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日星期一

美國醫療改革為什麼這樣難?

這個網誌從未轉載過別人的文章,這次要破例一下。我一直都有留意美國的醫療保險問題,那邊的朋友曾訴說,如果在美國失業的話千萬不要生病,否則活著比死更慘。初時以為朋友們太誇張,但讀到很多報導都說美國的醫療制度千瘡百孔,最近又聽到奧巴馬總統致力改革但又遇到重重的阻力,自己都一直不太明白,直到讀到這一篇文章,原來美國的醫療制度要改革也是很難的。

已徵得作者Alvin的同意,本文的連結及全文如下:

好心做壞事的醫療改革

近月美國政壇鬧得最熱烘烘的,莫過於醫療改革,這是奧巴馬政綱三大議題之一。所謂醫療改革,簡單來說,是為數以千萬沒有醫療保險的人提供醫療保障。那麼多人沒有醫療保險,主因是醫療保險貴,醫療保險貴,歸根究底是因為在美國醫療服務成本高昂。

民主黨政治思路左傾,信仰大政府,甚麼問題都認為可以由政府解決。醫療改革既然是奧巴馬主要政綱之一,國會兩院又是民主黨主導,民主黨相信現在正好是將醫療國有化的最佳時機。法案初稿亦相當進取,除了成立公營醫療保險之外,更管制私人市場轉保,只容許人從私人健保轉往公營健保。法案一推出,即引來國內很大迴響。共和黨右派反對是意料中事,但意料之外的是中間選民的反對,令到民主黨內較保守的溫和派眾議員(所謂bluedog democrats)忐忑不安。民主黨能主導國會兩院,主要是因為過去兩屆(2006和2008)中間選民都拼棄共和黨而改投民主黨票,得益最大的就是那班民主黨溫和派。如今中間選民不滿醫療改革,影響最大的亦是那班民主黨溫和派。溫和派提出公私合營模式取代建議中的公營健保,但為了討好民主黨內主流的激進左派,反建議亦包括大量規限,例如限制所有人都要買健保(不買就要交少量罰款幫補庫房),又限制保險公司不能因受保人有病而拒保或增加保費。

美國人對公營健保有相當保留,是因為美國政府營運健保的往積極差。查實現時美國聯邦政府一直有為長者營運健保(Medicare),營運資金來自特定稅收,但Medicare長期入不敷支,加上官僚膨脹,索償手續繁複,令到醫療系統叫苦連天,有些索性拒收Medicare保險。早年改革加入輔保(supplemental insurance),由私人市場加入補充Medicare不足,Medicare透過削減受保範圍才不至整個計劃破產。

有這樣的往積,除了激進左派外,又有誰會有信心政府能有效營運全民健保?

不能否定,想全民有健保是好心,但好心往往做壞事,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將醫療國有化這麼激進的建議擱在一邊,就看看溫和派提出那個反建議吧。其中一個限制是保險公司不能因受保人有病而拒保或增加保費,對很多美國人來說,健保是工作上得到的員工福利,但假若你不幸被裁而家人有長期病患的話,就很難再在私人市場找到肯受保的公司,或保費會很高。這樣一個限制,意願是好的,但提出的人肯定不明白保險運作。保險是風險管理,風險越高自然收費越高。但限制保險公司不能因受保人有病而拒保或增加保費,則變相鼓勵投保人有大病才投保,保險公司不能增加大病才投保的人保費,又不想破產,只會令到所有人的保費颷升,令到更多人負擔不起。。

一開始講過,那麼多人沒有醫療保險,歸根究底是因為在美國醫療服務成本高昂。要醫療保險普及,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是研究醫療服務成本高昂的原因,再對症下藥,而不是盲目將健保公營化,將高昂保費轉嫁給納稅人。

醫療服務成本高昂,很大程度是因為美國民事索償制度有punitive damages這概念,令醫療失誤索償往往是天文數字。醫療從業員面對巨額索償的風險,一方面要支付巨額保險金(有些專科保費每年要六位數字),另一方面,是對病人作出各式各樣的測試,驗這驗那,目的就是保護自己,防止病人因有隱疾而導至將來有機會索償。巨額保險金的成本自然會轉嫁病人,過多無謂的測試亦令成本提高。

要令更多人能付擔健保,改革民事索償制度(tort reform)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有一些州政府已立法設立仲裁機制取代醫療失誤索償官司,初步顯示成效不錯,如能將相關機制在全國推行,應有效控制醫療服務成本。環顧推行國營醫療的國家,醫療失誤索償都沒有美國制度下那樣兇恨。只可惜改革民事索償制度涉及律師重大利益,訴頌律師又是民主黨一大盟友,民主黨如非必要也不會在律師頭上動土。

民事索償制度如不改革,醫療服務成本只會繼續向上,民主黨如不顧現實,誓要將健保公營化由納稅人負擔,沉重的財政包袱只會將美國推向涯邊。現在連民主黨溫和派也開始醒覺,最終激進左派會不會醒覺呢?

還是要選民在2010年用選票給他們恨恨一巴才醒?

我不希望是後者,因為到時可能米已成炊,要撥亂反正需要極大代價,但亦可能要付出這樣的代價才能一鋪打沉激進左派。

&&&&&&&&

8 則留言:

黑人 說...

轉個顏色會好些

全部斜體很難讀

Bittermelon 說...

Hi 黑人:
謝謝你的提點,改咗^^

C.M. 說...

多謝曬苦瓜兄,讓我可以明白美國多一點點了。

Bittermelon 說...

CM兄,不用客氣^^

大肚睿 說...

我還有聽說 沒有保險的人看完大病後 她就是沒錢繳 (我在NY沒保險 看個感冒要美金六十) 醫院也真的拿他沒辦法 沒辦法中的辦法就是 對其他有保的病人的保險公司多收一點來補貼 那到最後就變成健康保險很貴了....

Bittermelon 說...

Hello大肚睿:
你個網名好得意正好^^
你說的我也聽過.曾經有一位美國醫生就哭訴過,某病人患過一場大病後好番,但是之後沒有保險公司受保,不幸的是這位病人所患的病翻發,最後因為付不起錢而死咗...哎

cats2ndlife 說...

Too many factual errors.

Read this:

http://www.ama-assn.org/amednews/2009/11/02/gvsb1102.htm

This is coming from the AMA, which traditionally has rejected any healthcare reform. The source of their data, comes from the non-partison CBO, which essentially saids tort reform can at best gives you a 54bil/2tril ~= 0.3 - 0.5% savings.

Another academic at UPenn reached the same conclusion.

http://prescriptions.blogs.nytimes.com/2009/08/31/would-tort-reform-lower-health-care-costs/

Bittermelon 說...

Hi cats2ndlife:
Thanks for your sharing^^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