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5日星期三

先下手為強 後下手遭殃

突然想起一件我曾親眼目睹的辦公室鬥法真人 Show,今天寫一下以娛各位blog友。

部門總監H剛上場並接管了某部門之後不久,發覺部門需要大肆改革,並且認定其中一組的經理J工作能力有限,他不單配合不了部門的改革計畫,而且還將會是一個障礙,所以密謀將經理J調走。為了維持該組的日常運作,不能一下子突然將經理J調走,所以總監H靜靜地起用了經理J的其中一位副手W,並且命他默默地學習並預備接替經理J的位置,務求W能在短時間內接手其工作。怎料事機不密,在預備調走經理J的前一個星期給他知道了,假若你是經理J,你將會如何面對?

1. 既然事已至此,不作任何反抗,任由總監H宰割。
2. 垂死掙扎,最多是魚死網破。
3. 聯同外敵,秘謀絕地反擊。

經理J不是善男信女,他不甘心任由宰割,但總監H在公司的地位穩固,要掙扎也不容易,所以他選擇了2+3的方案作反擊。反擊戰分兩步走,第一步是先設法留在部門內,第二步則企圖聯同總監H的死敵,秘謀一招將該總監KO出部門。

距離被人調走之日只有一個星期,經理J如何設法留下呢?他想到了一個方法,就是先狠狠地插副手W一刀。其實經理J和副手W私底下的關係不錯的,所以經理J頑了解副手W的脾性,工作效率高但卻衝動性急,經理J看準了這一點就佈好了一個陷阱,衝動的W果然掉了進去。換了在平常的日子,經理J會幫W做補救的,但在這生死存亡的時刻,經理J就將W的錯誤張揚並上報HR,而且還按本子辦事處罰了W,W收警告信之餘,差點還要被開除。

這一招先下手為強果然管用,因為副手W的失職,總監H不能起用他來接替經理J,經理J的危機暫時化解,更利害的是挫了總監H的銳氣,因為在計畫調走經理J時,總監H曾向管理層力薦副手W,現在副手W嚴重失職,管理層對總監H的用人能力不多不少都有些影響。不過,所謂闇王要你三更死,不會留人到明天,經理J想聯同外敵對付總監H始終不成功,最後還是要黯然離開。

經理J和總監H鬥法的故事告訴我,當遇到一些早晚都要做的事情時,始終都是要先下手為強,誰做不到,誰就會遭殃。這些職場撕殺場面看得太多了,真的有點倦,如果能早日離開戰場就好了。

&&&&&&&&

15 則留言:

匿名 說...

w似乎是最無奈,w可以說是被利用的一個,有一天,w都可能被拉下去.

Faithtrust100

偉恩 說...

Dear Bittermelon:
與您分享以下企管在職班課堂上所學與領悟:職場中有許多不足為外人道的心酸與秘密,悉企業運作黑暗內幕的組織老師,直接剖析與點出了活在如此情境下的幾個原則:
1.不能逃避:除非遠離人群,否則有組織就有鬥爭,這些是生命與生活中的一部份,讓自己對事情或工作保持看法單純,讓這些掙扎與歷練成為自己的一部份,拿的起放的下。
2.要贏,不能輸:每個人背後都有親人妻小要養,這只是想活下去的基本衝動,也只是想活下來,就這麼簡單,如果鬥爭要用鬥爭來解決,那麼就鬥,而且一定贏不能輸。
3.去留自己決定,不要讓環境或敵人主宰你自己的命運,學會判斷環境趨勢變化與時機是否成熟乃至於幫你的老闆算命

這樣的一番話,讓我清楚的覺悟到:
活著是要付出代價的,而那份代價不是年少時候的我所能理解與認知,一樣米養百種人,不同的環境條件適合不同的物種生存,也或許離開不是一件壞事。

Bittermelon 說...

Faithtrust100:
其實W真係最慘,他無有選擇的餘地,人有時真是要認命.

偉恩:
多謝你的分享。工作久了,有時真時覺得有點累,特別是許多許多的人事鬥爭,浪費精神和時間,但有時是身不由己,有時又不能置身事外.

寫這個blog的原因就是想苦中作樂一下 :)

Ebenezer 說...

