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3日星期六

責任豈能外判

此文刊於昨日(2013年4月12日)《信報》的年青有計專欄內。

--------

責任豈能外判(作者:Bittermelon)

瓜瓜算是二月河的書迷,在他云云的著作當中,最喜歡就是《康熙大帝》,在小說的情節當中,不時都會看到河工(負責清理河道的工人)被剋扣工錢。記得其中一回講述康熙微服出巡,碰巧遇上一班河工和一個貪官,雖然朝廷明令河工的工錢不得少於五分錢,但河工實際只收到三分,餘下的二分卻給河道(負責管理河務的官員)袋袋平安。康熙知道了後氣炸得很,還當場把貪官殺了。雖然這是小說情節,但相信此等卑劣行為在中國歷朝歷代時有發生。

就算到了21世紀的今天也一樣,有些工友的工資被層層剋扣,不過換了一個形式叫「外判」,更離譜的是「合法」。

外判制度遭濫用

早於2007年就有社福機構做了一項調查,結果發現建築工友被剝削的情況非常嚴重。按照統計處資料顯示,當時工人的日薪是1300港元,但工友實際到手只有650港元,南亞族裔的工友就更慘,實收只有400港元;最後還引發了紮鐵工友大罷工,歷時超過一個月之久。

有人認為外判制度是剝削工友的根源,所以要立例禁止。其實外判制度本身沒有問題,於商業社會有其好處,問題只是有人濫用了此制度而已。

外判制度有好處?答案是肯定的。在日常生活中,外判的例子多的是;例如小型公司聘請清潔公司,為寫字樓每日做清潔。若公司不將此外判而自己去做,首先就要聘請自己的清潔工友,還要添置清潔工具和用品。若果寫字樓面積不大,清潔工作可能1、2個小時就能完成,工資必然不會太高,聘請工友就有困難。另外,若工友請假,寫字樓的清潔工作就會沒有人去做,因此帶來不便。

又例如學校聘請餐飲供應商為學生提供膳食,若學校不外判而自己去做,就需要聘請廚師,而且還要在學校加設廚房設備,所費自然不菲;就算是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其實在某程度上也是外判,因為我們自己不需要購置汽車,只要付出些少就能享受交通便利。就連為小朋友聘請補習老師,其實也是外判,自己沒有時間去教導,就惟有將此工作外判給別人代勞。

工作條件惡劣要改進

若果一家企業以為,將工作外判了出去,自己就沒有任何責任,這是大錯特錯。看看國際大型衣著品牌,為了避免被外界指摘幫襯血汗工廠,因而影響形象,大多數品牌都要求供應商和外判商負起社會責任,不單只要求他們嚴格遵守當地的勞工法規,還需要按個別品牌的要求去善待工人;例如,某品牌就要求供應商的製衣廠,確保車衣工人有一個舒適的工作環境,包括車間必需維持在某個溫度,而且還要不時播放音樂。

另外,工人不可以超時加班,每隔數小時就要安排小休。有些品牌還會要求工廠免費提供潔淨的食水和小食,工廠開工時間要有醫護人員駐守,甚至連洗手間的數量也有要求。另外,這些品牌還設有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Department,專職負責監察所有供應商和外判商的遵從情況;倘若發現他們違反社會責任,例如聘用童工、強迫工人加班、剋扣工資、工作環境惡劣等,供應商和外判商從此就被列入黑名單,永不錄用。

因貨櫃碼頭發生罷工工潮,我們才知道工友們的工作慘況,例如負責吊臂機操作的工友,每日需要在狹小的臂機操作室工作,除了沒有足夠的休息時間外,連大小二便,甚至吃飯也要在操作室解決,衛生情況有幾惡劣可想而知。實在不明白,為何碼頭公司容忍此等情況發生。香港號稱先進城市,但竟然還有此等工作環境,連第三世界也不如,實在令港人蒙羞。

碼頭公司雖然不是工友們的直接僱主,就算在工友的薪酬上沒有直接責任,但身為本港貨櫃業的龍頭企業,在情在理,也應與其他國際衣著品牌一樣,負起社會責任去確保工友得到合理的待遇。再者,工友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工作,就更不應袖手旁觀,說自己沒有責任。將工作外判不等於責任也能外判呀!

文章來源:http://hkyaa.blogspot.hk/

&&&&&&&&

7 則留言:

匿名 說...

