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0日星期三

新疆雜記(四):南疆見聞(一)

公司在南疆有一些設施,那幾個城市在此不便透露,因為一講出來同事們就知道我是誰了,哈哈。這一篇就講一下我在其中一個南疆城市的所見所聞吧。

由烏魯木齊到南疆

由烏魯木齊到南疆各城市可以坐火車或者飛機。我們時間不多,所以選擇乘坐飛機。飛機很細小,約能容納三十人左右,兩位很漂亮的空姐服務乘客,寄艙的行李就放在機尾的位置,下機時自己到機尾認領。由於飛機細小,顛簸在所難免,慶幸這次沒有像十幾年前到大陸某城市時,機師像駕駛戰鬥機般來個75度的急轉彎。在飛行途中可以見到天山山脈,山脈連連綿不斷,何其壯觀。



我們到訪的這個城市機場很細小,下了飛機認領了自己的行李後,不需要走多少步便可以步出機場了。和烏魯木齊相反,這裡的氣溫較高,有攝氏30度以上。公司早已安排當地公司的司機來接我們。司機說由機場回公司有兩個多小時車程,所以提議我們先吃點東西。問司機有什麼地道菜好吃,他說這裡手抓飯很有名,那我們一行人便跟司機叔叔吃飯去了。

手抓飯不用手

既然名叫手抓飯,初時心想真的要用手來抓飯吃吧!還在躊躇應該用左手還是右手時抓飯,待應將飯菜端過來,並同時向每人派發一份筷子和湯匙。聰明的司機叔叔見我望著餐具愕異,便笑說手抓的意思是羊的蹄子。原來手抓飯即是羊蹄子伴飯。羊蹄子一點羶味也沒有,飯也不是普通的白米飯,內裡混雜了一些紅蘿蔔和葡萄乾,在嚴熱的氣溫下濕濕的很好吃。除了手抓飯,我們還點了酸奶,南疆的酸奶很酸,我要伴大量沙糖才吃得下,不過奶味很香濃,我很喜歡。



南疆二三事

因為車程關係,吃過午飯後沒休息便要起程回公司,這裡日落時間較早,而且也沒有街燈,司機叔叔希望在日落前能抵達公司。行駛途中經過一個市集,馬路兩旁主要是賣吃的,其中一檔賣手抓飯,飯,羊肉和蔬菜分別盛在一個大鐵鍋上,鐵鍋下有一個柴火正在生著。另一檔賣囊,即是用麵粉製成既乾且硬的大餅,一個個堆疊在檔攤內,蔚為奇觀。除此以外,還見到不少賣蔬果的檔攤,紅紅綠綠的很是好看。

新疆真是很大,我們的汽車一直沿著天山山脈的腳下行駛,天山就像一道很長很長,而且看不到盡頭的高牆。車的另外一面則是一望無際的荒漠,放眼望到遠處,除了沙和一些婑小的植物外,荒漠上幾乎一無所有。

一路上和司機叔叔聊天(我們當然知道行車時不應和司機談話,嘿嘿),雖然他看來像四十幾歲,但他原來還比我年輕。原來司機叔叔家在烏魯木齊的,因為南疆公司這邊急需要司機,但在當地又請不到,所以烏魯木齊公司唯有暫時派他過來,等到冬天才回去。他說在南疆開車要特別小心,在鄉郊要小心撞到村民的禽畜及拖拉機,在國道上又要小心超速被罰,他說南疆的車速管制很嚴,國道上佈滿了偵測車速的雷達,一不小心就要罰款幾百元,而且公司是不會負責的,要自己淘腰包支付。

公司座落在一條鄉村的附近,臨近鄉村時,發現車道兩旁種滿了一排排高大的白楊樹,估計有十幾米高,司機叔叔說白楊樹是用來遮擋風沙的,而且在車道兩旁種植,可以鞏固車道的泥土以防止風沙的侵蝕。


當地公司

到達公司時差不多已是五時,和當地領導打了招呼交代過我們的工作範圍和日程,之後和同事們在公司裡走一走,熟悉一下環境。離當地公司在六時左右下班,本來想在稍為逗留一下,但生怕司機叔叔要加班,我們唯有準時離開。本來打算住在公司宿舍,但宿舍宿位爆滿,公司安排我們住在附近一個小城鎮的旅館,由公司到旅館需要半個小時的車程。

到達旅館時已經入黑,經過一天的舟居勞頓,大家都不想到處走了,在旅館的餐廳吃過飯後便各自回房休息。本來當地領導說今天要為我們洗塵的,但知道大家太疲累,而且筵無可筵,肯定又是要劈酒,所以婉拒了,但避得過初一逃不過十五,領導說明晚一定要去。

--------
上一篇文章:新疆雜記(三):大巴札
下一篇文章:新疆雜記(五):南疆見聞(二)

&&&&&&&&

2 則留言:

laulong 說...

苦兄:

謝謝你的介紹,有機上拍的雪山照嗎?

Bittermelon 說...

很遺憾,因當時老闆在場要談公事,沒有怕 :(
讓我問問同事是否有吧.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