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3日星期一

內審的眼中只有錢?

討論區內,有位網友問了我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他的留言如下(下面提及的IA即是指“Internal Audit 內部審計”):

“昨日跟一個醫管局朋友吃飯,他取笑會計師(尤其ia)只識睇錢不理病人死活,例如明明正路檢查胃X光,有人身形問題要用成4張膠片先影晒,但醫管局的ia睇錢份上,問X光師"可唔可以"兩張影完?你問到,當然無話唔可以啦,當然錢就慳左,但病人的治療就水左,佢仲話好多咁既醫療問題都係被ia只睇慳錢搞出來,仲要個ia因為慳左錢好有成功感...”

坦白說,單從以上片言隻語,我實在無法評論醫管局同行的做法是否有問題,不過有一點幾乎可以肯定,如果換了在商界,內審的取向其實就是管理層的取向,如果一家企業的內審是偏重向錢看的話,這就反映出管理層都是這樣想,他們只不過借內審之手去調校各部門的做法擺了。

這個題目還有一點是很值得討論的,就是公營(Public Sector)和私營(Private Sector)機構的內審在取向上的分別。私營機構的目的就是要為股東謀取最大的利潤,所以其內審必然是向錢看。相反,公營機構的目的是為了公共服務,所以內審就不會單單只看錢,而是以“用得其所”或者“物有所值” 來做衡量的標準。我不是偏袒同行或者為他們開脫,但就以上述X光片為例,如果某病人因某種原因必須要用上4張,在“用得其所”的原則下,相關的醫療部門當然不應被批評,但是如果病人真的是只需要2張就可以完成,但最後卻用了4張,這當然會被視為浪費,畢竟公共資源有限,公帑不應隨便被浪費。

所以,如果一家公營機構是以商業模式來運作的話,服務水平和利潤之間的矛盾是無可避免的。因為在商業模式中,一切都只是錢。今日的領匯就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嗎?為什麼我這樣說,下一篇再談。

--------
下一篇文章:領匯加租有錯嗎?

&&&&&&&&

10 則留言:

匿名 說...

或者,在醫學上,根本没有絶對,有很多病,醫生都無法解釋

在新界的東北醫院,病人是最多,根本無法負擔那麼多病人,作為醫者,應該提供最好的醫療服務, 但是,今時今日,行政主導的公共醫療,令醫者父母心慢慢遺忘,因為當她們無法醫治,唯一方法就是將病人送去另一部門,直至,最後說聲,我們無法醫好你.

關於領匯,我一開始是反對,因為公屋同她經營Concept,相互違背,有很多人覺得不會受到影響,事實是相互緊扣,買少少新股,賺點零用,事實,領匯附近的大型商塲,越來越高級,價錢越多越貴,屋村的什貨店不見了,一切店舖都一模一樣,懷念有數元賣的貨品.

Faithtrust100

Bittermelon 說...

faithtrust100兄:
所以Public sector 既auditing,甚至應該說她們要如何營運,其實是一門大學問.因為比商界複雜很多很多.

至於領匯,我和你的想法一樣,下一篇再談^^

若缺齋老人 說...

類似說法我都聽過,我有同學做化驗咩,當然唔係話四張一定解決到問題,但即使絕大多數醫生都覺得要四張時,所謂"資源增值"招牌下用完兩張要再拿時個醫生就要長篇大論解釋,有幾多醫生肯咁同你顛?

至於苦瓜兄云"如果一家企業的內審是偏重向錢看的話,這就反映出管理層都是這樣想,他們只不過借內審之手去調校各部門的做法擺了"...嘿嘿,醫管局管理層正正是會計業前輩,似乎有關說法絕無死錯人也!

順手回埋Faithtrust100兄:鄭前議員向有"煲呔針"美譽,雖然唔少文章都有點難頂,不過在領匯事件上佢的確係先知,無論點都唔應該抹殺佢係極少數事前便已清醒既高見。

Karen 說...

先利益申報: 我是該公營機構的員工。

不得不承認, 行政主導的公共醫療, 不只是甚麼都向錢看(事實係連CE都係要求減省不必要的費用, 連買件野都要慳錢重於其品質, 更重要的是您所見到的藥物名單和A&E收費, 亦是為機構開源), 而是涉及太多politics(您諗下有些senior doctors係兼做行政, 無因而導致醫療事故已是萬幸)。

一切都慳的原則下, 別奢望用好的醫療設備, 亦不難想到為何有能力的病人會轉到private hospital。

>>但是如果病人真的是只需要2張就可以完成,但最後卻用了4張,這當然會被視為浪費,(畢)不竟公共資源有限...

用了4張, 未必等於浪費, 原因頗多: 例如有醫生特殊要求, image影得不太好要重影, 甚至是那張x-ray片有問題等等。

內審未必所有都看錢份上, 對於一些工作procedures亦有俾一些advices。

>>嘿嘿,醫管局管理層正正是會計業前輩,似乎有關說法絕無死錯人也!

若兄, 您係識總部最高層那位?

hkeric 說...

以金融海潚為例,大多數人只係為左自己利益,取悅管理層及股東,錢落左自己袋,公司破產又如何?

港男大力 說...

小弟對會計0知識
看來又上了一課...

若缺齋老人 說...

Karen兄:我這窮老頭可高攀唔起!

Bittermelon 說...

若老:
鄭大班當時的確比眾人清醒得多,回想起來,我們的政府最拿手是轉移視線,將領匯上市包裝成全民發達的好事,誰阻頭阻勢即是阻人發達,係大罪一宗...

Karen:
所以我一直都認為管理一家公共機構比私營的難一百倍,只看服務質素不看錢會被人批評浪費公帑,只看錢而不看服務質素又會被人批評辦事不力,要在兩者取得平衡的卻是很難的.

hkeric兄:
你講既例子又是一個很大的課題,當中又涉及管理層的薪酬制度.好值得寫一下.

港男大力:
多謝^^

hkeric 說...

之前聽過有ceo幫公司揾好多錢,佢一走就慘啦.因為任內推行嘅policy只係短期為公司節流,但係唔可以為公司開源.幾年之後,唔夠人fight.

Bittermelon 說...

Hkeric兄:
很大可能是這位CEO的remuneration structure太過著重short-term benefit所致.例如派share或者share option給他們,他們自己為了賺取很大的回報,就會用方法將股價在短期推高,而這些手段往往對企業的長遠發展有影響. 一家企業上市集資未必是好事,我就見過一些很有理想的大企業,為了長遠發展而不去上市.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