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6日星期二

能幹、盡責、表現良好的職員的憂慮

本來一宗僱庸糾紛,卻演變成政治事件。立法會議員甘乃威涉嫌求愛不遂解僱女助理,我覺得是近期真真正正的「新」聞,新奇古怪兼而有之。



甘議員是否求愛不遂,相信只有甘太及其女兒有資格去問;甘議員不是我所屬的選區,所以和我也沒有多大關係;可是,何俊仁議員說,甘議員認為被解僱的助理是一位「能幹、盡責、表現良好」的職員,身為打工仔的我,就不得不說幾句,不得不表達我的憂慮了。

如果我是一位工作能力低,不負責任,表現差勁的員工,被僱主解僱的話我當然無話可說,但僱主口中能幹稱職的員工也給僱主解僱,那是一個什麼的世界?實在不明白!

香港勞工法例較外國寬鬆,只要僱主按法例給予補償,僱主可以隨時解僱員工。但在歐美等國家,就算僱員表現如何差勁,僱主也要給僱員機會改善,在未能改善的情況下才可以解僱。 其實甘議員做了一個很壞的先例,連立法會議員也可以這樣解僱稱職的員工,那麼其他僱主又會如何做呢?

另外,這宗新聞新奇古怪,因為有太多的問號,例如:

1)首先披露這事件的報刊與民主黨關係友好,在刊登報導前有沒有知會民主黨?

2)民主黨說被解僱的女助理不願意他們透露事件的詳情,但為何又願意前立法會議員譚香文出來為她說話?

3)民主黨創立已經有十五年,處理過無數大小事件,就算他們的公關技巧怎樣差勁,也斷不會像這次般進退失據,究竟是想保存甘乃威,還是...?

4)甘議員一方面辭退了女助理,另一方面又稱讚她能幹、盡責及表現良好。甘議員從政多年,他應預計得到這樣矛盾的講法,外界會有很大的反應,但他還是要這樣做,究竟他是怎麼想的?有人為了愛而殉情自殺,甘議員是否為情而自毀前途?

以上意見純屬胡思亂想,胡說八道。

&&&&&&&&

22 則留言:

lamguy 說...

hey bittermelon, 看見你加了我的blog在靚人靚景一欄,謝謝賞面~ :)

Ebenezer 說...

甘生以至民主黨呢倘都幾大鑊!

Bittermelon 說...

Hi lamguy:
太客氣了.

Ebenezer兄:
好多人認為佢地呢次既處理手法失策,其實我不太相信佢地無事前計算過,所以覺得好詭異.

Karen 說...

苦瓜兄, 或者我知道個答案:

1. >>如果我是一位工作能力低,不負責任,表現差勁的員工,被僱主解僱的話我當然無話可說,但僱主口中能幹稱職的員工也給僱主解僱,那是一個什麼的世界?

呢d事, 在HR界時有所聞, 不過內情外間人未必會知的, 但不離是一係為公事, 一係係私人恩怨。

2. >>其實甘議員做了一個很壞的先例,連立法會議員也可以這樣解僱稱職的員工,那麼其他僱主又會如何做呢?

甘生用即炒的方法去炒其助理, 其原因並含糊不清兼非合法合理, 即係:
a) 故意不服從僱主合法合理的命令;
b) 行為不當;
c) 欺詐, 不忠實; 或
d) 慣常疏忽職責。
在HR角度, 咁樣炒法有問題, 間接質疑令到那位女助理的工作態度是否出問題(不久黨主席及前僱主都為她平反): 後來有人披露了原委, 亦不難令人聯想到甘生係求愛不遂而炒那位女助理, 縱然真實原因是否如此。

其他僱主除非蠢到唔睇僱傭條例, 否則若然不合法地炒一個人而攪到罰錢兼坐監收場, 就真係好無謂了。

3. >>首先披露這事件的報刊與民主黨關係友好,在刊登報導前有沒有知會民主黨?

生果報同馬田李有計傾, 但係同甘生就好似仇人咁, 原因係生果報在08年立法會直選時, 一向不喜歡甘生出選, 話佢在立法會和黨內無知名度(但係對陳太和余大狀就評價特別好); 亦一直留意生果報的報導方向特別怪。

4. >>民主黨說被解僱的女助理不願意他們透露事件的詳情,但為何又願意前立法會議員譚香文出來為她說話?

