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4日星期三

最低工資只會幫倒忙

尊貴無比的張宇人議員倡議最低工資應訂在低於時薪二十元的水平,此言一出,全城嘩然,有一位市民更以廿元紙幣擲向他。這位市民實在是厚待張議員了,用紙幣有何用處?要擲就應該用廿個一元或者十個二元硬幣嘛,四十個五毛硬幣則效果更佳。

以每天八小時及每周六個工作天計,廿元時薪相當於月薪3840元。減去租金(假設最便宜公屋1000元計),交通費(600元計),午飯(500元計)等開支,每月餘下大約有1740元。以每月有30日來計算,每天就只有58元花費。既然尊貴的張議員認為廿元時薪是可以足夠生活的話,建議張議員放下尊貴的身段,以3840元來生活一個月,體驗一下貧苦大眾是如何生活的。

在第一天我已經說過不讚成香港推行最低工資,因為只會令貧富懸殊加劇,很多人以為最低工資可以解決在職貧窮的問題,其實這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因為一旦最低工資落實了,這便成為僱主在請人時開價的標準,那些領取高於最低工資薪金的工人最受影響,因為他們的工資最後會與最低工資看齊。

理由很簡單,假設你是僱主,既然政府認為工人的薪金只值20元一小時,那為何你要給20元以上?除非請不到人,否則僱主一定不會用高於這個價錢來請人的。

另外,社會上有些工人因議價能力不高,甘願領取低於市價的工資來換取工作機會,一旦最低工資落實,他們便會失去工作機會,最後被納入綜援網內。不過比起那些現時領取較高工資的工人來說,他們反而「幸運」,因為至少有政府照顧。

最低工資的原意是要保障低技術及議價能力較低的工人,但是香港目前的勞動市場是供過於求,最後他們將會被較高技能的人所取代,但同時這些擁有較高技能的人的工資又會因最低工資而被拉低,現在終於明白為何商界居然支持最低工資立法了嗎?

&&&&&&&&

19 則留言:

匿名 說...

本人的看法,與閣下相若。
本人昨晚無意中亂打亂碰地碰上貴部落,
讀過閣下數篇文章後,很有踱破鐵鞋,
相縫恨晚的感覺。
幸會幸會!

若缺齋老人 說...

其實張宇人係好明白會計行業先會咁提議:

$20/hr X 130 hrs per week X 4 = $10,400

正係特區症前後($9,600)用左幾年的EDPK價,當然近來好像再高了一點,不過畢竟一個月唔止28日耶! =D

Bittermelon 說...

Hi 匿名君:
相逢自是有緣,希望大家日後多多交流^^

若老你真識講笑.

hkeric 說...

僱主會唔會用最低工資去請人,我估無人可以保證係定唔係.

相信問題都complicated

匿名 說...

For your information, 僱員月薪低於$5000,毋須供強積金。

Bittermelon 說...

Hi 匿名君:
多謝你的提點.我會改正原文的.謝謝!

篤篤篤撐 說...

現在的問題不是最低工資是否會幫忙 , 而是現實社會太過兩極, 而政制上又無法解決社會矛盾, 執政者又冇認授性而逼於派糖以抒媛矛盾。

所以最低工資在這種處境下版提出來而侷住實行, 係必然的結果

(情況等於19世紀極靖資本主義社會的矛盾所引發的共產浪潮一樣 !)

匿名 說...

「虎」君:
我是那個第一位留言的匿名者。
相逢自是有緣,好句好句。

本人生活艱苦,妻兒阿娘都要養,為兩餐,連休息及上網的時間也不多。

本人眼目口才不及閣下,性格亦見內歛,故只愛作靜靜旁觀者,未敢接受閣下交流意見之請,見諒見諒。

然本人已將閣下的部落加於電腦我的最愛一欄中,祈昐閣下別見笑。

祝閣下健康,愉快!

不敗的魔術師 說...

