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日星期五

從豬潤公仔麵想到舊區重建

各大飲食雜誌、報紙、電台DJ、以致身邊的親朋好友一直在說,深水埗有一家茶餐廳的豬潤公仔麵非常出色,上個周末終於試了一次,試過知後果然名不虛傳,簡簡單單的一碗麵都那麼出色,離怪曾特首也曾來吃過,而且價錢相宜,廿一元一大碗,吃到湯汁一滴不漏,幾乎碗底朝天。這家店叫「維記咖啡粉麵」,座落於福榮街,由深水埗地鐵站B2出口向前步行數分鐘就到達。估計是太出名了,店舖總共有三個舖位,到訪當日正直是周末的正午時份,三個舖位都排滿了長長的人龍,我和內子各自在其中兩個舖位排隊,最後花了廿十分鐘才輪到我們。

豬潤公仔麵的照片我不放在這裡了,因為在網上太多太容易找得到,這張照片則是我吃完後拍攝的,足以證明我很愛吃呀!


除了這家食店外,福榮街附近食肆林立,雲南米線、牛腩、甜品、燒臘、豆腐花等等,全部都是好吃而又便宜的,一邊吃一邊想,附近居住的環境不太好,一旦重建的魔爪降臨,這些食店從此便會消失,富有地區特色的地方又少了一處。但又再想一想,重建能改善附近居民的生活,我們不想見到重建,但有很多居民卻是日思夜盼,看來要照顧各方的需要並不容易啊。

香港近年時興舊區保育的討論,論調大多數是反對拆卸的,認為很多老區都是集體回憶,不應拆卸重建,但似乎都忽略了當地居民的需要。我不是反對保育,我也不希望古舊的建築從此消失,但舊區保育的同時,是否也應多想一想重建的實際需要?另外,香港有很多地方因保育之名得以留全下來,好像灣仔的藍屋,古物還在,但人面全非,沒有人的建築,冷冷冰冰,感覺淒涼。保育之難,可見一斑。

&&&&&&&&

7 則留言:

Ebenezer 說...

睇完你篇文,勾起咗我嘅思鄉之情潻!(我鄉下係長沙灣,自己一個人又喺深水埗住過)

我反而最懷念係d熟食小販,好多都好正,不過而家揾唔番喇:(

肥貓 說...

我最怕食豬潤(肝), 所以無福消受!

今日買了 "香港彈起" 一書, 第一頁就是深水埗, 很impressive!

馬沙 說...

深水埗......最懷念仍是80年代的豬油渣粉仔及高登門前檔馬蒂露....

hkeric 說...

諗起D電子零件就興奮,可以小弟係唔識玩嘅

Bittermelon 說...

深水埗的確是一個令人懷念的地方啊

laulong 說...

苦兄:

我就是最怕全都是連鎖店!

Bittermelon 說...

對呀,連鎖店雖然方面了附近地區的人,但千篇一律欠缺特色之餘,也可能破壞當地的特有風格.記得多年前到英國London的某一個區,地地居民要求麥記的店舖不用大紅大黃的顏色來裝修,規定要用啡色以配合當地的風格.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