譚香文和那位女助理是前上司下屬關係, 雖然譚香文最終做不到議員而要遣散其下屬(包括該女助理), 但之後亦成為好朋友(據譚香文所講); 若然自己有事, 多數會講俾信任自己的朋友知。

5. >>民主黨創立已經有十五年,處理過無數大小事件,就算他們的公關技巧怎樣差勁,也斷不會像這次般進退失據,究竟是想保存甘乃威,還是...?

佢地PR skill有問題一直都有, 但係如這次般進退失據, 或多或少係同"五區總辭"有關, 算係政治考慮。

6. >>甘議員一方面辭退了女助理,另一方面又稱讚她能幹、盡責及表現良好。甘議員從政多年,他應預計得到這樣矛盾的講法,外界會有很大的反應,但他還是要這樣做,究竟他是怎麼想的?有人為了愛而殉情自殺,甘議員是否為情而自毀前途?

都幾精神分裂下噃!

但係甘生應該無諗過他涉嫌由向女助理示愛, 以致開記招的說法和應對, 亦相信其政治前途可能因而終結; 只是, 甘生勢估唔到或者未想到, 此事令他如此難堪和沒有考慮自己要承受的結果。

Bittermelon 說...

多謝Karen妹詳細的分析^^

篤篤篤撐 說...

成件事本身只不過是雇傭糾紛, 變成政治事件, 仲要搵外人查找, 是否有點小顥大做 ?

karen分析得好, 我又加把口:
1.主口中能幹稱職的員工也給僱主解僱,那是一個什麼的世界?
>>>性格不合而分手的大有人在, 只不過公開讚人又炒人, 認真低能...

2.連立法會議員也可以這樣解僱稱職的員工,那麼其他僱主又會如何做呢
>>>商界大把陰招, 係甘大枝豬o甘蠢用呢個理由..

3. >>首先披露這事件的報刊與民主黨關係友好,在刊登報導前有沒有知會民主黨?
>>>肥佬黎一直想做king maker, 上一次囬甘大枝阻住曬...

4. >>民主黨說被解僱的女助理不願意他們透露事件的詳情,但為何又願意前立法會議員譚香文出來為她說話?
>>>譚香文知唔出奇, 加上佢不甘寂寞, 擺左個女仔上枱 (e+大家都知佢係邊個了)

5. >>民主黨創立已經有十五年,處理過無數大小事件,就算他們的公關技巧怎樣差勁,也斷不會像這次般進退失據,究竟是想保存甘乃威,還是...?
>>>因為係o甘多件兄弟, 再加上中西區佢有成班兄弟, 少壯派又虎視眈眈, 唯有照顧下甘大枝個人意願, 點知甘先生o甘屎, e+唯有補鑊

6. >>甘議員一方面辭退了女助理,另一方面又稱讚她能幹、盡責及表現良好。但他還是要這樣做,究竟他是怎麼想的?有人為了愛而殉情自殺,甘議員是否為情而自毀前途?
>>>佢低能!!

匿名 說...

不在香港的中國人

好耐無見. 香港經濟環境有好一點嗎?
之前我說香港豪宅無特色, 可能是我想錯, 因為看到豪宅可以去到7萬元一平方呎.

甘先生事件,成件事發生在民主派構想"集體總請辭"期間. 真讓人感到政治的詭異.

鹿米館 說...

這種事件,如果屬於一個普通行業如會計、銀行、出入口行業,絕對是普通過普通的勞資糾紛,因為不必要向公眾交代。

但這是一個政治行業,便會萬倍複雜得多,當中包括誠信(政治業誠信比任何行業更需求高),輿論讓事情無限複雜和可以轉化為千萬個陰謀論。

甘乃威這次絕對是「今乃野」

而當中泛民、土共可以從中抽油水,仲要係免費果隻。

民主黨的公關從來都不高,看涂謹申在上次租樓事件就知道佢地真係阿嬌行為「好天真好傻」。

這次公民黨又可以食到唔少民主黨票源。

姑勿論結果係點,民主黨自從李柱銘、楊森退下火線後,以何俊仁為首的領導,的確有點二線黨味道,懷緬Martin昔日的風采政治魅力。

laulong 說...

甘生嘅情?好低格噃!

仲記著 "佢飛唔出我手指罅" 嘅虛假光榮,咪切切實實躀一舖咯!

匿名 說...

不在香港的中國人

我想分享我的意見.
為何生果報會報導, 我想他們會想自己不報, 別人都會報, 問題是政黨之間一定有間碟. 消息不應該會漏出.