篤x3撐:

我覺得某些「社會矛盾」是由傳媒煽動而成。要有high news value的headline才能銷紙,而「社會矛盾」就最有news value,所以偏頗而又有human touch報導,就有市場了。某些生意人,應該懂得怎做吧。

以上統屬誅心之論,不喜勿怪。

Bittermelon 說...

篤撐兄:
其實我現在還不是很明白,為何政府在這個時候就最低工資立法. 社會矛盾已經夠深,此時還搞這個,矛盾只會更深. 而且當如果最低工資訂得太低,社會大眾就會認為官商鈎結,訂得太高,資方又會唔高興. 訂在中間呢,那就更死,兩邊不討好,最後政府變成兩面不是人...哎

匿名君:
香港人就是這樣苦.我寫blog也是為了自娛,在苦中尋找一點樂趣,否則也得難撐下去...嘻嘻

魔術師:
我好同意你既講法.香港既傳媒實在...哎

匿名 說...

最低工資,真係好頭痕。

梁巔巔 說...

香港工會廢, 打工仔點樣都只會係被 "襟住打".

匿名 說...

就最低工資去立法,對弱勢的工友來講最終是好事,保障了人在發達社會上的基本利益和尊嚴,不應再說怎市場價值去把人變成奴隸,為何在在資本市場上樓價、地價可以升而人力價值會跌呢?其實現今科技發達人類應接受,人的工作時間及勞動力應越來越少才對嘛,解今日的城市人工作時間會長到連過正常家庭生活有問題,就算要競爭也應在合理的工作時間內進行,無數的社會及家庭問題是從要長時間競爭才開始。再講番最低工資立法又被政客商人等分化為出20.24.33蚊時薪.怎至不應立法的不同意見,無能政府就把這重要民生問題研究一輪吹一輪拖一輪之後又十多年啦,最終會通過的咪係府和大商家一早諗定又能接受的廿幾皮一粒鐘囉,比起現在的生活指數計,咪只係夠一能在生存的奴隸入息囉,如果唔賭唔搶想置業成家等事就連諗唔得呀。所以大多數的弱勢人民,有良心的政客們,要爭取的是民生的基本,不應去想多餘對社會有什麼影,重要是以多數人民為本作中心,其他會產生的社會問題應由幾十萬個月的官員去諗吧。 林忌fans

Bittermelon 說...

HI 林忌fans:
多謝你的留言.你認為要為最低工資立法,係因為建基於"對弱勢的工友來講最終是好事,保障了人在發達社會上的基本利益和尊嚴".

可是,在此文我已解釋過,在香港目前的情況而言,立法只會使那部份處於最弱勢的工友趕出勞動市場,而比較沒有弱勢的工友,其工資必會下跌至最低工資水平.

其實我有呢一個睇法純粹出至common sense, 唔係乜嘢大道理. 無論如何, 既然立法是事在必行的話, 我也沒有什麼好說了, 唯有希望大家能夠爭取一個較為對勞方有利的基制來訂出最低工資,而不時將focus放在幾多錢.

魔術師 說...

極端一點說, 以自由市場理念來看, 承受不起香港生活指數的人, 就會搬離香港, 直至human supply 下降到某一點, 雇主要加人工, 業主要減樓價減租金為止。

同樣地, 公義團體咁唔滿意香港, 其實可以走, 去第二啲有社會福利,幫助弱勢社群的國家去尋求他們的理想,就讓香港變成一座空城,地產商佢死佢賤,咁唔好咩?

當然,呢個係一個極端的說法, 我都唔敢多講,唔係又俾人插。

匿名 說...

魔術師:
我BUY你的說法,I stand by u la。

路人甲

匿名 說...

