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1日星期六

Change? We can't believe in!

早前我為年青會計師協會在《信報》年青有計的專欄寫了篇《公會要轉變全靠你》的文章,當中呼籲同業踴躍投票,還豪情地叫喊「Change, we can believe in」。

豈料昨天在同一個專欄看到龔耀輝先生《「黑箱」是如此作業的》的文章,我的心頓時涼了一截,因為實情是「Change? we can't believe in!」。

除了失望及覺得自己無知外,我真的不知道有什麼可以做了。

以下是龔先生文章的全文:

上星期會計界博客紅人Bittermelon 在本欄寫了一篇關於會計師公會理事會選舉的文章,呼籲會員投票,希望透過選票推選合適的代表進入理事會。作為行將卸任的會計師公會理事,我必須發出預警,這次選舉可能會令你這位有心人失望。因為你可能會感覺選擇無多,七個理事候選席位,只有八個人選。

嚴格來說,應該是六個選五個。理事會分執業組與非執業組。執業組今年至少要選兩個, 剛好只有兩人報名, 旋即自動當選。其餘六位非執業組會計師,選出餘下的五個位置。相信今年的理事會選舉,是歷年最冷清的一次。

究竟何解? 要解答以上問題,首先要明白理事會是如何運作。相信不單只年青會計師, 就算老年會計師, 都未必知道這個會員稱之謂的「黑箱」,是如何作業。Bittermelon, 你問我的問題, 我現在答你。

行政主導無突破成果

由09 年開始,理事會進入「行政主導」,executive led 的年代。一年過去,行政主導的公會,似乎並未讓會員看見革命性的改進突破,沒有會員因為公會運作效率提高( 如果有的話)而感覺興奮。相反,今年公會繼續一如以往,一次又一次傷盡會員心。執業證書改革諮詢, 會員反應激烈,要收回再諮詢;H 股簽發事件,公會與人印象是助紂為虐,幫手踩會員多一腳;連小小一篇網上的文章,都被會員指責為幫僱主開腔,要打工的會計師收聲認命。

如果你問我,我認為這個行政主導, 有必要改進。會長與行政總裁的角色就先要清楚define 一下。基本上, 十成十的公營機構, 會長或主席都是公關角色,主持會議, 做事情就交由行政總裁。莫說公營機構, 就連上市公司, 馬時亨都話,他只負責主持會議, 指導公司大方向,做事那一位是柯清輝。

不過,公會會長究竟應該要做到什麼程度,因人而異。現任會長, 氣燄凌人,雖千萬人吾往矣。開會限時兩個鐘, 夠鐘散會。萬一時間緊迫,較後的議程題目就要三扒兩撥。弊在通常排在後面的題目,就是有關調查案件。滾水淥腳, 怕會冤枉好人。

另外,就算有幸在會上發言,通常都是意見接受,做事照舊。就拿H 股簽發事件為例子,理事會上大部分人,講到牙血出埋,要求認真向會員解釋,我們沒有出賣他們。要放內地會計師簽H 股,並非會計師公會話事,是證監及港交所。理事會可以做的,是為會員爭取另外的甜頭,譬如A 股上市的公司可以用香港會計師。但結果是,外界及會員從報章收到的訊息, 是公會拍手歡迎, 理事會落得個賣港求榮之結局。我寫電郵問, 點解與理事會要求的有出入至今, 至今沒有回覆。損害已經做成, 最後又不了了之,理事會又背上一隻黑鍋。

我相信一個會員的公會與上市公司是有分別,會員的要求,只有會員知道,不能假手於人。公會秘書處人人熱心想做好工作, 這點毋庸置疑。但要貼近民情,現在的行政主導,取消了大部分委員會,是將渠道減少, 亦令會員失去參與感。鐘擺由一邊到另一邊, 可能行得太遠。

其次,會長年年換人,但公會做事方法要有制度,不應因人而異。會長這個位,應該做到「邊個得閒邊個做」, 但公會依然方針一致, 做事貫徹的境界,才叫成功。不可以因為一個人好大喜功,事事要硬闖, 搞到會員怨氣沸騰。

