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30日星期一

雙喜樓

灣仔的龍門酒樓今日正式結業,博友Ebenezer 在上周關門前幫襯以示懷念。龍門酒樓我幫襯過一兩次,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最後一次是和一位朋友同行,他在那裡吃了一碟四寶飯後得了個腸胃炎,自始以後我就再沒有幫襯。講起灣仔的舊式茶樓,印象比較深的反而是龍門酒樓旁邊的雙喜樓,不過在97年已經拆卸掉,現在是一座商住兩用的大廈,而大廈名稱仍然叫做雙喜樓。 在網上幾經辛苦才找到只舊照。


以前在某機構工作時試過輪通霄班,早上六時就下班,但也想吃點東西才回家睡覺,所以同事們都愛到這家茶樓吃早餐。很多記憶都已經淡忘了,為免連這一點點的記憶也忘掉,覺得還是把它們寫下來好。

以前的雙喜樓是一家很有特色的茶樓,確實的層數已記不起,隱約是四五層吧,好像沒有電梯,記得要爬樓梯上落的。雖然是同一家茶樓,但每層其實頑獨立的,各層都有自己的櫃檯,結賬時到櫃檯付款。茶樓內的牆身是用綠色和白色的瓦磚舖砌,地板是瓦磚還是用紙皮石呢?噢!已沒有印象,好像也是綠色的。窗戶很大很通風,坐在裡面就算人很多也不會感到局束。伙計們拿著水壺為客人續水,嬸嬸們則托著堆滿點心蒸籠的大盤叫賣。因為很重吧,大盤兩邊繫著一條布帶,嬸嬸就可以將大盤掛在身前。沒有記錯的話,除了茶壺外,雙喜樓還有茶盅供應,而點心例如鵪鶉蛋燒賣及排骨蒸飯是我的最愛。印象中每張檯都有一個痰罐,客人都會把沖洗碗筷過後的茶水倒進去,用過的紙巾更不在話下,所以我一眼都不會望它,怕影響食慾。每次去都是在清晨,客人很多,同事們和我都吃得飽飽的回家睡覺。

舊式的茶樓又少了一家,人也一樣,前有MJ,後有資深演員陳鴻列先生,為什麼我們總是在失去時或者快將失去時才學懂珍惜?

相片來源:http://www.hkdatabase.com/component/option,com_gallery2/Itemid,9/?g2_itemId=7537

&&&&&&&&

12 則留言:

Ebenezer 說...

雙喜樓我倒沒有多大印象,也不記得有否幫襯過。

然而這些舊式酒樓,倒能勾起我兒時在深水埗跟父親上茶樓的回憶。

港男大力 說...

最後的一句,正好是小弟所思考的問題
或者是人的慣性,對既有的事會慢慢不關心
失去那刻,才會感覺到"原來我有他/她/它"

鹿米館 說...

講起舊式酒樓,以前旺角有間「龍鳳酒樓」又係好正,每年到中秋節,佢地就有大幅畫掛在酒樓出面,並以當年時事新聞作笑話題材,很有味道。

stripeboy 說...

我也覺得雙喜樓結業比龍門大酒樓結業更可惜,可惜的是當年我年紀小/沒有錢,不懂得去光顧。

還記得雙喜樓結業後不久,曾在告士打道46號‎捷利中心(?)另起爐灶,開一家名為「雙喜樓海鮮酒家」的食肆,但不久亦結業,因為「已經不是那一回事了」。

若缺齋老人 說...

苦瓜兄似乎真係同我係同一代人;

雙喜E樣野分兩面講:上年米芝蓮剛搞時劉健威講得岩,"傳統"唔係一個絕對擋箭牌,傳統風味係好,不過唔好連帶將傳統既衛生標準帶埋落來,雙喜、龍門都有E個問題;

雙喜原址執左後曾經在東城附近開過,衛生係衛生左,但價錢簡直係三*倍*跳!唔通主事人覺得衛生就一定要"高級" - 尤其價錢上?E樣就係過猶不及!

Bittermelon 說...

Ebenezer兄:
你年幼時住在SSP?

大力兄:
我覺得不單係香港人,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其實也好善忘,特別係傳媒,好似MJ咁,佢生前就受盡傳媒既負面報導,但佢離開之後,d傳媒就大事報導佢既豐功偉績,哎...

鹿兄:
你講起我都記得,雖然有d"娘",但其實好有特式.

hi stripeboy:
莫非你係灣仔友?

