有最近一篇,主要是評論內地財政部有意實施規定,限制香港會計師到內地進行審計,文章發表後回響很大,對喚起外界關注總算出了一分力。

其實這種與讀者互動的模式很是過癮,故此到了後期已經不再是轉載,而是特意寫文章在主場刊登。由於一般博客沒有稿酬,因此有人說搵笨。不過,能成為主場博客是身份認同,因為只有寫得好的文章才會刊登。怎麼知道?因為瓜瓜也試過給主場「彈稿」,從此供稿時就更加謹慎,也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主場才會吸引高質素的博客和讀者。

有人支持,當然也有人反對,特別是他們處理新聞的手法主要是轉載,較少派遣記者做採訪,因此不少行內人認為他們是抄襲。不過,後來他們找對了路向,由知名博客寫分析和感想,變成不純是新聞報道而是個人評論。或許這樣說,讀者看主場的目的,並非希望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而是想知道博客和讀者們的看法。

這幾天不斷有朋友推測和分析主場的死因,其中一個最熱門的講法,就是批評主場未能將可觀的瀏覽量轉化成收入。更有朋友認為,既然每天有30萬人觀看,而且支持者眾,何不實行訂閱制,即使每人每天付1元,收入已經非常可觀。可是,現實是我們早已習慣了在網上獲取免費資訊。例如早前WhatsApp打算向用家收取8元的年費,當時引起網民強烈反彈,若主場收費,恐怕流量將會大減。

可行性較高的方法,相信只能依靠廣告。不過,這也未必一定能成功,就以《蘋果日報》的網頁為例,不少讀者就埋怨說廣告太多太煩人。此外,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當傳媒的收入偏重於廣告,在「出錢才是老闆」的角度下,廣告商會否影響傳媒的編採方向?再往高一點去看,傳媒依賴廣告收入,對香港整體的新聞自由會否有影響?最近寫了一篇題為《報章收入如何轉變》的文章(將會稍後發表),發現本港兩家新聞集團對廣告收入的依賴,正逐漸增加,於十年前,在每賺取100元收入當中,約有75至78元是來自廣告,現在已經上升至84元至85元了。若此情況持續,怎不叫人擔憂?

不少朋友都說,香港的言論自由較以往收窄了,其實瓜瓜也有同感,特別是批評政府或官員時。不說別的,單是害怕不知何時何日會收到律師信,又或者被人公開批評為淺薄、無知、冷血和涼薄,即使自己如何理直氣壯,這種不安感已足夠令人噤若寒蟬。當然,官員也有表達意見的權利,但行使前宜三思,因為官員不是普通市民,其一舉一動足以影響言論自由的氣氛。

文章來源:am730 2014-07-31

&&&&&&&&

2 則留言:

匿名 說...

香港的言論自由事實上比97年多了很多, 而且全世界都很難找到香港咁自由的地方; 但已經愈來愈過火, 愈來愈過份, 不明白為何你說香港的言論自由較以往收窄了,「特別是批評政府官員會時」, 明明是愈來愈過份, 在報章、在立法會, 議員傳媒用盡惡毒侮辱的言論去鬧官員, 官員幾乎是罵不還口, 官員一還口, 就被大肆報道, 例如黃毓民早幾年係立法大鬧曾任權, 曾任權只係話佢唔好成個黑社會咁, 明明係黃毓民過份無禮, 但第二日各大傳媒竟然說成特首不尊重議員, 整個社會痴晒線, 今日的年青人, 道德已失去, 基本的尊重已失去... 被毒果洗腦洗到冇晒個人分析力, 我一向奇怪主場新聞為何盲目反政府, 近日才知道原來主場新聞幕後資金來自黎智英, 唉... 呢個集團一日係香港, 香港班後生都俾佢地洗腦; 奉勸大家都盡量不要再看這些被毒果入侵的傳媒, 看之前查查這些傳媒集團內, 有幾多人來自毒果. 當然, 某一些程度來說, 香港人的言論自由的確收緊了, 你看那些明星, 只要一出聲支持政府, 就被廢青於facebook 不停轟炸, 有明星幫建制派的議員助選, 之後又被廢青攻擊, 有d 仲要出黎道歉, 香港的言論自由的確被收窄, 只有泛民的人才有言論自由, 其他都唔支持就冇自論自由... 所以我認為某程度上, 你又說得對

greatsoup 說...

不少朋友都說,香港的言論自由較以往收窄了,其實瓜瓜也有同感,特別是批評政府或官員時。不說別的,單是害怕不知何時何日會收到律師信,又或者被人公開批評為淺薄、無知、冷血和涼薄,即使自己如何理直氣壯,這種不安感已足夠令人噤若寒蟬。當然,官員也有表達意見的權利,但行使前宜三思,因為官員不是普通市民,其一舉一動足以影響言論自由的氣氛。

如果害怕,點解仲要搞媒體,我覺得大家是食飽左怕死,好多年前,人地炸彈都試過啦,現在鬧兩句最多都是精神壓力,唔會是人命,我覺得瓜瓜你實在太過慮了。律師信是根本唔使理,現在律師信是可以按月收費發的,你只要指明他的見解,其實好多野就不攻自破的了,你不會有進一步言論的。

你需要證明你見解是正確的,就需要利用暴力,沒革命是唔需要時間、流血和流汗的,和平佔中只是笑話,咁驚死乜都做唔成的。唔好害怕控告,如果好像蔡東豪一樣,做不出事只是一個預測到的結果,真正的創業就是把自己身心都獻出來的賭博,他這些只是一個永遠喊口號的理論家,可憐的其他都要為他的無知受累。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