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21日星期五

會計師公會 算吧啦?

近日收到香港會計師公會的電郵,指公會的系統曾於今年8月遭黑客入侵,一些數據被不當取存。涉及的數據可能包括一些會員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會員號碼、電話和傳真號碼、實際地址、電子郵件地址、香港身份證號碼,以及一小部分會員的信用卡和銀行帳號。敬請留意,上述說的只是「有可能」,遭洩露的數據究竟有哪些,涉及多少會員,公會聘請的專家仍在調查中。可是,公會會員人數接近5萬,此事絕對不是小事。

與同屬公會會員的朋友談起此事,反應一面倒負面,認為事發後兩個月才通知不能接受。有朋友打趣說,「山都拜完啦依家先至講!」愛計較的朋友說,「年尾都未到,公會就叫人續交會費!收錢咁快,咁緊要嘅事又唔見咁快!」更有心死的朋友說,「公會做事,算吧啦!」。題外話,在收錢方面公會的確是有心思的,在其《年度續會快速指南》中不忘提醒會員,不按時續會將從會計師名冊中除名,並且不能再使用「會計師」銜頭。

眾所周知,公會的會計師監管權已轉移至會計及財務匯報局,好些非執業會員已經在想,今年還要不要為會員資格續期。學生會員人數已經下滑,若連佔比甚大的非執業會員也動搖,公會前景就很不妙了。要知道非執業會員大多在商界工作,一般只需具備同等會計師資格,公會會員身份對仕途沒有太大關係。不是嗎?香港上市公司的CFO不必是公會會員,就連公司高層必須至少有一名合資格會計師(即公會會員)的要求,也於早年廢除。

在這個敏感時刻,公會更應謹言慎行。甚麼才算「謹言」?就以上述的續會指南為例,帶有強烈的官式口吻,令人產生冷冰冰甚至高高在上的感覺。建議公會與會員溝通時多用「We」和「Please」,少用「Must」、「Should」等字眼。不妨參考一下ACCA的會員續會需知,當中也提及不續會將被除名,但人家的讀起來,整體感覺就舒服得多。

慎行又是甚麼?就是多以會員角度去想事情。例如系統遭黑客入侵一事,相信因為公會擔心,若在未有詳情下通報會員容易造成恐慌。可是,在會員角度去看,其實只需知道事情有發生過就足夠,好讓大家提高警覺。此外,監管權轉移了,公會的職員人數以至辦公室面積有沒有壓縮空間?多出了的面積可否出租賺取收入?還有的是,明年會費將上調8.6%而不是下調,不少會員都百思不得其解。

其實沒有了監管權這個包袱,公會應該全面加強對會員的支援。忽發奇想,例如設立專線,解答會員就會計準則、審計準則、稅務條例和公司法等的技術層面問題。若嫌專線成本太大、效益不彰,可考慮設立知識分享平台。記得早年公會曾成立了一個網上討論區,何不恢復起來,在會計、審計、稅務等領域以至閒聊設立分頁,並交由富經驗的會員協助打理,何樂而不為?

監管權旁落是不變的事實,若公會仍以監管者心態自居,與會員的距離只會越走越遠。其實公會轉型勢在必行,趁現在去做,既順理成章,遇到的阻力相信也較小,希望公會同仁認真考慮。至於具體方向如何,建議先徵詢會員意見。等到人人都認為「算吧啦」之時,公會就無望了啦。

原文刊於:am730 2022-10-21

&&&&&&&&

2022年10月14日星期五

挽留人才同樣重要

特首李家超說要搶企業、搶人才,具體措施且看即將發表的施政報告。不過,說得上是「搶」,代表本身沒有或缺之。莫非特首在暗示,目前香港企業正在外移,並且鬧著人才荒?

翻查公司註冊處的統計資料,於2021年,在公司登記冊上註冊的本地公司總數有137.5萬間,較2020年減少了0.9%,與新冠肺炎疫情前的2019年計更跌1.84%。不過,截至今年8月,公司數目已大幅回升至138.9萬間。不單回復疫情前水平,更直逼2018年的140.1萬間近5年高位。雖然公司的總數持續上升,但境外企業的駐港公司(包括地區總部、地區辦事處和當地辦事處)就不太給力,其數目於2021年有9,049間,較2020年微升0.3%,與疫情前的2019年比較只升0.1%。雖然總數持平,但當中的地區總部持續下跌,2019年有1,541間,到了2021年只餘1,457間,期內跌幅有5.45%

所謂地區總部,是指對區內各辦事處和運作擁有管理權的辦事處。瓜瓜的前僱主就是一例,母公司是美國企業,在亞太各地擁有幾項重大投資。雖然公司在港沒有任何業務,但仍然將亞太區的總部設置在香港,負責管理區內所有業務,並在財務、會計、人力資源、資訊科技等作出支援。