香港是一個工作選擇自由的地方. 理應, 如果, 勞方存在"長期"不公平的現象, 是不會發生.
比如, 職業司機, 有taxi driver, bus driver, mini van driver.....
在工作選擇自由原則下, 好像taxi driver
因保安員工資較高, 而轉職...
由於, 罷工資訊可靠性, 時高時低, 時真時假...一些情況, 以理論估計, 可能比由罷工工人為立場而公開的, 可靠性還高...

在HIT, 聽說有3000人左右, 沒正式參與罷工者約2500人...
在碼頭的工資和工作環境, 他們最清楚...

我這裡提出重點, 是香港是工作自由度高的地方...demand & supply & cost應該運行十分理想...
比如, 最低工資實行後, 洗碗清潔工種的工資由供求帶動, 而調節

ricky

匿名 說...

香港是一個工作選擇自由的地方,不公平的現象, 是不會發生.

I absolutely agreed and therefore 最低工資 you mentioned should be abolished.

BTW may I sidetrack to say housing price is very FAIR, though absolute majority of us can not purchase any with our salary income.

How wrong can I to suppose Perfect Market only exists in textbook.?


Practising unqualified Accountant

匿名 說...

"長期"

ricky

Bittermelon 說...

Ricky兄,
香港真是一個工作選擇自由的地方嗎?理論上的確是,但實際上不是. 例如貨櫃碼頭,經營權只落在幾家公司手, 真的能轉嗎? 再者,外判商雖然多達100家,但正正就是這麼多家,頂難市就在所難免,工友相透過轉工來改善待遇,根本無可能.

或許你可以說,沒有人叫你做死同一行架嘛,點解唔轉去其他行業? 情況就有點像一個在會計行內做了十幾年的人, 你要他突然轉到其他行業可以嗎? 不是不可以, 自己也見過不少例子, 但成功的有幾人?

其實轉不轉工都不是重點, 最重要是, 身為一家大型企業, 怎可以容忍這樣惡劣的工作環境? 就算工友可以自由轉工, 以為說一句"頂唔順咪唔好做囉, 你有自由架嘛!", 企業就能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匿名 說...

苦瓜san,
你的觀點, 我明白, 謝謝!
有關這次罷工, 出發點, 和目標是什麼?
我早於劉迺強blog用"天幕"之名留言.

另外, 我曾於別的討論區,提過: 黑澤明的"羅生門"之下, 這次參與者: 政府, 李家誠, 李卓人, 政黨, 工人(分罷工和沒罷工),HIT管理, 外判商, 學生, V煞, 市民...和"佔中"...各有立場!?!

曾讀過一個報導, 話說有個別工人說那工作時, 仍然有休息時間, 約三個鐘有休息... (現在, 我找不到那報導) 是不是完全是極惡劣環境....我只是旁觀者!

其實, 我之前留言, 重點是"自由市場是有機制",...包括: 罷工也是機制之一. 爭取正確權益, 我是支持的!

老實說,個人想法, 罷工影響最大可以說是工人和HIT. 還是佔中和泛民行為, 社會活動呢!



ricky

匿名 說...

你好! 想請教你一個會計問題, 我只有會計101水平,嘗試比較內銀及恆生銀行的表現,但在分析不良貸款率及撥備覆蓋率時,似乎找不到恆生銀行的有關數字:

1.在2004年及前,恆生是有呆壞賬一項的(P.89),但之後沒有,好像是用”總減值貸款”一項代替,但有些分析又會用”貸款減值提撥”,請問究竟那一項才是等於或類似內銀的該年度不良貸款總額呢?

2.另外在計算撥備覆蓋率時,要找出年末貸款損失準備金計提餘額,請問以恆生銀行2012的年報,那一項是類似內銀的貸款損失準備金計提餘額呢?

多謝你的指教!

Bittermelon 說...

Hi匿名君:
我需要一些時間看看,不過,由於最近比較忙,要遲一些才能回覆,請見諒. 不介意的話,請給我一個電郵,我們以電郵來溝通會比較方面.

在分析不良貸款時,首先要找出其定義,因為內銀和香港本地銀行的定義可能略有不同.

另外,剛找到這份分析報告,或許對你有些幫助,有時間不妨先看看,我們稍後再討論.

http://www.deloitte.com/assets/Dcom-China/Local%20Assets/Documents/Industries/Financial%20services/cn(zh-cn)_gfsi_bankloanreserveanalysis_130112.pdf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