講得好呀魔術師, D窮人冇能力係香港住既, 唔該死出香港, 係都要留守既, 餓死你事, 同政府社會冇關, 鬼叫你冇用? 弱肉強食, 物競天擇, 適者生存係大自然既生存法則, 唔夠強俾人食好合理, 所以政府應該取消埋D咩綜援之類既野, 以捍衛自由市場呢個理念.

tong 說...

<>

那部份處於最弱勢的工友數量比百多萬貧窮線以下的人少得可憐,這是大多數人受益,最弱勢的工友應納入綜援網內。
以加拿大來說不見得富懸殊加劇,我可以好好生活的話,你更富有又何防?至於那些現時領取較高工資的工人來說,會用工會建議的33元同個阿伯爭嗎?佢吾識議價?當人傻架?

paulymh 說...

最低工資真會汰弱留強嗎?

最低工資真會汰弱留強嗎?


香港要訂立最低工資,已經差不多成為社會共識了,但香港的一些經濟學教授,及一些鼓吹自由市場的組織卻經常提出一些理由來反對訂立最低工資,其中一個經常提到的理由就是最低工資會汰弱留強:令弱勢社群不能以比正常人更低的價錢去競爭。但這是不是已經發生了的事實,而非最低工資可能出現的結果?


首先,香港的某些經濟學教授及組織會引用一些外國研究來說會造成汰弱留強,但他們沒引的是另一大堆說不會的研究,而且國際勞工局(ILO)及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 亦不認為最低工資會對已經有嚴重工作機會流失的地區造成影響。簡單地說,在外國的經濟學界,”最低工資會損害弱勢社群就業機會”只是一句甚有爭議、莫衷一是的”想法” ,遠遠不是已被証實的結論。


其次,即使外國研究說會,那是否代表香港也會?香港和每一個外國城市都是不同的個體,都有不同的情況,如果不去檢視香港的條件,比較異同,就照搬外國的研究,然後說” 因為外國會,所以香港也會” ,那香港的經濟學也未免太兒戲了。


第三,單從教科書的供求關係圖來看,理論上最低工資的確會汰弱留強,但實際上這會造成多少影響?這些壞影響是否足以抵消最低工資造成的好影響?如果汰弱留強效應相對來說很少的話,那我們是不是應該因噎廢食?
例如實行最低工資後,我根據政府數據,猜測有一萬人可能因此失業,但有約二萬個家庭因此而不用再領取失業綜援、十八萬的家庭擺脫在職貧窮,那最低工資是否值得推行?實際上情況是否如我猜的一樣?
這需要不少資源作出相當的研究,但在手握資源及數據的香港的經濟學家及支持自由市場組織的文章中,有關的數據和效應計算卻付之闕如,就像"教科書所說的一定是正確的,根本不用研究,只需重複宣揚"一樣。


第四,汰弱留強這情況早在實行最低工資前已經存在,例如政府在05-06年有關在職貧窮的報告中已經看得到,60歲以上的人士的在職貧窮人數從1998至-2005年下降了四份之一(12’000 至 9’000) ,而同時,香港的貧窮線也從約$9000下降到$7800。因此我們可以說,婦女及40至59歲的人已經以比1998年更低的工資爭走了60歲以上的人的工作機會了。當香港的工作機會已經嚴重流失,到了壯年人也要用比以往低的工資來將弱勢社群的工作機會爭走,弱勢社群根本早就沒有多少減價空間了,那實行最低工資還能如何對弱勢社群就業造成壞影響嗎?