為甚麼選擇香港?無他,位於區內中心地帶,地理位置優越,航空交通格外方便,大量直航航班來往世界各地。此外人才匯聚,各領域的專才供應充足。更重要的是,總部幾個高層都由母公司委派,由於香港的生活條件較貼近西方文化,他們較易適應,普遍認為派駐來港是一份優差。

回說目前問題。由於地區總部數目下跌,連帶拖累駐港公司的就業人數下跌。於2019年疫情前總數有49.3萬人,到了2021年跌4%47.3萬人,相當於同期本地就業人數的13%,是香港就業市場的主要供應之一。最新2022年的統計數字還未出爐,但觀乎特首的預告,看來數字將會更差。

純粹個人觀點,搶人不是問題,搶了回來留得住才是重點。一個小故事,內子從事實務會計,曾在幾間大型公司待過幾年。多年前會計業求才若渴,內子自然是搶手貨。某年有一間上市企業請了她,令瓜瓜羨慕不已。豈料內子首日上班就辭職,原來該公司打算將會計部徹底重組,計劃辭退大部分舊人,並以新人代之。難怪部門同事對她存有敵意,問甚麼皆不肯回答,工作上又諸多留難,甚麼都做不了。後來發現,她的職位在3個月內已經轉換了5人,全部都是自動辭職,留得最久的那位只做了一星期。

這個小故事說明兩點:一、人才不是USB手指可以隨插即用。人才像軟件安裝需時、要適應、要磨合。二、搶人才的先決條件是挽留人才。人心不穩,不單影響現有運作,新來的人更待不下去。

期望新一份施政報告,在強調搶人才的同時,千萬不要忽略挽留人才。

原文刊於:am730 2022-10-14

&&&&&&&&

比亞迪停發港版財報

早前港交所(388)推出了一項新政,容許在港上市的內地企業採用《中國企業會計準則》來編製財報,同時也承認內地核數師的審計報告。因此,比亞迪(1211)決定由今年開始停止刊發《香港財務報告準則》編製的財報,改以內地準則編製的財報代替。順理成章,不再需要聘用國際核數師,直接承認由內地核數師簽發的審計報告即可。

於比亞迪而言,新政自然是德政。不用編製兩套財報,省錢省時又省力。對投資者來說固然也是好事,股東權益至少有所裨益,但閱讀比亞迪的財報時,就需要重新適應了。等等,比亞迪的公告不是說了,兩個準則造出來的財報「基本一致」嗎?

撇開字眼用詞不說,雖然兩地會計準則大致趨同,例如股東應佔溢利,資產負債等等的數值基本相同,但一些細項還是有分別的,典型例子是市場非常關心的「Top-line」,即是港版財報的「收入」。以2021年上半年為例,收入的金額為891.31億元(人民幣,下同)。至於內地版財報,Top-line叫「營業收入」,金額為908.85億元,較前者高出17.55億元。

究其原因,主要是港版財報列示的收入剔除了稅金(例如增值稅)。相反,內地版財報的營業收入包括了稅金,這些稅金同時在同一表內以單項列示。不過,就算將營業收入減去稅金及附加,得出的數值仍與港版財報相差6.38億元,差異原因就不得而知。所以,在分析比亞迪的年度收入時,投資者必須注意所用的是「收入」還是「營業收入」。特別今年轉用了內地版,千萬不要拿過往幾年的港版財報來直接比較。

說到收入,自然聯想到損益表(內地叫利潤表),兩地版本的格式以至內容也有差異。例如當中列示的「小計」。港版習慣列示毛利,即是將收入減去銷售成本。內地版則列示營業利潤,即是營業收入減去所有營業成本和開支。另外,港版財報習慣用括號來表達相減的意思。例如2021年上半年,比亞迪的銷售成本在港版財報是(792.1億元)。至於內地財報,同期的營業成本792.85億元是沒有加上括號的。不過,財報左邊有標示該項目是加還是減,用者需要留意。

還有一點,內地版利潤表習慣使用「其中」來列示一些項目明細。例如2021年上半年出現的4,844.7萬元投資損失,當中包括來自聯營和合營企業的7,835.8萬元投資損失。港版財報則視作個別項目分開列示。

雖然兩地損益表的分別有這麼多,但到了除稅前溢利(內地版叫利潤總額)以及Bottom-line,即港版的期內溢利和內地版的利潤總額,其數值都是相同。

有朋友說,香港市場很有趣,不單能夠容忍非本地會計準則造出來的財報,非本地核數師報告也照樣接納。其實不單內地企業,例如在港上市的意大利企業普拉達(1913),其核數師不單是意大利公司,委任年期更是每三年一次,有別於香港上市規則要求的每年一次。說到底,香港其實就是一個Hub,好聽的叫海納百川,難聽的叫龍蛇混雜,這不就是香港的生存之道嗎? 

原文刊於:am730 2022-10-07

&&&&&&&&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