辨公室政治從來都是可憎的,奈何它卻常存在於身邊,浪費無數人的心力。

IA 似乎好容易察見政治鬥爭甚至成為政治棋子,無奈!可能我是有信仰的關係,我不大接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自辯;反之,我信人在做,天在看。世事的確難料,天意最後叫人概嘆或讚嘆更是難料。

師兄,好好舒解一下自己,保重!

Bittermelon 說...

謝謝 Ebenezer:
其實寫這個blog就係舒解自己的好方法,不是因為寫的內容,而是因為能認識你們這一班好朋友:)

肥貓 說...

辨公室政治是可憎而且浪漫人心, 奈何有人卻樂此不疲.....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辨公室政治.

鹿米館 說...

總監敵人是這次鬥法的贏家。
真係唔係做都贏。
J也是輸家,又要被調走,仲要留下不好名聲加上對下屬W的一插,名聲必然往下,最蝕係佢。
當然W是最慘,無端端比人整一野,死左都唔知咩事。

Bittermelon 說...

肥貓:
對呀,旦凡有一個人以上的地方就一定會有政治鬥爭,無耐...


鹿米館:
總監敵人沒有贏也不算輸.
j不是調走,而時被迫離開公司.
w最慘,事隔多年,他現在還不能超生.

hkeric 說...

小職員無乜見過D乜野辨公室政治...

衝動性急要改,唔好諗住有人補鑊...

W有無轉工呢?

記得以前有單案,一班年青人殺左人。無出手打人果一樣有罪。

J 說...

我諗唔明... 邊有人咁大聲係到講,自己見到殺人過程,個凶手同受害者點樣互相對抗,最後受害者真的成為受害者,而凶手得逞後,繼續留在凶案現場,而我繼續與凶手共事。

整個社會除了第二代人的自私,第四代人的無能外,為什麼沒有人發掘第三代人失敗之處?的向上拜向下踩,眼見問題的存在,自私的為求保而不理好人的死活,只會做第二代人的跟尾狗?

陶傑、倪匡、林夕寫的不是別人,寫的正是第三代人,沒有公義的第三代人。

Bittermelon 說...

Hi J:
呢d就係辦公室政治恐怖的地方,身為局外人,誰能判斷誰是凶手誰是受害者?

就這單爭鬥,j是凶手嗎?在W的角度來說算是吧,但w將要取代j,在j的角度來說w也是凶手啊.至於h,他是凶手嗎?在j的角度來說是,但在h的角度來看,j阻礙部門的改革,j不單沒有配合,還利用w自保,在h來說,j也是凶手啊。

匿名 說...

如果有一日,每個人的人生目標/快樂,都好似這件事件的主角,可以想像朋友/親戚/家人,只要是非我族類,都可以變成敵人
這樣一個人生活好了!世界應只有你一個人!

Faithtrust100

J 說...

Hi Bittermelon:

這就是辦公室政治、這就是戰爭、這就是市場、這就是不平等、這就是強權社會...

整件事也水落石出了,來龍去脈也清楚在你眼主展現,請問你有沒有想出一個方法,以防止未來再有這樣的一類事性發生?又或你只是想到自保的方法?

對你來說,「尋求解決方法」是一個難題嗎?正如 匿名 提到,你只有讓自己生活下去的能力,而沒有在社會共同生活的能力。

Bittermelon 說...

Hi j:
你問我有否想出一個方法以防止未來再有這樣的一類事性發生,或者我又問你一句,如果你是我,同時認識J和W,你幫W的話j就要離開,幫j的話w就會出事,你會幫誰?

你同情W,因為他在這場爭鬥中輸得最慘,但如果W成功代替了J呢? 你是否又同情j呢?

身為一個打工仔,我當然不希望這些辦公室政治會發生,但我又反問你一句,如何防止呢?有什麼方法,我真係好想知道,請賜教。

匿名 說...

其實J最後都係要走, 搞禁多野有何用? 所謂公道自在人心, 公司有冇炒錯你, 人人心裡有數, 你搞禁多野反擊, 不如慳番D精神搵過份工好過啦! 你係有料的話點會冇人請你。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