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4日星期五

公開招標買不到口罩?未必!

俗語有云「人比人,比死人」。自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爆發至今,港府給市民的印象都是慢幾拍,而且往往等到疫情轉差才採取行動,似乎在「抗疫」而非「防疫」。例如口罩,於今年1月中疫情有趨勢蔓延時,澳門已趕在農曆新年前增加採購量,而且還推出限價限購措施,確保澳門居民有口罩可用。

鄰近新加坡也推出針對措施,政府不單向零售商釋出口罩以增加市場供應,同時向全國130萬個家庭免費派發,每個家庭可憑身份證領取4個。政府同時警告零售商勿抬高口罩價格,若查明屬實將按例採取行動。

反觀香港,限價限購措施欠奉,零售商抬價也懶得理會。雖然懲教署也製造口罩,但政府表明不會供應市場,以免造成競爭。最為人所詬病的,就是未能未雨綢繆,農曆新年前看不見有甚麼行動。

好了,到全城出現口罩荒,政府才與口罩供應商「開會」以增加供應。此外,雖然政府物流服務署積極進行全球採購,但不久後特首林鄭月娥說不成功。我們不禁要問,為甚麼港府不像澳門那般,在農曆新年前已準備好?就算是假期關係,新加坡也準備得比香港好,難怪一說到口罩,港人就對政府咬牙切齒。

當然,香港人口遠比澳門多,而且也較新加坡高,要滿足口罩需求的確較為困難。剛巧物流服務署上月底招標,邀請供應商提供5,700萬個外科口罩。由於投標手續繁複,而且價低者得,輿論一面倒批評政府不食人間煙火,認為在非常時期不應採用「公開招標」方式來採購。

港府的採購活動是受到《物料供應及採購規例》規管。根據現行條例,政府如採購價值超逾140萬元的貨品或一般服務、超逾300萬元的顧問服務,以及超逾700萬元的建造及工程服務,一般須採用公開招標進行採購。

不過,規例也同時訂明,在一些例外情況下,例如時間緊迫,就可以只邀請特定批准的供應商,進行單一或局部性招標。另外,政府物流服務署也可以採用報價方式進行採購。審計署曾於2012年對該署進行審核,審計報告披露約有三成採購是按報價進行。

其實商經局長邱騰華早前已解釋過,說傳統的招標採購方式已不再可行,並指政府已主動接觸供應商,希望直接購買口罩。有趣的是,局長的說話沒有人理會。

此時此刻,公開招標又是否一定買不到口罩呢?這又未必。首先,上述招標是一份1年期供應合約,適合那些喜歡「長做長有」的供應商。再講,現在因疫情仍處於爆發階段導致口罩需求急升。可是,疫情終有回落的一天,到了6月至7月因天氣關係必會減退。其實目前有多間企業相繼開設或擴展口罩生產線,他們追求的肯定不是目前的短利。如無意外,政府該份招標應會吸引一些供應商入標。

忽發奇想,既然買口罩如此困難,政府何不找幾間供應商,特別是新開設或擴容的那些,然後買下他們未來幾年的所有生產量。一些知名企業如Nike、蘋果公司、無印良品等,就是利用這個方法,確保旗下產品質素和供應量,政府不妨考慮一下。

原文刊於:am730 2020-02-14

&&&&&&&&

2020年2月7日星期五

Tesla真的轉虧為盈嗎?

Tesla(NASDAQ:TSLA)於上星期公布2019年第四季度以及全年業績,美國傳媒均以「Tesla posts first annual profit」為題作報道。所謂「首次年度盈利」其實是以非會計準則計算,簡單地將過去四個季度的股東應佔溢利相加,金額是3,600萬(美元,下同),與2018年的2.27億元虧損相比,業績由虧轉盈,是Tesla上市以來首次。可是,若按會計準則計算,去年仍要虧損8.62億元,但較2018年收窄了11.7%。

於目前的Tesla而言,非會計準則和會計準則溢利的唯一分別,在於股份支付開支(Stock-based compensation expense)。由於近來公司的股價急升,去年股份支付開支增19.9%至8.98億元,是蠶食溢利的元兇之一。很多人對股份支付不以為然,認為只是非現金項目不影響現金流,更有人批評會計師多此一舉,這完全是誤解。股份支付看似是無本,利用街外錢去支付,實際上是慷股東之慨,透過發行股份去換取他人的服務,攤薄每股資產和盈利。若置之不理,開支就會少計並導致盈利多計,因此不容忽視。

雖然Tesla在會計上並非真正錄得盈利,但去年表現確實卓越,收入升14.5%至245.78億元,主要是旗下電動車Model 3大賣所帶動,年內交付了30.1萬部,較2018年度升了115%。市場對Model 3的需求殷切,基本上只要生產出來,就能立即變現。不過,受限於產品均價下降、生產成本因Model 3增產而上升,加上產品結構較側重租賃方式,年內整體毛利僅升0.7%,至40.69億元,同時令毛利率減少2.3個百分點至16.6%。

除此以外,龐大債務也需要留意。截至2019年12月底借款金額達118.01億元,較2018年增加11%。借貸對總資產比率則下降1.4個百分點至34.4%,代表每100元資產中,34.4元是依靠借貸取得。

債重利息開支自然大,年內淨利息開支升0.3%至6.41億元,是蠶食利潤的另一元兇。雖則如此,若以撇除股份支付後的經營溢利計算,利息覆蓋率為1.3倍,較2018年的0.6倍高,反映目前盈利能力足以支付利息開支。另外,淨債務對經營溢利比率也由2018年的19倍跌至2019年只有6.7倍。假設目前一切不變,理論上最快6.7年就可以還清債務,較2018年的19年大為改善。

至於今年展望,由於Tesla在上海設廠生產Model 3,加州費利蒙廠房又開始生產Model Y,預計今年的電動車產量將超過50萬部。前景一片光明,難怪業績一出股價就飆升10%。

可是,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爆發,目前上海廠房需要臨時關閉,管理層暫時預計內地的產品交付將延後1至1.5個星期,並預料影響整體盈利有限。不過,若疫情持續以致廠房未能如期復工,甚至供應鏈出現阻滯,會否影響生產目標仍是未知之數,投資者需密切注意。

原文刊於:am730 2020-02-07

&&&&&&&&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