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5日星期一

身教比反粗口更重要

讀書時受朋輩影響,小時候試過講粗口,但很快就不講了,因為家父和先母都不講粗口的,自己講了卻覺得很羞家。現在年紀大了,就更加不會講,因為覺得有辱斯文。不過,在某些情況下,偶爾還是會講的,例如觀看足球比賽,置身其中受現場氣氛感染下,粗口就自自然然脫口而出。當全場觀眾起鬨齊聲一個「X」字時,是何其暢快!

瓜瓜的工作屬於文職,當然不會隨便講粗口,但也有不少例外情況。試過某次要訪談某位Auditee,此人很搞笑,每講一句說話時,例必有個「小」字作為開頭或結尾。初時以為他有心與我們做內審的過不去,但其後發現他與自己部門同事也是這樣說話的,連與他上司說話時也不例外,「小」前「小」後「小」個不停。由於他講粗口我卻不講,初時在溝通上的確有些問題。及後嘗試在言詞之間也加入了幾句粗口,溝通出奇地變得順暢,其後他還主動提供很多資料,省卻了我不少時間。或許他發現我能融入他的世界,將我看待成「自己友」吧。又試過某次去貨倉做盤點,由於瓜瓜是Auditor的身份,貨倉人員初時對我的態度頗為避忌的。豈料和他們說了一兩句粗口後,彼此隔膜盡除。此外,在極度憤怒時我也會說粗口的。其實這是情緒上的發洩,雖然不好,但個人覺得問題不大。

林老師當街以粗口辱罵警員,不論其身份是老師與否,也不論是否仗義執言,她當然有不對的地方。不過,若果未搞清楚她講粗口的原由,單單以她講粗口就去批評她,這就未免太過武斷。況且她已公開道歉,是否有必要搞那麼一場大龍鳳,高調聲討和批判她?與其擔心區區一位老師能將粗鄙文化帶入校園,不如做好身教。其實家長自己就是一面鏡子,你自己如何,子女就會如何,瓜瓜的雙親就不是一個好例子嗎?

其實講粗口並沒有甚麼大不了,講不講純粹是個人選擇,以及個人修養的表現。講粗口的不等於一定是壞人,不講粗口的也不等於一定是好人,最重要是具備辨別是非的能力,對吧?

&&&&&&&&

8 則留言:

匿名 說...


況且她已公開道歉,是否有必要搞那麼一場大龍鳳,高調聲討和批判她?

絶對必要!

1。團結警察,大樹特樹警察公安化絶對權威
2。分而治之,分裂人民擴大矛盾對立面

Practising unqualified Accountant

Another 匿名 說...

劉警司說的對:將歪理悖論不義掃除出香港!

但他不敢打麻只管雞仔,要做就先把政府由特首開始,到以下高層的高官,還包括他的老頂的歪理悖論 。。。。掃除香港!

Ebenezer 說...

由以惡報惡作始,再由以惡報惡作結。

循環不息,沒完沒了。

匿名 說...

原來瓜瓜會講粗口架

ba 說...

It is no big deal saying some naughty words. I did not read the story in any newspaper but come across articles on that topic. I understand that she just said "What the fuck...". This is common expression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world.

The Cantonese single-word foul language, most are 俗語,全部在書中有跡可尋。不需要將一件小事無限放大及用作人身攻擊的工具;何況Miss Lam是見義勇為,值得仿傚。

(sorry for the mixture of Eng and Chi)

Purcell Yau 說...

我覺得問題跟本不在於林小姐粗口與否,但她真的"見義勇為,值得仿傚"嗎?我只覺得是非不分。

敢問Ba兄她如何見義勇為? 如果它是辱罵愛港力,我倒無話可說。但她卻將矛頭指向執勤警員,那里來的正確?

我倒想問如愛港力受人權法保障,警方除了勸籲他們離開,可以做什麼? 如他們無犯法根本咩都唔可以做,否則人民力量追擊民主黨時,人民力量已經拉哂

HongKongCard.com 說...

感謝Bittermelon允許轉載(http://www.hongkongcard.com/columnist_article.php?id=319)

匿名 說...

下面網址的文章是對林小姐行為的一種看法.

http://dannylun.blogspot.hk/2013/08/vs.html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