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5日星期一

新疆雜記(五):南疆見聞(二)

接上文《新疆雜記(四):南疆見聞(一)》。

小旅館

我們入住的旅館不大,初時以為窮鄉僻壤的旅館一定很差,但估計不到這家旅館還可以,房間尚算整潔,而且房間還有網線供上網用,只是略有一點殘舊而已。唯一不習慣的是花灑的水壓很低,而且水溫又忽冷忽熱,習慣早晚洗澡的我很不自在。

早餐在旅館餐廳吃,天天都是白米粥及各式各樣的涼菜,唯一熱騰騰的食物是饅頭,連啃幾個把肚子填飽便算。這個南疆城市的早晨空氣很清爽,陽光早就照亮了整個城市。司機叔叔準時在旅館門大堂出現來接我們,在回公司的路途上有機會看一眼這個小城鎮,這裡道路寬闊,街道很整潔,行人和汽車不多,人們通常時駕駛著拖拉車或者電單車的。回去公司的路段是一條兩線上下行的車道,在道上不時遇到盛載著農作物的拖拉車及馬車,由於車道並不寬闊,司機叔叔總是小心翼翼地慢慢駛著來超車。約莫半個小時我們便回到公司,開展我們的內審工作。

維吾爾族同事

本來想講一下當地公司的運作,因為十分有趣,而且很特別,在新疆以外的地方幾乎可以說是碰不到的。但是實在太特別了,一說出來同事就會知道我是誰,唯有日後有機會才說吧。雖然不方便透露公司的事情,但可以介紹一下當地的同事。在這裡認識了一些維吾爾族同事,年輕的姑娘真的很漂亮,外表纖秀,每位都像金庸先生筆下,名著《書劍恩仇錄》裡的香香公主;男子則很英俊,眼大大,鼻高高,而且熱情好客。維吾爾族同事說起普通話來怪怪的,像老外講普通話,可能他們也覺得我們帶港腔的普通話也很怪吧,兩股怪腔「怪」味相投,大家分外親切,所以很喜歡和他們打交道。唯一不習慣是要天天拼命喝白酒,告訴他們自己不懂喝酒是沒有用的,因為在他們的心目中沒有不懂喝酒這個概念,我不肯飲的話,他們還以為我怪他們招呼不周!不知道其他維吾爾族人是否一樣想,但我這班同事似乎並不明白,天天要跟他們喝喝喝。

南疆的日落

位於當地的公司,周圍都是渺無人烟的一片荒漠,而且一望無際,根本看不見盡頭。每天離開公司時都是日落黃昏,當第一次在南疆看到時便深深被吸引住了,天邊的彩霞真是美麗極了,忍不任要拍下來留念,可惜沒有帶備攝影機,唯有用手機拍下,聊勝於無。


地道回民餐廳

這次到南疆,領導帶我們到附近小城鎮的一家回民餐廳吃飯,店主是維吾爾族人,餐廳主要是做本族人生意的。我們在當地公司的領導是漢人,與老闆相熟,所以招呼特別親切。領導說在這裡兩族人都是河水不犯井水地生活,維吾爾族人對初相識的漢人是有一點戒心的,但大家相熟以後,他們就會很熱情。因工作關係,領導不時要親自到維吾爾族各大小鄉鎮拜訪族長,試過幾次出席他們的喜宴,他們都以上賓般看待領導,全羊宴是例牌,不停地要喝酒更是不在話下。領導第一時間問老闆還有沒有穆斯箂斯,這次我們有口福了,老闆說還餘下一些,可以賣給我們。

我之前寫過一篇關於在國內喝酒的文章《國內喝酒》,曾提及過南疆地區有一種土炮叫穆斯箂斯或者梅塞箂斯。它由葡萄釀製而成,南疆家家戶戶都會自己釀造,聽說每家的配方都有點不同,口感像是加了酒的葡萄汁,但酒精純度奇高,而且又不能儲存,只能在盛產葡萄的夏季才喝得到。因天氣關係,每次我們都是特意安排在和暖的秋天才去新疆的,所以每次都可以喝到穆斯箂斯。這種酒還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它極象一匹野性的良驅,不論你的酒量如何,如果你能在初次喝時沒有醉倒的話,那你以後都能駕馭它;相反,如果你第一次喝就醉倒,它會鄙視你,那以後你都不用喝了。我酒量很淺,兩杯白酒就能把我醉倒,偏偏我喝穆斯箂斯不會醉,可能我和它有緣份吧。

下一篇繼續講我在南疆的見聞。

--------
上一篇文章:新疆雜記(四):南疆見聞(一)
下一篇文章:新疆雜記(六):南疆見聞(三)

&&&&&&&&

9 則留言:

吾話你知 說...

有d懷念以前出trip的日子.

Bittermelon 說...

吾兄:
以前你做IA時去過什麼地方?

laulong 說...

苦兄:

手機攝的也美!

Ebenezer 說...

"天天都是白米粥及各式各樣的涼菜,唯一熱騰騰的食物是饅頭"

這個我也嘗過不少。

嘿嘿 說...

奇怪?
回教徒怎么可以喝酒?
新派的吧?

Bittermelon 說...

Hi 嘿嘿:
你的問題問得好好,我從未想過為什麼身為回教徒的他們可以喝酒,讓我問他們一下,遲些回覆你^^

吾話你知 說...

單是ia,95-98年去過:

國內的有去過北京,上海,天津,長春,西安,福州,廣州.
國外的有日本,台灣,馬來西亞,泰國.
仲有新加坡啦!

嘿嘿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嘿嘿 說...

在南洋,
越禁酒的地方,
酒的销售率越大,
人就是这么好奇和叛逆。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