爭取學生會員入理事會

還有, 理事會在外面幫會員爭取利益, 會入面都是各方利益角力的地方。你會說,這樣豈不是搞政治? 對呀,相信你不會天真到以為理事會是遊樂場。

所以我捉埋年青會計師協會會長馬振峰,要他犧牲湊女的開心時間,競選入理事會為大家服務。還有, 我們會爭取現在的學生會員,可以有代表入理事會, 確保我們未來的會計師,不會任人魚肉。你會問, 學生會員, 資歷未夠,又何以擔當理事,發表意見,甚至對一些紀律調查, 有所了解?毋須擔心, 理事的表現, 與年資無關。年資最長的理事,開會時幾乎從未出聲,近乎隱形。其他政府委任的社會賢達, 能力過人, 的確可以提供不少寶貴意見。但對於一些甚為技術性的調查案件, 了解程度, 未必一定大幅拋離學生會員。況且雖說是學生, 但他們全部大學畢業,正在各大會計師行及大機構工作,部分更可能是年紀較長,閱歷豐富。由他們在理事會,提供一些上岸老闆們無法想到的意見角度, 甚妙。

時間方面, 更加少擔心。自從行政主導後,理事工作量大減。我由以前十個不同大小的會,剩下兩個。理事會一個月一次,每次兩小時,五時恭候,七時散席, 學生會員應付有餘, 老闆相信亦不會詐型。

理事會究竟是上了神枱,變成廢帝,令會員意興欄柵,還是可以有所作為,為會員謀福祉, 視乎你點做。馬振峰同我, 還希望可以做點事。

利益衝突聲明: 我今年會參選理事, 馬振峰都會。

文章來源:http://hkyaa.blogspot.com/2009/11/blog-post.html

&&&&&&&&

8 則留言:

匿名 說...

苦瓜, 剛剛在梁巔巔和港男大力那裡留言講, 我那貌似梁朝偉的男朋友走失了, 他日常的活動範圍係喺新界東至港島東之間遊蕩同(目及)嘢, 嗜好係自言自語, 咁啱, 佢都係姓梁的, 所以叫巔巔佢地, 如有看到他既話, 唔該叫佢返番屋企啦, 話俾佢知佢女朋友等緊佢咁話啦.

同樣, 叫埋苦瓜你, 如果你看到類同或疑似人物既話, 唔該你都順便down一聲啦 jy

hkeric 說...

香港嘅工會一向幫助唔大,因為香港政治經濟,一向比少數人控制。

Karen 說...

本小姐不是會計界中人, 不過如果馬沙兄(乃是會計界中人)路過見到呢篇, 我估佢應該有野講嘞!

又, 不計之前那件桃色新聞, 曾在自己工作的機構見過龔先生, 表現和印象唔係太好(反之陳生好過佢, 亦明白點解會勝出立法會議席)。

希望龔先生是真的做實事的人。

梁巔巔 說...

盡了己力, 問心無愧. 笑著閒過. 算. :)

Bittermelon 說...

Hi JY:
你那位貌似梁朝偉的男朋友姓甚名誰?

hkeric兄:
其實會計師公會並不是"工會",她的主要職責是"管理"會計師名冊,訂立會計準則等等.
你提醒了我,究竟公會是否有責任為會員謀求幸福呢,等我查一下先.

Hi Karen:
我不認識龔先生,不過和你一樣的comments都聽過不少.

巔巔兄:
你講得好啱,盡了力,問心無愧就算啦,雖然有些心淡,但真係無計.

匿名 說...

哈哈, 我那個男朋友姓梁名.....
嗯, 你認識孔少林嗎? 聽講他是其中一位寫手.

匿名 說...

苦瓜兄:

真的很感謝你的Blog, 小弟雖遠在加拿大, 都能夠從各下口中了解香港會計文化。個人認為, 在香港做會計實在太辛苦, 而且老板們都不懂得欣賞會計的用處和重要性。所以當理事會上都是老板級既人馬, 自然唔會去諗學生既需要。而且坐得果D位, 又要顧住政治層面, 又要打關係, 最終受害既, 係所有既會員以及學生。

希望龔耀輝先生以及馬振峰先生能夠作出一D令到會員得益既事情。令到香港會計業界成為一個唔會令到世界各地會計既專業人士卻步既地方。包括我在內在海外既會計師都認為, 係香港做會計一D都受唔到應有既尊重。有人話, 會計師, 律師, 醫生係三大專業, 可惜係香港, 會計師既待遇比較起上黎, 實在差太遠啦。

Bittermelon 說...

Hi 匿名:
我認識孔少林,但他不認識我^^

Hi樂:
很高興見到來自加拿大的你的留言,世界好像很大,其實又很細小.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