我希望反對最低工資的論者,在表明立場的同時,能提出有關香港的實況,而非只是以教科書的理論及選擇性地提出外國研究來支持自己的立場,以提高討論的質素,避免將討論變成純粹的表態和宣傳。

----------------------

以清潔行業為例,思考最低工資和弱勢社群




明報:
"成員包括八成清潔公司的香港環保衛生業界大聯盟表示,隨着客戶對清潔工要求增加,與及在工資保障運動影響下,行內「低薪」情况已大有改善,甚至需要加薪留人,就算最低工資立法,對行業亦影響不大。"
這應該就是外判合約的後果:人人鬥低價,到了明明要加價的情況也不敢首先加價。
如果出了最低工資,會不會"汰弱留強"?
首先,做清潔是社會地位甚低、毫無前境的工作,中年男人和青年人除非沒工作可選,不然也不會選,結果就是主要是婦女做。
第二,婦女中誰是"弱勢社群"?以反對最低工資的人的可能理解,就是那些工作能力較弱的人士,問題就是,清潔這行業本來就是人人都能做、人人的工作能力都差不多。正如他們所說:老闆為的是利潤,不是開善堂。有甚麼人會有較弱工作能力,以及開較低的價錢?單親家長的工作能力完全不低;傷健人士應該極少。唯一餘下的就是老人。
第三,工作的低收入年長女性只有2500人。到了要選價值觀的時候了:反對最低工資的人的價值觀就是有一個人受損也不行,如果用這種價值觀來行事的話,這個社會永遠也不會改變,因為幾乎每一個公共政策也會有人受損,有人得益。而我就會用邊沁的功利主義來想:只要這政策能為社會整體帶來的利益比損害大,即使是有一部份人利益受損,這政策也應該推行。一個能幫助40萬低收入人士的政策,會造成的其中一項損害就是對這2500人的就業造成影響,以及其他加起來可能有幾萬人失業,很明顯,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應該實行的政策。
第四,為甚麼他們失去一份低薪工作,不得不取綜援,就是對他們的傷害?傷害何來?大多數的最低工資反對者根本不會答這問題,只會重複說"會損害!會損害!"。我姑且代他們想一想:
a.失去了勞動,以工作彰顯自身存在價值的機會
反駁:在綜援下做義工,同樣可以彰顯自身存在價值。
b.失去了社交圈子 / 社會資本
反駁:那去老人中心不是一樣能建立社交圈子 / 社會資本?假期一起飲茶不也能維持社交圈子 / 社會資本?
c.這會令他們失去"自由選擇"工作或不工作的權利
反駁:
1.正如自由市場倡導者說,市場是個英雄地,弱肉強食天經地義,那為甚麼不能淘汰弱者?
2."自由選擇"是一個很空泛的字詞,例如:"我有自由選擇去殺人!"這行為對不對?自由選擇是一個很動聽也很多人接受的價值,但這不代表它就是無可質疑的普世價值,當它和其他價值衝突時,我們就要想一想,"自由選擇"和另一個價值,那個比較高,而且個人的自由選擇不是無限制的,還要看一看社會條件。例如長者願意用低薪來競爭工作,不代表顧主和社會人士願意,社會的成員同樣有權表達意願,不希望一些事情發生,即使這損害了另一部份的人權利。另外,舉一個簡單的例子:為甚麼馬主不能說"我有自由選擇,所以我能在中環騎馬行馬路"?
3.他們用集體的力量來要求實行最低工資,也同樣是他們的自由選擇,在很多調查中,絕大多數低收入人士也要求實行最低工資,那在尊重對方的自由選擇下,不就應該推行最低工資了嗎?
4.當你有機會問一問低收入長者,他們很可能會告訴你:我不想取綜援,被人標籤為大食懶,又沒有其他選擇,所以只好做這份工作。對他們來說,這是沒有選擇的選擇,而不是甚麼自由選擇。
d.綜援是一個很負面的標籤,會令他們失去尊嚴
這就是最大的問題,但這是政府和自由市場倡導者(同時也是最低工資反對者)所造成的。但我們應該做的不是說所以我們不應實行最低工資,而是應該嘗試消除綜援的負面標籤,因為有需要的人士選擇取綜援,也是自由選擇,也應該尊重。
政府和自由市場倡導者帶頭製造風氣,鼓動社會歧視他人的"自由選擇",然後說令他們選擇綜援會傷害他們,實在是一種口是心非的行為。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