Bittermelon 說...

若老:
華人只著重"入"但唔著重"出",呢d係民族性嚟,無得改...哎

匿名 說...

審計署揭4部門浪費8億公帑



(明報)2009年11月26日 星期四 05:10

【明報專訊】繼應用科技研究院 和旅遊發展局被轟濫用公帑後,審計署 昨揭同是靠公帑資助但運作獨立的生產力促進局和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的營運問題,其中生產局被揭於科研管理及人事管理等五大範疇涉「32宗罪」,包括總裁馮永業和另3名高層涉違規享受雙重房屋津貼,違反內部守則卻獲理事會批准。審計署要求局方向4人追討多領的房津,涉款逾百萬元。

連同4個政府部門在追欠差餉 和學生貸款等政策涉失當,最少浪費逾8億元公帑。

生產力促進局每年獲政府資助約2億元,主要推動工商界創新科研,運作獨立,但受政府委任的理事會和創新科技署監管。生產局的《標準守則》已訂明,從公營機構過檔員工,若在前任機構曾享房屋津貼,過檔生產局後便不能享受十足房津。有關員工須按前任官方機構的發放房津年期,削減過檔後房屋津貼。

不過,審計報告發現該局人事管理違反規定。審計署揭露,早於2000年局方聘用一名來自公營機構、並一直享受房津的高層職員時,破格讓他過檔後續享房津,變相擁「雙重」房津。其後,生產局在08年1月和09年3月,再先後准另一名公營機構高層和一名政府公務員,過檔後續取房津。報告指三人過檔後再獲房津,會令薪酬較轉職前超出20%至49%不等,違反不得享受雙重房津規定。

此外,現任總裁馮永業於2006年8月上任時,亦獲破格待遇,將房津折算撥入底薪內,不但享雙重房津,亦變相令房津金額可隨薪金每年調整而增加,並可豁免領取期限限制。審計署批評,管理層未明確告知理事會有關雙重房津政策,故要求生產局向多領房津人士追討。

浮薪40萬變490萬 佔盈餘三成

審計報告指出,4名領雙重房津的高層,若以其中一名高層的薪酬推算,其每年多領的津貼可達43萬元。若四人的薪酬水平相若,每年生產局便多付逾172萬津貼。

此外,自馮永業上任,管理層在未得創科署同意前,於07/08年推出浮薪制度,在過去兩年分別撥40萬和490萬元作為員工浮薪。以去年盈餘 1450萬計算,浮薪佔盈餘達三分一。署方質疑,生產局估計09/10至11/12年度會有赤字,當局須確保浮薪金額合理,避免營運虧損更趨嚴重。

另外,局方管理項目時亦有帳目和文件不清問題,如曾於03年起於珠三角 成立4間公司助港商發展內地企業,但廣州和東莞的分公司累積虧損達240萬,相當投資額51%和22%,兩公司業績至今年度才見好轉,但管理層遲遲未向理事會定期匯報。

生產局內部行政亦混亂,曾以「賤價」向員工出售舊資產,如供員工競投17個舊款手機,有員工以一毫子買入;審計署參考網上拍賣價推算,員工以878元買17個電話只是市價的三成,直斥「犧牲生產局利益來優待職員」。

局方於05年盤點時,發現已登記的2.6萬件擁有物資,竟有34%無法找到,遺失物品的總購入價值高達5460萬元,包括過百萬元的網絡系統設備和109部電腦。但據悉,部分物品仍存在,只是紀綠編號散失才無法確認。

Ebenezer 說...

師兄:

Yes!我好細個時老父已經帶我上茶樓,但現在傳統茶樓已經買少見少喇。

richmapoorma 說...

我也試過在那裡吃完午飯後腸胃炎呢!

Bittermelon 說...

匿名君:
你post呢段新聞,和雙喜樓有乜關係?

Ebenezer兄:
真係好懷念呀.特別係一d老菜色,例如燒味"金錢雞",現在好難有得食喇.

富媽媽:
原來你都"領"過嘢.

jothehippie 說...

以前細細過(由托兒所到小學)都係灣仔讀書, 雙喜樓係每日放學爸爸帶我去食晏的地方, 亦是養成我閱讀習慣的地方(爸爸怕我煩, 每日都叫我自己睇報紙唔好阻住佢炭茶), 好掛住他們的芋角和鳳爪排骨飯呢!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