外國大公司很注意 sex harassment性騷擾, 有合約要簽的. 正如早年某車公司高層牽涉性騷擾, 公司要賠錢.

Bittermelon 說...

篤篤篤撐兄:
商界的陰招真是層出不窮,不過今次甘議員送上新招,我地打工仔就實燒焦...

"不在香港的中國人"兄:
好耐無見,welcome back!
香港經濟都係咁啦,無多大驚喜,不過相信驚嚇好快會到.

香港豪宅無特色,你並沒有說錯,棟棟都以歐陸式豪華的廣告做招徠,一式一樣,價錢飛升只是熱錢作怪,我認為不是因為產品本身.

你都講得啱,生果唔報導,別家都一定會報,但事前有沒有打個招呼好作準備,就真係要佢地先知囉.

Hi 鹿米館:
用「今乃野」嚟形容這事幾好玩喎,食字食到盡,haha^^

laulong兄:
呢一舖佢真係可能躀到應一應,不過都係「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囉...

匿名 說...

甘乃威天真夾傻, 以為用保護女事主為由就可以緘口不言, 令事件不了了之. 誰知民主黨人口疏, 又或內裡滿佈間諜, 事件被傳媒知悉, 許多細節更對甘乃威及民主黨不利, 緘密變成默認, 說出真相卻又破壞與女當事人的保密協議, 甘乃威及民主黨陷入兩難之局.

vvip 說...

學人講政治 你地唔夠班

Bittermelon 說...

Hi 匿名:
甘議員昨天已承認對當事人有好感,我覺得整件事根本就只係普通的僱庸糾紛,但無端端變成政治事件. 特別係我地既前業界代表,口口聲聲為公義幫助當事人,但原來未有得到當事人的同意,其行為令人髮指.

Hi vvip:
我認我唔夠班講政治,so what? 唔夠班就唔可以講?

匿名 說...

Hi Bittermelon:

我不覺得"我地既前業界代表"會如此愚昧魯莽, 在未有得到當事人的同意下便"伸張公義", 我認為是當事人在認識到效果惡劣後, 透過"我地既前業界代表"否認曾指使(或至少是同意)她走出來加把口.

2009年10月06日 星期二 下午6:27 匿名

Bittermelon 說...

Hi 匿名君:
但係我地既前業界代表已經公開承認,她是未有得到女助理的授權而向傳媒證實女助理的身份的。

source: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1006/4/ejzg.html

匿名 說...

Hi Bittermelon:

我當然知道此新聞, 但觀乎事實, "我地既前業界代表"似乎一直積極協助女當事人, 例如, 陪同當事人向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及副主席劉慧卿作出正式投訴, 並多次公開發言指控甘乃威兩度求愛, 儼如女當事人的代表, 令人很難相信她沒有得到女當事人的同意, 甚至指使. 至於正式的授權, 則不太可能存在.

2009年10月06日 星期二 下午6:27 匿名

匿名 說...

不在香港的中國人

似乎大家都是男性, 不瞭解女性.
當女性比人欺侮, 女性會比男性更大反應, 尤其是關於性. 譚議員沒有包袱, 喜歡就做.

Bittermelon 說...

Hi 匿名君、"不在香港的中國人"兄:
你地講既都有道理,不過,如果當事人唔出來講清楚,大家其實都仲係估估吓,對甘議員及譚C9都唔係好公平.

匿名 說...

不在香港的中國人

大家有時間,可看以下影片

20091005 成龍上央視 大談國慶閱兵與想加入中國籍是不簡單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2JI5_mN_IE&feature=topvideos

如果不知道成龍是名人, 可能會想他是很有趣的鄉巴佬, 他真是不經腦去想, 而用心情去講, 很可愛的中年人.

Karen 說...

>>學人講政治 你地唔夠班

苦瓜兄,您何必為某人而上心和動氣呢?

若然對方暗指自己高我們一班, okay, 咪入o黎講下囉! 何必拋下呢句話呢?

Bittermelon 說...

多謝"不在香港的中國人"兄先

Hi Karen:
其實我都無理會佢囉.上佢個blog睇過,睇完佢第一個用英文寫既post我就已經o晒咀,有口話人無口話自己,佢留言話"學人講政治 你地唔夠班", 其實我都想留言話"學人寫英文 你都一樣唔夠班". 哈哈.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